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晓丽你不要说的那么的着急吗?慢慢讲,怎么也要把那个女生的名字告诉我吧?”韵茉对着晓丽说道,名字这一点很重要,虽然有时候只是一个代号,但是如果招魂的话,不知道名字你上哪里去招啊。

  “好吧,是我的是我讲的太过于投入了,那个女生叫李可,她的男朋友叫刘伟”晓丽喝了一口水,韵茉和小雯没有打扰她,她们对晓丽可是非常了解,这种吊人胃口的招数,晓丽可是有过很多次,韵茉她们也不能着急就在那里安心等着,晓丽的下文。

  晓丽看大家都没有着急让她说下去,着急也没有办法,就接着说道:“后来李可彻底的失踪了,警察找了一个多星期都没有踪影,但是警方找到了刘伟,将他拘留了起来。可是不管警方这么样的盘问,都显示刘伟是真的不知道李可去哪里了。”

  “后来是李可的妈妈做了一个梦,第二天李可的妈妈就像李可的爸爸说了这件事情,她做梦说女儿说她好冷,浑身都湿透了。”

  “后来李可的爸爸还和警方说了这个梦,虽然警方认为这个比较荒谬,但是警察也是人,人心都是肉长的,私下里队长也会向他们问了那个梦,后来警方将目光锁定在了我们宿舍楼上的那几个水箱。那是李可已经失踪了十五天了,大家都知道李可凶多吉少了,现在他的父母不在奢求什么了,就算女儿死了也至少让他们见一见尸骨吧。警方加大了搜索力度,后来唯有我们宿舍的顶楼没有被搜过,那个地方只有宿管有钥匙,门都是常年锁这个,有人在学校里上了三年也不不会去过那个地方,后来警察叫来了宿管开了好半天才将那个锁开了下来,那个锁因为常年不开加上那里比较潮湿锁已经上了锈。”

  “门开的那一瞬间李可的妈妈疯的似得冲了进去,那是她最后的希望了,那个女儿说冷的那个梦,已经缠绕这个她几个夜晚了。一声天的嚎叫声音,惊坏了外面的人了,这是一个怎么样地情况,外面的警察,还有李可的爸爸一个劲的跑了进去。刹那间时间好像停止了,所有人都没有讲话。队长好像反应了过来,对着手下的人说到,快快去,看看那个水箱里面的那个人怎么了,到底是不是失踪的那个女孩。那几个警察就走了过去,队长,其中有一个警察叫到。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快将那个人捞上来。不是的队长,这个人已经死了。其实那几个人呢怎么会不知道水箱中的那个人已经死了,只是她们都不愿意得到这样的结果罢了。”

  “队长这的尸体头一直在下面很是奇怪”说这话时,队长已经走进了。

  “尸体捞不上来啊,怎么办?”已经警察在队长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快去找一个梯子来”队长也在他的耳边说道,李可的妈妈一直讲头埋在李可爸爸的怀里,不敢看这一切,她十分的害怕眼前的这个尸体就是他的女儿,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尸体大约有二十分钟左右终于捞上来了,李可的妈妈一瞬间崩溃了,就一直搂着自己的女儿在那里哭,哭道了最后就晕了过去。李可的爸爸还算是坚强,一直在旁边隐忍着,泪水在这个人男人的眼眶中,久久的转着。

  “快去打电话联系法医过来,现在还不能手这个叫李可的女孩是自杀还是他杀。”队长在后面对着队员嘀咕着。

  “这么高的水箱无论是他杀还是自杀都是不太可能的,徒手爬上去几乎是不太可能,别说是一个女孩子了,就算他们这些男的都不太容易上去,况且这里只有一把钥匙,他们来的时候那个锁根本就有半年左右没有开过门了,这个叫李可的女生死的很是离奇。

  法医最后的断定结果,这个叫李可的女孩已经死了十五天了,但是让人奇怪的是尸体在水里泡了十几天居然就像睡着的一样,没有一丝的腐烂。还有就是人死了这么长时间还在水里应该是飘在水上的,但是这个叫李可的尸体却是头在下脚在上。而切肚子里的确有孩子,不过孩子才两个月,对于这个女孩是怎么死的法医也没有说。最后李可的爸爸听从了警察的决定尸体放在了太平间。

  说道这里晓丽停了下来,韵茉顺势递了一杯水给晓丽,晓丽不自觉的就喝了一口。

  “韵茉你给我喝的什么?”晓丽丽一看是水杯一下子就仍在了地上。

  U)酷《匠U?网LO永久%J免iF费z看小:(说(…

  “怎么了?”韵茉问道。

  “但是还有一个恐怖的事情,我们没有用的水和喝的水都是从顶楼那几个水箱里来的,想想我就后怕,就是说学姐她们那时喝了泡着尸体的水用半个月,当时还有人水那时她们洗澡的时候流出来了一些黑水,学姐还以为是自己的室友闹着玩的。”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韵茉问道“后来的事情就特别的。。。”晓丽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经彻底的黑了,月光似乎不怎么的给力。

  “后来学校就有人说,没有都会有人在顶楼唱歌,唱着摇篮曲,好像是哄宝宝睡觉的一样。后来那个宿舍的学姐在我们来的不多久就毕业了,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我还想没有听过楼上有人唱过歌,可能那时是她们比较敏感吧。”

  韵茉若有所思的向着些什么,对于那个叫做顾城的男孩子,还是比较神秘。

  “晓丽那个叫顾城的男生是什么时候转来的?”韵茉突然转向了这个问题。

  这下子晓丽来了兴趣,“这个问题好,不过嘛,这个问题要问到小雯了,她可是很感兴趣这个问题滴油!”晓丽看着小雯,那个淫荡的表情,让小雯说不出话了,韵茉的这个问题可是正和了晓丽的意思,她一直都是想换个话题的,那个李可的话题真的听得人毛骨悚然。

  小雯的有了一些不好意识,那个红扑扑的小脸蛋,说道:“他是那个叫李可的女生死后就来的。”小雯如实的回答了韵茉,多的话她都没有讲,她害怕等会晓丽又要调侃他了。

  韵茉在心里盘算着,顾城是很有问题的,什么时候不来,偏偏李可出事了他就来了,来的这么的巧。也就在他来的那个几天过后,小雯和晓丽就来了,在晓丽她们来的时候,那个歌声就不见了,虽然晓丽说那个歌神是学姐们自己的心里作用,可是韵茉看来可不是空穴来风。一个人说用,可能会是空穴来风,可是一个宿舍,乃至一个楼层都这么的说那就真有可能了,而且韵茉觉得那个叫l李可的女生的阴魂根本就没有离开过顶楼,韵茉刚来这里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只是她不敢确定而已,现在听晓丽这么一说,她就更加的确定自己的判断了,那道符咒就是最好的证明,‘律令九章,万鬼符藏’,这道符咒的威力是很大的,如果那个叫顾城的男孩真的有问题,这道服的力量足以将他引来了。

  韵茉在来的时候看见,顾城的脖子上挂了一块玉,其实男孩子挂一块玉没有什么,可是那一块玉和百灵的那一块可是很像的。就从这一点就可以证明这个男生不简单。而且这个学校的阴气可不是只有李可一个冤魂这么的简单的,韵茉心里隐隐的有些害怕,她害怕这一次又是一个阴谋,他可是不想又出现一个肖小月。

  这一切真的和在那个学校的时候太像了,有自己,有小雯,有晓丽,还有一个男的,在那里是孟火云,在这里可是有顾城,而且这个顾城和孟火云起初一样,是一个未知的家伙,同样让人有着琢磨不透的眼神,同样的神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