那个老头盯着顾城看了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

  “您是不是又喝酒了,不是让您少喝点的吗?您说你都一把年纪了,这么活够了?”顾城拿起老头的酒瓶就要就酒瓶扔掉。

  “诶诶诶,小子,酒不能扔啊,你不是自己已经查到了吗,现在你们还不去接着查,一会啊,天就黑了,那么小雯就会又要少掉一魄了。。。。。。”老头起来连忙将酒瓶抢了过来。

  “你们爷孙两个两个怎么这么的搞笑!”韵茉不自禁的说道“你就是韵茉了吧?”老头说道“是啊,我们见过的,就在那天我进校门你让我出示证件的时候啊”韵茉对着老头解释道。

  就见老头笑眯眯的盯着韵茉看,“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你那个时候还没有记事,不过你这女娃娃那时候胖嘟嘟可爱极了,我本来是人你做孙女的,可是老元这个东西死都不给,诶,不然啊,你都是我的孙女了。”老头特别慈祥的摸着韵茉的头。

  k酷2匠》网{Z首T发

  “老元?”韵茉自己在心里算着,这可能和自己的身世有关系,“老元是谁?是我的什么人吗?”韵茉很是渴望的老头可以给他自己一个答案,韵茉的心里是多么的希望是,是她的亲人。

  “老元就是你们上灵族的长老,年轻的时候叫做元稹子,我性马,叫马树风。我记得那个时候啊他们都叫我们‘南元北马’,他是匡道,匡族长的大弟子,在南方很是出名,你们那里不是有道教名山江苏句容的茅山吗,那会就连正中的茅山掌教都是很器重他的,虽然你们上灵族是脱离了茅山派,有了自己的派别和宗旨,不过归根结地不还是茅山派的一个分支吗。正好那个阶段茅山派没有什么特别有仙缘的人出现,就想拉拢老元,带着上灵族投奔茅山,还可以在现任掌教去世后,让老元当掌教。”

  “你姓马,你却叫顾城,这是。。。?”韵茉好奇的问道。

  “我不是爷爷的亲孙子,不过我和爷爷的关系不比亲的差,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顾城看着韵茉说道。老头了点了点头。

  韵茉你别傻站着了,快点进去坐吧。既然能让我十八年后继续遇到你,说明我们还是有缘分的,这些都是上天的安排,既然老天都如此的安排,不如今天我就讲我知道都告诉你把。老头还轻轻的说了一句:“时间不多了,诶,天命如此”。

  老头喝了一口酒,这次顾城并没有去拦他,老头继续的说道。

  “其实那时茅山掌教凌云子,也是真的想拉拢老元,可是保不准,下面的人不会乱来。那时凌云子的弟子清秋道人----李清秋,他就是一直都嫉妒老元,后来就一直陷害老元,四处都说老元要背叛上灵族,投靠她们茅山了。是啊,茅山是现代道派的正中,谁不想回归正统。这样的话语一出,立刻就有人指责老元,说他背叛师门,要匡族长废了他,逐出师门。可是匡族长一直都没有去想什么,他一直都很相信老元的,自己的弟子还是自己最为清楚,可是有时候人说的多了,还是会有些。。。加上那个时候韵茉你的那个学校的事情层出不穷,后来发现红衣女鬼肖小月的背后还有个人,匡在族长一直想查出这个人,到底是谁?好几次在那里都发现了老元的东西,这个就让匡族长很为难。”

  “匡族长就半信半疑的回去找老元,正好在上灵族的山下看见了老元和李清秋在那里说话,匡族长十分的生气,回去就要将老元逐出上灵族,根本容不得老元解释。后来老元自愿断去手筋,从此不在使用道法,志愿可以留在上灵。其实那些都是李清秋害他的,那次在山下就是李清秋找他的,如果老元不下去找他,李清秋就会血洗上灵族,李清秋这个人的是卑鄙小人,这个老元早些年在山下就领略过了,李清秋这个小人为了可以达到目的,可以牺牲一切,那一次老元在人家做法事,那家的老人死后不愿意离去,一直在家里闹凶。”

  “就请了老元去,老元的名声那时间已经很是响亮了,我还有几次找老元切磋呢,我也是那个时候认识老元的。后来李清秋路过这里,看见了这么大的排场,自己很是不服,上灵族这样的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永远是校门小牌,根本就不配有如此,虽然都是拜的三清。后来李清秋找老元斗法,老元不肯,可是李清秋死缠着不放,可是李清秋不顾自己的道人的省份破口大骂上菱,大骂匡道,再加上那些村名的支持,老元心中也气不过。那时候我奉命南下,正好路过这里,看见了这个精彩的一幕,南方两道高手斗法,她们大约有两个时辰,李清秋渐渐的露出了败象,老元顺势占了上风。可是李清秋不惜用自己的十年寿命招出了黑白无常帮他,一下子上了老元的元神。我来我看不过只好出手,黑白无常见到我,像我点了个头说了几句话就离去了。。。。。。”

  “为什么黑白无常见到你就离去了,您有这么的厉害?”韵茉就像听故事一样的听着这一切,忍不住,问道了这一切。

  “我们鬼道的也分派别的,我们这一派是鬼谷子的正中传人,都是单传的。修行鬼道其实都是和秀道术,巫术一样的,只不过修鬼道的人,略有所成时是去阴间当差的,而你们修道的是直接成仙的。修鬼道的人将是过去的那些秀才考试一样,谁都不知道最后考上的会是谁,能考上状元,就是那些平时比较有才,有人推荐的。而我就是修鬼道中的佼佼者,我是这一派的掌门,而我就好她们一直看好可以考上状元的人,那些黑白无常只是相当于七品的带刀侍卫,状元是三品,他们当然会卖我个面子。我这样的比喻你应该懂了吧?”老头继续说道。

  韵茉点了点头,示意老头继续的将下去。

  “后来我断了李清秋的左臂,李清秋才逃去。从那以后我也就和元稹子算认识了,我们也算是我们虽然道不同但是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为了这人间的和平,人间的通灵者很少,既然上天选择了我们我们就应该为他们多做些事情。”

  “后来,匡族长查出这些事情都是李清秋嫁祸给元稹子的,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用,老元性格刚强,早已经自断手筋,在上灵族整天就研究道法,不学道术,研究一些阵法什么的。诶。。。一位天才就此陨落了,不然以老元的慧根恐怕这道家千年来的辉煌早就让他给超越了”老头说着说着,有喝起了酒来,是啊,谁人不难过呢。

  “后来匡族长还没有来的急查出幕后的人到底是谁,就为了老元的事郁郁而终了,后来老元就当了长老,族里的人一直都让他当族长,可是他一直介意知己是个残疾人,你们上灵族的夜拗不过他,后来有个就做莫然的人突然来到上灵族,说是匡族长然他来的,后来老元看了匡族长的信件,居然然一个外人当了族长,大家当时都不服,后来莫然在百鬼街一战成名,族里一直都是把他供奉为族长的。那一站啊。。。当时真的让上灵族死了很多的精英,不然这一次你们上灵族也不会被人给灭族了,诶。。。”老头又在那里咕咚咕咚的喝酒。

  韵茉一听到这些顿时眼泪就流了下来,那一幕幕的惨象韵茉记忆犹新,放佛就在昨天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