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茉看着孟火云,顿时间眼泪下来了,“你们都在骗我对不对,村子离我们上灵族这么的近,上灵的人下山教李婆婆一点点道术,能说明什么”韵茉一边哭一边在辩解着。

  可是这样的解释连韵茉自己都不能说服,更加何况其他的人呢?璎璎拍着韵茉的后背,着是她能给韵茉的最大的安慰了。

  一阵凉风吹过,孟火云就感觉脊梁骨一阵的冰凉,刘叔和刘婶都回到了屋里,走的时候还不忘说:“韵茉你们几个也赶紧会屋里歇息吧,风大我们怕出事。叔和婶就先走了”说完都用上了跑的速度。

  孟火云掉过了头来,吓得心一惊,正好和李婆婆打了个照面。璎璎当时就尖叫了起来。还没有等到韵茉反应过来,李婆婆都已经走了。

  韵茉连忙的冲了过去,想拦下李婆婆,不管她是人是鬼,还是什么都要问个明白。孟火云和璎璎就死死的跟在韵茉的后面,在一出深巷子里才停下。

  |`酷{_匠@网{%首发?

  李婆婆开始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韵茉那样的眼神,就好像失散多年的亲人在度的重聚。李婆婆一把将韵茉搂在了怀中,韵茉并没有挣脱,那个体温告诉了韵茉,李婆婆她是人,是一个有血有肉,还有体温有心跳的韵茉的亲人。

  韵茉的泪水再次的掉了下来:“李婆婆,我就知道你没有事,他们都是胡说的”,韵茉有紧紧的抱着李婆婆。

  跟了上来的璎璎和孟火云,看到了这一场景,还以为韵茉中了李婆婆的什么邪气。孟火云着急韵茉,根本就不去分辨,一招就打中了毫无防备的李婆婆。口中的鲜血喷在了韵茉的肩膀上,这是韵茉才发现孟火云打伤了李婆婆。

  “她是李婆婆,是人你怎么可以这样?”韵茉焦急的质问道孟火云,孟火云也知道李婆婆是人,从李婆婆喷血的那一刻孟火云就后悔了。因为只有人才会吐血。

  可是刘叔和刘婶明明说李婆婆已经死了,那么现在看来就是刘叔和刘婶说谎,可她们为什么要说谎呢?为什么开始李婆婆不待见他们,而且行为很是古怪。这些疑问一直在孟火云的脑海里萦绕。还有韵茉看着自己的那个恶狠狠的眼神,就放佛刚才那一下不是打在李婆婆的身上,而是自己,那个吐血的是孟火云自己。可是自己宁愿那样受伤,至少自己的心灵上不会遭受到,韵茉的那样的眼神。

  孟火云和璎璎连忙上去帮忙扶起李婆婆,可是韵茉一把推开了孟火云,孟火云呆呆的瘫倒在地上没有起来。韵茉的眼神,韵茉的举动就这样成为了孟火云的一辈子的伤,一辈子的痛,一辈子都不可磨灭的东西,那一刻他放佛看见了韵茉的心里在滴着泪,而自己的心里一直流着血,一滴,两滴,三滴。。。。。。

  “韵茉我没有事情的,婆婆想你,不要去相信村里的‘人’,她们都已经不是人了。。。”李婆婆摸着韵茉的脸庞,嘴角微微的上翘,露出了幸福与满足的笑容。

  “她们。。。都不是人了,可我刚才还看见刘叔来着。。。”韵茉轻轻的帮李婆婆擦着嘴角的血,可是那个血好像怎么也擦不完,不停的留下来,韵茉也不管的那么许多,手哆嗦的擦着。

  “韵茉,你不知道我们村子是阴气特别重的地方,要不是你们上灵族在这里恐怕我们,村子里的人早已就不在了,早年的时候我就是一个神婆,就是因为帮人度难渡劫,泄露了天机,才导致我少年丧父,中年丧夫,老来丧子啊。”说着李婆婆不甘心的拍着自己,“可是从上次上灵族,不复存在的时候,我们村子阴盛阳衰,各种诡异的事情一触而发。刚刚开始是村口的鸡被吸了血,再者王家的猪半夜里毫无征兆的死在了猪圈里,一死就是七十几头。村民们开始担忧了,但是她们没有相别的,就是相互的猜忌,说谁谁报复谁谁,把她们家的什么东西给偷了,什么东西给整死了。后来弄到最后还相互打了起来。”

  “没有过上几天,王家的四岁的小儿子死了,脖子上还有一丝的余恨,我告诉她这是吊死鬼索命,照成的可是没有人信还说我是疯子。后来一夜间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活儿下来”

