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茉她们来到上灵族,那种故地重游的感伤。可这变成废墟的上灵,那种悲痛顿时涌上了韵茉的心头,那种凄凉的感觉逼得韵茉的眼泪一点一地的流了下来。

  就连璎璎这个与上灵族这有一面之缘的女族长心里都不是滋味。

  孟火云的心里本来是无所谓的,可是看到璎璎和韵茉怎么的难受自己的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这个走廊还是当初的走廊吗?看的花瓣落满的走廊,已经是一片废墟,不复当年的模样,看着就让人心里有了一阵的难受。

  韵茉率先的走在了前面,眼眶中的泪花,不是孟火云这样的理解就能明白的。

  她掩饰这脸上的一切,自作安定的走去,走廊的尽头依旧是莫然的房间,只是这一次还是关上的,还是那一把锁。可是上次他们看的很是真切,那个门是开着的,现在。。。。。。

  这一切摆明告诉了他们他们,他们走后有人来过了,但是来的人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一个人影已经悄悄的来到饿了他们的身后,孟火云向韵茉和璎璎试了一个眼神,韵茉也感觉到了。她和璎璎和默契的继续着她们的感伤。孟火云一到火符向着自己的身后飞去,没有意思的声音,这让她们都很奇怪了,来的都地是什么人,有这么的厉害,孟火云的这一击居然,叶c沉大海,没有任何的反应。孟火云渐渐的调转自己的身体,想着等会自己怎么让韵茉先走,可是这一掉头惊呆了孟火云。

  看着孟火云的表情让璎璎和韵茉感觉很奇怪,自己也不禁的回过头来,来的人不是他人正是百灵,璎璎的奶奶,上灵族的圣女。

  “奶奶!”韵茉和璎璎几乎同一时间发出声音,百灵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讲。

  “奶奶你怎么会在这里?”璎璎问出了韵茉和孟火云想问的问题,可是百灵还是没有回答,一直笑眯眯的,有着呆呆的感觉。那个脸上多了些许历经了沧桑的感觉放佛见老了许多。

  “你怎么回来了,这里的一切你也看到了,是不是感想很多?”孟火云的问题在璎璎看来有些莫名其妙的,为什么孟火云会这样的问道自己的奶奶,这样不是显得太没有礼貌了吗?

  “是啊,这里变得真快,大起大落的我都看在眼里。。。。。。”百灵看着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韵茉,这话看似是回答孟火云的,可是跟多的感觉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大起大落?你真的可以轻易的说的出口啊?”孟火云继续用着这种逼问嗯哼目中无人的语气说着璎璎就感觉奇怪了,今天孟火云是不是吃错药了,就算他平时怎么的玩世不恭,怎么的和自己斗嘴,几天当着自己奶奶的面居然会说出这种毫无教养的话你,“孟火云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奶奶说话啊”璎璎明显很生气了。

  可是孟火云并没有打算去里璎璎,百灵却回答“这里的发生的事情也不是我可以左右的,就算我想怎么样你,也不能怎么样,就算你们想怎么样也是于事无补了,不是吗?”

  “那你敢说这里发生的一切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吗?你是上灵族的圣女,这样做对吗?”孟火云继续的说道百灵没有回答他,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回答他,百灵只是看着韵茉,那个一直站在哪里没有讲话的韵茉,看着韵茉肿的像桃子一样的眼睛,她就已经知道了,在他们的心中已经是什么样的定位了,就算自己在怎么样的解释,最后都会变成他们心中的粉饰。

  璎璎是听不下去了孟火云这样的无理,就算被孟火云这样逼问和无理的不是自己的奶奶,而是以为普通的老人,璎璎也是不允许的。况且现在受到这样‘待遇’的真的是自己的奶奶。

  “孟火云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上灵族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就算奶奶是上灵族曾近的圣女也不至于是她的错。况且我还是上灵族的女族长呢,要怪的话也是那个把上灵族变成这样的那个人啊”璎璎气的咬着牙说道,“韵茉你倒是所句话啊,他怎么可以这样的对待奶奶”。

  韵茉低下了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孟火云看到韵茉这个样子也停止了,只有璎璎说道:“孟火云那你今天的行为太过分了,我记住了”。

