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顺利的出来了,坐在了那个亭子里看着废墟一片的上灵族。

  “韵茉你们怎么出来了,诺这是你要到东西我给你拿来了”璎璎把自己手中的东西给了韵茉“韵茉你要这个东西做什么,这些符咒根本就是最原始的,要它做什么?”孟火云心中口快的问道,尽管冯缘不停的拉着孟火云的衣角,这是孟火云那个大小伙子,那里懂得这个意思。

  “韵茉这些符咒没有用吗?”璎璎一脸迷茫的看着众人,璎璎还以为自己拿错了东西。

  韵茉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她没有和璎璎对视,她的那个纯真的眼神是决计不会骗人的,骗人的事情韵茉她也做不了的。

  “韵茉你说句话啊,干嘛要骗我?”璎璎的那个眼神就快要哭了出来的样子,她那个简单的头脑根本就不知道韵茉的用意是不想她受伤,对于韵茉来说自己就这么一位交心的朋友,知心的闺蜜,还有就是现在小雯和晓丽的下落自己都不知道,韵茉能做的就是保护好璎璎。要是让璎璎知道了韵茉为了保护自己而选择自己一个人去面对死亡的话,璎璎又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的。

  这是孟火云看着冯缘的那个眼神方才明白过来,机智的孟火云说道:“哎呀!刚才是我看错了,这些符纸才不是最基本的,这些都是高级的符咒,都是我师傅流下来的。这些符咒啊,就是用来对付那个道尸的!对,就是这样。”孟火云是越说越兴奋,好像自己终于纠正的自己错误,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韵茉是这样的吗?还有孟火云说的那个道尸,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还有你们都出来了我的奶奶呢吗,怎么还没有出来?韵茉你说啊?”璎璎记得哭了,越说越激动,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对于这些事情自己一无所知。

  孟火云发现自己说了漏嘴了,连忙的闭上了自己的嘴,低下恶灵那颗貌似很高贵的头颅。

  “璎璎啊,听阿姨说没有什么事情的,你的奶奶啊,没有事情的,她就是和你爷爷莫然,好久都没有见了,现在想多叙旧一会,说不准哪天就会回来了”冯缘对着流着眼泪的璎璎说道“是真的吗?韵茉你怎么不说话?我不会相信孟火云的话的,我相信你和冯缘阿姨的”说着璎璎好像相信了冯缘的话,还向着孟火云摆出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这时的孟火云抬起了头,看着那个有眉开眼笑的璎璎说道:“对,就是冯缘阿姨说的那个样子,我是不会骗你的对吧?奶奶过几天就会回来了”

  其实韵茉的心里也不好受,那个地道已经封死了,百灵还没有灵魂归位,估计是凶多吉少,肉身这回可能已经被石头给毁了,但是自己的悲伤不可以加载在璎璎的身上,百灵已经死了的这个消息,韵茉是决计不会告诉璎璎的。

  这时间孟火云也来了精神:“什么叫做不要相信我的话啊,有你们怎么欺负我的吗?”孟火云是一脸的不服,可是这一次她就这冯缘和韵茉,不和璎璎计较了,自己暗自的吃一个哑巴亏了。

  “现在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一点下山吧”冯缘说道“现在下山的话恐怕来不及了,还是今天就住在上灵族吧”韵茉提议道,其实上灵族的房间打扫一下,住上一个晚上还是没有问题的。

  “好吧就按照韵茉说的办,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冯缘说道“没有了!”韵茉和璎璎回到孟火云去问还在那里发着呆,他感觉事情还不是她们想那个样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未免了太过于简单了吧,不过在孟火云的心里他还是愿意相信这件事情就会到此为止了。和平时代谁愿意每一天都过这样的日子,还是每天和那些见不着的东西打交道呢!

