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茉惊奇的看着这一切,只要莫然这个道尸一醒来,自己一定会嘎嘣的。

  那个眼睛睁得越来越大,那个浑浊的眼睛凌厉的望着韵茉,韵茉欲抽出‘鱼肠剑’做最后的输死搏战,可是却有一个人拉住了韵茉,期初韵茉还以为是璎璎回来了。可是一掉头发现是孟火云的妈妈---冯缘。

  “阿姨你怎么来了?”韵茉好奇的问着冯缘。

  “先别说那么多了,还是看怎么出去再说吧”冯缘长话短说了拉着韵茉就要像外面跑去。

  可是韵茉不愿意走,挣脱开了冯缘紧紧的抱着孟火云的肉身,“我不要走火云还没有回来,我要在这里等着他,他如果回不来,我也不要在留在这个世界了”。

  冯缘拉住了韵茉:“傻孩子,火云他不会有事的,只要他知道你没有事他就会一定回来看你的,放心吧!”

  “会吗?真的是这样?”韵茉带着一丝的不信,但是她有宁愿自己去相信冯缘的话。

  @酷+匠:网iS唯-…一;/正G版,其他都d7是`盗版“

  “他是我的儿子,他的性格我还能不了解,你忘了他而是地狱使者的转世者,他的使命还没有完成这么会离去呢?对吧”冯缘认真加安慰的对着韵茉说道被冯缘这么的一说,韵茉便和冯缘飞快的向着后面跑去。可是这回的道尸已经醒来了,紧紧的盯着还在跑的韵茉和冯缘。

  孟火云这一边,孟火云看见了坐在那里的两个人是自己和韵茉,她才知道自己上当了,虽然大呼不好,估计漠然的目标就是韵茉了,这样的调开自己,可是这里就是他一个人。

  孟火云一阵的着急,可是一会又平静了下来,他明白这个理,不可以慌了神,估计这里就是你莫然的魂魄设的一个困住自己的结界,既然是结界那就一定会有突破口。

  孟火云挠着头发向着,突然看着这个不落的夕阳,那个落霞峰上的自己和韵茉,也许突破口就是在这里。

  现在孟火云和那个自己和韵茉,还有那个不落的夕阳成了三点一线。从那两个人之间的缝隙看去,那个不落的夕阳,那个光芒有了一丝的暗淡,可是不透过那个缝隙,这个夕阳的光亮都是一样的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孟火云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一道神火从那里快速的穿了过去,快要击中夕阳的那一刻,就见那个夕阳的位子有了些许变化,孟火云接二连三的放着神火,可是都没有击中,不是,还有的技术不行而是那个夕阳的的确确的会闪躲。

  孟火云已经累倒在了地上,当他躺下的那一刻,他猛地惊醒了过来,其实那个突破口并不是着夕阳,而是自己。那个在和韵茉看夕阳的自己,这便符合的道家的九九归一了,一切转了一个圈之后,有回到了起点。

  当孟火云明白的那一刻这里的时空顿时而变,这里变成了莫然睡过的那个房间,就是上灵族的那一个,只里面的一起都和上灵族的一模一样,只是床上躺着的那一个是百灵,而非莫然。

  孟火云谨慎的向着四周看去,没有莫然的鬼影,孟火云大步的来到了窗前,叫着床上的百灵。可是几遍之后都没有醒来,最后还是个百灵的魂魄喝了韵茉给自己的那个水,百灵才缓缓的醒来。

  “火云?你怎么回来到这里?”百灵眼神还是很朦胧“莫然的魂魄在哪里?”孟火云说话一向都很直接,这次没有列外。

  “莫然。。。”百灵的嘴里也跟着念叨起来,突然百灵从床上起来了,“快走快去救璎璎和韵茉,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莫然”。

  “不是莫然?那他是谁?”孟火云惊奇的问道,如果是莫然还好至少他不会去杀璎璎,毕竟那是她的亲孙女,而且璎璎一定会求他放过韵茉,这样一来便可以拖长时间了,可百灵却说这个人不是莫然,可是他明明和莫然长得一莫一样的。

  “他叫莫言,是莫然的同胞弟弟,他们都对道术很有修为,我也是听莫然当年和我说了一下,刚才他将我的魂魄带走的时候那个样子,以及他的表现让我感到特别的陌生,我的莫然绝对不是这样的他一定就是莫然的弟弟莫言了。”百灵更加肯定的说着“莫言虽然和道术有缘,可是到后来他走了极端,修道之人讲究的要羽化得到,所以早年的时候莫言就和莫然研究过这个东西,可是他们的分歧太大,所以后来他们兄弟边分道扬镳了。走的时候他还带走了莫然的那个阵法的雏形图纸,后来他将自己的肉身活埋在这个阵法里,想通过这个阵法跳出三界逃离五行,虽然他成功的瞒过了阴差,可是他也没有得道成仙,因为这个毕竟是旁门左道,走的是捷径,最终修炼成了连阴差都害怕的道尸。不死不灭,无人可以匹敌,早些年地府有人来抓过他,可是最后那些不死不灭的阴差都灰飞烟灭了。后来阴差再也没有来过。”百灵给孟火云介绍着,可是孟火云听得大呼不好:“韵茉,韵茉她们有危险了,我走的时候就猜到那个可能就是道尸,可是没有想到真的就是了,那么韵茉她们岂不是。。。。。。”孟火云没有讲下去,而是问着百灵如何才能出去,自己的魂魄离开自己的身体的时间太长了,现在的魂魄根本不能和自己的肉身有办法联系。

  “这个我倒有办法,拿好这道符不要打开来看,闭上眼睛,听我的口令”百灵说道“天地五行,阴阳逆转,六道轮回,肉体鬼魂,急急如律令”。

  那一个急急如律令过后孟火云就像魂魄飘起来一班,快速的旋转。

  只听到百灵的一声“停”之后,自己便睁开了眼睛。

  孟火云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见了倒在地上的韵茉和自己的母亲,那个叫做莫言的道尸,一步一步的向着她们二人逼近,孟火云一道火符,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气,这道火好似白烟一样飘向了道尸,没有错这就是三昧真火,这是孟火云平生第一次回用三昧真火,烧的道尸,没有还手的余力,墙里面突然开出了一道门,道尸顺势跑了进去。

  孟火云也顾不来这么多了,跑了过去扶起了冯缘和韵茉,“韵茉,妈你们没有事情吧?”

  “我没什么事,就是一点皮肉伤,可是韵茉刚才替我当了一下”冯缘对着孟火云说道孟火云着急的抱着韵茉,“茉你伤的怎么样,是不是很严重”,其实韵茉根本就没有受伤,刚才的拿一下都打在了八卦昊天镜上面了,韵茉从怀里拿出了八卦昊天镜一看,一道很明显裂痕出现在了昊天镜的中间。

  “幸好有这个昊天镜”韵茉说道“你刚才是什么火,居然可以打跑了谁见谁怕的道尸?”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看到你们受伤了很着急,情急之下发出的”孟火云说道“你是怎么回来的?不是说好的一炷香的时间吗?我还以为你。。。”韵茉看着孟火云“就是白灵啊,她给了我一道符我。。。。。。”说着孟火云用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百灵的肉身。

  冯缘走了过去,看着倒在地上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看了百灵前辈还是不愿意现在回来,也她知道远远不止着一些,可是我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百灵前辈绝对是一个好人,就算最好的幕后黑手是莫然前辈,我相信她也绝对不会姑息养奸的”冯缘认真的对着韵茉和孟火云说道,尤其是孟火云他是一只怀疑百灵的人,现在自己母亲的这句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这个孟火云是深深的明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