  百灵一个人走近了莫然的门口,几句咒语从她的嘴里喃喃的说出,摊在了门上,‘蹦’的一声门开了,和上次一样,打开且开。

  “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还是那个记忆中的样子”百灵的嘴里喃喃的说道,这个让自己等候了一身的人,这个改变了自己一生的人,这个让自己思念了一辈子的人,这个给了自己诺言却没有去实现的人。

  百灵的泪花顿时泛满了眼眶,那是思念,那是后悔,那是无助,那是一种叫做等待,但是最后却失望的眼泪。

  百灵轻轻的抚摸这桌子,没有一丝的灰尘,这是她每次思念,每次流泪就来这里偷偷的住上几天的结果。

  看着那个墙上的‘上善若水’的字,这是莫然亲手所写,那是还是她为他磨得墨。那里的墨迹就像记忆一样还没有一直拉的好长,那里的墨迹就像她眼中的泪花还没有干。

  韵茉知道孟火云的这样子,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璎璎这样恨孟火云都是自己的结果,但是璎璎不懂,这件事和百灵逃脱不了任何的干洗,她明明知道了这一切的发生,却没有告诉他们,却没有去阻止。百灵这几天的行踪很是诡秘,让一直不相信的一切还是逼着她相信了。

  除了哭,韵茉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解决的办法。孟火云一把将韵茉揽在了怀里,这是他可以给她的最好的安慰。对于韵茉来说这也是走进最好的,做踏实的依靠了。

  “都到了现在了,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卿卿我我,韵茉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不想再看到你,我现在越发的讨厌你,我以为你会是我这辈子最好的二姐妹,可是你居然会怀疑和放纵孟火云这样的比我奶奶,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的痛吗?我最好的姐妹居然这样对待我的亲人,我以为你是的亲人,到头来我是外人,你喜欢孟火云我就把他让给了你,而你是怎么的对我的,你们这对狗男女,我恨透了你们”璎璎的话语越说就越发的激烈。

  当孟火云听到了那句狗男女,顿时火不大一处出,猛地给了璎璎一记耳光,很是响亮。就连在里面的百灵都听的一清二楚的,可是她并没有选择出来,现在的时刻,现在的事情,是应该给他们自己解决的。

  韵茉惊呆了,泪水滚动的更加的列害,他没有想到璎璎会说出这样的话,也更加的不会想到孟火云居然会打璎璎,还是耳光,还是这么的响亮。

  韵茉轻轻的摸着璎璎那个发红的侧脸,有种说不出的心疼,口中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那一记耳光就好像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一样,一样的疼,一样的没有知觉。

  璎璎被这一记耳光打的搓手不及,心情就更加的激动了,‘狗男女’这三个字出现在她嘴里的频率就更加的高了。孟火云还想去打她,可是却被韵茉挡了下来,那一记耳光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韵茉的右脸。终于她感觉到了璎璎刚才被打的感觉。

  孟火云发抖的手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的收回,璎璎跑了一直想着太阳的方向而去,韵茉想追过去,却被孟火云拦住了。

  酷E}匠¤网唯,E一:E正版,$其S{他1都xy是盗/S版r

  “你闹够了没有,我的是不用你去管”,韵茉甩开了孟火云的手,向着璎璎的方向而去,却被孟火云一把抱住。

  可是韵茉一把挣脱开了,还甩了孟火云一个耳光,“不要碰我,没有听清楚吗?我们是狗男女!”‘狗男女’这几个字,韵茉加的特别肿的额音,这样让孟火云彻底的失望了,这几个字从别人的口中说出,他可以不去管。可是现在说这句话的是韵茉,是他想用一生去爱的人。这句话让他的心彻底的凉透了。

  一个热血方钢的男人,居然会有想哭的从动,他不怕全天下人的抛弃,可是他不能被韵茉抛弃。那是他心中用远的疤痕,永远不可磨灭的痛。

  他放开了韵茉,他的手渐渐的离开了她的手,最后的绝望浮现在了他的眼中。

  韵茉走了,走的是你那么的决绝,没有一丝一毫回头的意味,那样的落花安静的躺着孟火云的肩上,是有多么的中。那是几个世纪的胆子才会有那样让他不能站起来的悲痛。

  孟火云跪在了地上,看着韵茉的离去。任凭落花怎么的落在他的肩上,头上,甚至他的不可触及的心上,心上的伤痕上。他有错嘛,他只是想保护好需要自己保护的人。

  他有错吗?不,他没有你,是的,他真的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零度小爷说:

这是我补昨天的那一章的,后面几天我会尽量的多更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