  “李婆婆你是说村子里的村民都是死人?”璎璎显然有一点不相信。

  “可是村名们一直都不知道他们自己死了。所以都没有去投胎,一直留在这里,还说死的那个人是我,而不是他们。韵茉我觉得明天一早你们还是走吧,这里不值得久留”李婆婆摸着韵茉的脸轻轻的说道。韵茉的泪水瞬间掉在了李婆婆的眼睛里,李婆婆安详的闭上了眼睛,最后的那一刻,李婆婆的眼睛里都是韵茉,那个一直和自己像祖女两个的韵茉。

  孟火云也跪在了地上,他没有脸去扶起悲伤中的韵茉,给没有什么勇气去安慰她,因自己就是凶手,那个杀死李婆婆的人。

  璎璎拉着因悲伤过度而昏厥过去的韵茉。给她喂了一点的水。璎璎听了孟火云的话没有立刻叫醒韵茉,让韵茉安静的睡着,这几天韵茉收到了接二连三的打击,这次正好给了韵茉好好休息的时间,后面还有更多的事情在等着她,她不能再这个时候倒下,只能这样微微的休息一下。

  当韵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用地上的雨水已经干了。村子里变得一片的荒凉,和昨天完全不同,韵茉掐了自己一下,喃喃的说道:“这不是梦!”

  又看向了璎璎,此时的璎璎倒在了地上呼呼大睡着,而跪在一旁的孟火云在看着韵茉,地上已经没有李婆婆的尸体。

  韵茉想开口说话,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和孟火云说,自己昨天那么的对他,而且他真的是杀死李婆婆的凶手。但是昨天李婆婆轻声的告诉韵茉,自己并不是死在孟火云的手里,而是孟火云的一下,超度了自己,让自己摆脱了天煞孤星的命运。

  这样算起来自己还有谢谢孟火云,可是看到孟火云这样韵茉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那红红的眼圈告诉了韵茉,孟火云他一夜都没有睡,就这样守护在自己和璎璎的身边,那样的跪姿,说明了孟火云一直是向着李婆婆的尸体跪着的,可是李婆婆的尸体为什么不见了,这也只有那个一夜没有睡觉的家伙知道了。

  韵茉占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跪在地上的孟火云,一记香吻,诠释了一切,她的意思他在瞬间就明白了过来,相互迎合着。她们忘记了璎璎,忘记了这里不开心的一切,她们的交流只有她们自己能懂,韵茉告诉孟火云自己错了昨天就不应该那样对他,这个吻就是我的道歉。孟火云的迎合就是告诉韵茉,这不是你的错,可是你的眼神让我真的好失望,所以这是我的道歉,也是对你的惩罚。

  当璎璎醒来时看到么了,着激吻的场面,惊讶的叫了起来。吓得韵茉连忙的推开了孟火云。

  “璎。。璎。。璎璎你醒了啊”韵茉红着脸尴尬的说道“嗯,是。。。醒了,要不我再睡一会儿?”璎璎调侃着韵茉韵茉的脸似乎跟家的红了,而孟火云却是一脸的无所谓,对于他来时就算现在当着璎璎的面再去和韵茉激吻一下,他都不带红红脸的。

  “不和你闹了,我们不是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么去办吗?”璎璎刚刚讲完,韵茉就下子反应了过来。

  韵茉拿来出了八卦昊天镜,处着村口,口中默念几遍咒语,‘天圆地方,鬼令我藏,驱魔卫道,超度舞魂,急急如律令’,说完,韵茉说起了八卦昊天镜,离开了村子,向着山上而去。

  一路上韵茉和孟火云都没有讲讲话,只有璎璎一路上叽叽咕咕的讲个不停。

  “诶!火云韵茉怎么就会原谅你了,还和你大早上就那个”璎璎问道孟火云,孟火云居然没有理璎璎气的与那个璎直跺脚。同样的话语,璎璎又在韵茉的身上问了起来,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多的也就是韵茉的脸红。

  璎璎一点都不甘心,一路上如果真的没有人说话自己会被闷死的。

  “喂喂··孟火云,我问你正经的李婆婆的尸体怎么会没有了是不是给你弄走了?”这话璎璎算是问对了。这个问题也是韵茉一直想问,却被尴尬堵在嘴里的话,这下被璎璎问了出来,韵茉也扭过头过来听着。

  孟火云看着韵茉的举动,才有了些讲的意思。

  “李婆婆是因为真的逃脱了天煞孤星的命运,而肉身顿时变得灰烬了,只有灵魂得到了升华,到了地府,我恐怕地府的孟婆可以交班了”孟火云开心的说道,早上韵茉起来看见梦火云跪在地上不是因为他错杀了李婆婆,而是他跪在地上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