  夜似乎太过于宁静了,这样的平静他们还就都没有尝试过了,这样的安详,这样静谧,没有人的阴谋鬼魂的作祟。月亮高高的挂在枝头,不是会有几只鸟兽叫着,这才是她们应该有的生活,至少他们自己是这么的想的。

  可是那个黑影还在别处看着他们,这样的静谧不过是黑影的眷怜赏给他们的,他还要让他们养足了精神,好好的和自己玩玩,好戏还在后头,压轴的还在后面。

  一丝的弧度挂在了那个黑影的嘴上,虽然看不清。

  “大家都好好睡觉吧,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冯缘说完,便离开了,向着自己的房间而去。

  璎璎也回去了,这给亭子中只留下了韵茉和孟火云这对宿世的情侣。

  他们相识的看了对方一眼,那样的眼神充满了泪花,那种见了面依旧相思的心情,没有人会理解他们的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美好的他们,美好的一切。

  也许这个夜晚就是他们最后的一个夜晚也不一定的。

  “火云,看到你没有事情我真的很开心,我是多么的希望每天都能和你在一起那该有多么的好”韵茉一头扎进了孟火云的怀里。

  孟火云在韵茉的额头上亲亲的用嘴点了一下,接着便是紧紧地搂着韵茉,那样的举动给旁人看来,可能认为他们过了今晚就回远别与天涯了。

  “韵茉你知道吗?我也是多么的想想这个样子和你相濡以沫”韵茉搂着韵茉说道“火云才不要什么相濡以沫呢,你知道相濡以沫的下一句是什么吗?”韵茉抬头看着孟火云孟火云这个小流氓才不会有那么的有文艺范,刚才的那句‘相濡以沫’已经是他认为自己平生用过最为贴切,最为美好的一个词了。孟火云摇摇头,“管他什么意思了,反正我就是不想离开你就对了”

  看着孟火云这个样子,韵茉脸上嘴上,心里心外有说不出的幸福,那一句‘相忘于江湖’始终没有说出口。

  月亮下的长吻,是她们能给彼此的最大的尺度了,对于那种相爱的就要上床的这种行为,韵茉是不太愿意,她一直都相信柏拉图式的恋爱,那个灵魂与灵魂的交融,远远比那些身体的碰撞更加有爱的体验。

  孟火云他都是无所谓,如果韵茉不愿意那什么的话,自己也不会去强迫的,‘谈出来的是情,做出来的是爱’而且只是动作上的爱,而不能涉及心灵。

  次日,韵茉从朦胧中醒来,习惯性的看了一眼的时间,‘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现在已经是十点多钟了。看着床榻上空无一人,“璎璎呢,她可是比自己喜欢谁懒觉的,怎么今天会起来的怎么的早?”韵茉一呆着一脸的疑问气的床。

  她向着门外走了过去,这里的一切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依旧落花满地,但就是不见璎璎,孟火云还有她的冯缘阿姨的踪影。

  “难道他们走了?没有道理啊?”韵茉自言自语到可是她们的确不见了,韵茉想逃出手机联系她们一下,可是手机却操蛋的现实了西历二零二三年,韵茉大吃一惊。可是他依旧打了电话,就在璎璎和孟火云的手机号码之间纠结,到底是打给孟火云还是璎璎,如果打给了孟火云,璎璎见到自己一定会闹翻了天的,一定会说自己重色轻友的,在一番权衡下,韵茉最终播了璎璎的号码,可是那里面却提示这是空号,他有打了电话给孟火云,依然是空号。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真的穿越了?”韵茉自己办说半笑着,这也太不科学了,那些穿越什么可只有小说和那些电视上才会出现的。

  又是一番的权衡,最终韵茉得出了一个结论,一定是自己的手机换了,也可能是孟火云她们去了别的地方,或者是自己还没有睡醒什么的,要不自己再睡一会什么的理由。

  恐怕这些理由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吧?还是韵茉真的就是来到了十年后。

  {酷匠/5网永U久U免;费看小说3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