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回到了宿舍,大约用了一个小时左右,还吃了早饭,便来到了校医室。

  看见韵茉在帮着小雯擦拭着身体,顾城连们都没有敲就直接进去了,这一刻小雯雪白的肌肤,半裸的身体,一并落在了顾城的眼里。

  顾城看的惊呆了,而韵茉这在发现顾城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你怎么现在才来,怎么这么的磨叽”韵茉看着呆在一旁的顾城,眼神一直盯着小雯。韵茉顺着顾城的目光缓缓的转动着头,看着了顾城的眼神,不知是落在捂着小雯赤裸的胸的自己的手,还是被自己的手捂着小雯的胸上。

  韵茉又看了一眼顾城,才大叫道:“你是不是变态啊,还看!”

  顾城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转过身去,“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看了这么久还不是故意的,难道还是我们小雯故意勾引你不成的?”韵茉没有好气的说道“你再不帮小雯的衣服穿好,我可是又有砖头了!”顾城的这句话还是管用的,韵茉这才急急忙忙的将小雯的衣服穿好。

  一边穿着,还一边在心里嘀咕:“这要是让小雯知道了,那还得了,自己这不是成了从犯了”,韵茉当时想了想,下了狠心这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小雯好了,还有顾城毕竟是偷看的人,怎么也不会主动的说出去的。

  “喂,我跟你将你下次能不能敲个门什么的?”韵茉对着顾城说道。

  酷匠、s网正版首《发

  顾城背对着韵茉说道:“你那个门不是没有关吗,我就觉得敲门麻烦吗!就直接进来了,谁料到。。。。。。”

  “好了好了,这事情算是过去了,你转过来吧”韵茉说道。

  “你说今天去什么地方查起?”韵茉问道顾城“今天白天我们就要什么事情都不做,到了晚上再说,今天晚上应该就会有结果了”顾城那个睿智的眼神,让韵茉对着面前的着个吊儿郎当的男生,有了一分刮目相看,韵茉的居然对他越来越相信,韵茉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就凭他的眼神?还是那个帅气的外表?还是那个一身的‘鬼道’?

  在说一说孟火云这边,自从韵茉独自离开的这段时间,孟火云是每天都没有什么精神,可是对于那间事情孟火云却没有耽搁,一直都在查,冯缘曾经劝过孟火云让他不要那么的拼命。可是对于韵茉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对于孟火云来说这是再重要不过的事情了。原先的这所学校自从韵茉走了之后就没有出过怎么样的大事情,本来那个‘黑影’就是冲着韵茉和孟火云他们来的。

  对于那个‘黑影’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就好像凭空消失的一样,这样的平静对于居安思危的孟火云来说,这是暴风雨来临前奏。

  就在昨天晚上璎璎打了电话给他,璎璎告诉孟火云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自己的奶奶,说百灵一直在上灵族,等待着璎璎去找她,问道孟火云怎么办。而且璎璎说自己打韵茉的手机她的自己一直在关机,孟火云也表示自己没有打过电话给韵茉,对于韵茉一个人的出走,孟火云一直都是不太高新,一直都没有联系韵茉,也不知韵茉过得怎么样。

  不过孟火云说了今天要和璎璎一起去上灵族,去寻找百灵的踪影,毕竟这么多天了百灵都没有回来,其中必定还有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虽然当时在上灵族的时候韵茉和冯缘都说百灵可能已经牺牲了,但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况且百灵的牺牲的理由根本就不太成立,孟火云一直抱着韵茉可能去寻找百灵了。说不定去上灵族会见到韵茉,那里是她们分道扬镳的地方。

  韵茉这边,他已经和顾城商量好了,今天晚上必定要查出其中的问题,就出小雯。

  时间在煎熬中一点一滴的流过,夜幕还没有降临的时候晓丽就已经来了,韵茉和晓丽交代了一些事情,就和顾城出去了。

  她们今天的目的地是那个池塘。

  水波荡漾,河边的柳树叶落在了水里,泛起了阵阵涟漪,柳叶在河里流淌着,一直在池塘的中央回荡。

  韵茉有问过顾城,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当时顾城就说有高人指点,其他的一概没说。在她们的背后有一个老头领着酒瓶,对着他们笑着,放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在柳叶的旁边不太惹眼的地方,有着三角形的黄色的东西在那里起起伏伏。

  如果不是韵茉觉得无聊在盯着水看,还真的看不出来,韵茉叫来了顾城,“那是什么?”

  “什么东西?”顾城一脸的疑问。

  “就是黄色的三角形的东西啊”韵茉用书指了过去。

  顾城着实吃了一惊,顾城之所以到这里来,都是那个老头告诉他的,至于来这里干什么,老头只是告诉他等着就好了,没有想到还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顾城一脸兴奋的去捞那个东西,韵茉就不解了为什么顾城会这么的高兴,难道发现了什么?

  等顾城将那个东西捞上来之后,韵茉了吃了一惊,这个不是。。。?

  “是的,正是‘水符’,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还有一个头发”顾城的嘴角已经出现了一丝的弧度。

  “头发?谁的头发?难道是小雯的?也不对啊,既然是‘水符’不会吸走小雯的魄啊?你快说啊。”韵茉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顾城的回答了。

  她们背后的领着酒瓶的老头已经,离开了,对着自己说道:“看来今晚就会找到他了”。

  “这道符是我的,里面的头发是我从李可的头上弄下来的,我就一直觉得奇怪了,那个水箱那么的高不应该会溺死她,而且他的尸体很奇怪,她自己也和我讲了那是一大片的水,很熟悉的水,她自己不知不觉就下去了,后来就有人故意拉着他的头发,让她头向下脚在上。”

  顾城还没与说完就被韵茉打断了,“被人来着头发,脚上头下的立在水里,这不是你们‘鬼道’的抽出人魂魄的法方吗,这么恶毒的方法这只有你们这些鬼道者了”,之所以说这个法方恶毒,那是因为这样的方法,被抽出了魂魄的人将会永世不得超生,一直在阳间徘徊。

  “那也就说通了为什么你圈李可的鬼魂去投胎,她说自己不能投胎的原因了,那么又是谁呢?‘黑影’?”韵茉在那里说的津津有味的,而顾城这是已经打开了那道‘水符’,果真如此,和先前他料想的一样。

  “不过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顶楼的那个水箱会和这个像个这么远的池塘有联系?”韵茉又在那里问道。

  顾城只是说了句:“佛曰不可说,不可说!”然后就坐在了河边,有些心不在焉的。

  “你又不是和尚还不可说,佛跟你有毛线关系啊,人家佛才不会保佑你,没有灭了你们这些‘鬼道’就不错了”当然这些话都是韵茉她小声的说道的。

  “我们走”顾城,说完就起身走了。

  “去哪里?”

  顾城根本就没有回答韵茉,只是快步的走了。

  “喂!什么态度吗?诶诶诶,等我一下”韵茉小跑着追着顾城。。。。。。

  “我们来门卫这里干什么?”现在她们已经到了门口了。

  就看见一个老头,走在椅子上,闭着眼睛。

  “爷爷,你知道了干嘛还不直接告诉我,还浪费了我们一天的时间?”顾城气冲冲的对着老头说道,有着一种兴师问罪意思。

  这个门卫老大爷是顾城的爷爷她是说道的,可是按照顾城的文法,这个老头也是个深藏不露的角色了。既然顾城是‘鬼道’的,那么这个老头的身上居然能没有一丝的‘鬼道修行者’的气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