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已经有了点头绪,红衣女鬼后面的那个人,和灭掉上灵族的是同一个人,而切的道法很杂乱,在我们上灵族的基础上,还有更多的鬼道的邪术。”冯缘说道韵茉和孟火云都没有讲话,认真的听着冯缘讲着,璎璎此时已经不哭了,将自己的耳朵凑了过来。

  “哑叔已经不行了,他说在死之前可以见上韵茉一面,他的唯一的牵挂就是韵茉了,从小看着韵茉长大,就好像自己的女儿一样”

  听了冯缘的讲话,韵茉的泪水又下来了,今天的泪水放佛不值钱了,随意的掉随意的流。

  “哑叔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韵茉焦急的叫着“跟我来吧”冯缘领着啊他们三人,向着自己的宿管的房间走了去,可是里面除了一些生活用品还有一张床,就什么都没有了。

  只见冯缘弹了一下台灯,整个床都抬了起来。出现了一条明亮的地道,冯缘第一个跳了下去,韵茉她们陆续而下。

  就见哑叔躺在了地上,已经快奄奄一息了,韵茉立马跑了过去,一把将哑叔搂在了怀里“哑叔,我求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现在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想你在失去你,长老她们都没有了”韵茉的泪水打在了哑叔,裂开的嘴唇上。

  从那个嘴唇上艰难的露出恶灵一个微笑,哑叔他不能说话,现在他躺在这里,手也不能动了。那些艰难而又不舍的话,始终不能说出口,那个枯燥的如木材一样的手摸在韵茉的脸颊,没有一丝的粗糙,有的只有不舍,只有那一份温暖和疼爱。

  哑叔死了,他带着秘密永久的死了,他知道那个人是谁,那他熟悉的人,居然灭了整个上灵族,他的死,一点都不甘心,但有一点值得安慰的是韵茉还活着,那个他用自己心去疼爱的小女孩,还活着这是多么大的安慰。

  撒手人寰的哑叔,最后的微笑一直还在脸上,眼睛安详的闭上了。

  韵茉抱着哑叔哭尽了自己的泪水,哭的自己的嗓子都哑了,可是哑叔就这样去了,不会再回来了,韵茉的唯一的亲人也这么去了,上天对于这个女孩太过于残忍了。

  孟火云和璎璎都想去劝一劝韵茉,可是谁又能说的出口,恩呢该说出什么,一天之内的打击将韵茉推向的绝望的边缘,不知过了多久韵茉晕了过去。

  当她醒来时已经在一张洁白的床上,手上还打着点滴。房间里只有孟火云在那里,他趴在韵茉的床边睡着了,想必是劳累了一个晚上。

  璎璎下楼去买早饭了。

  “韵茉你醒啦,不要动我来”璎璎回来时看见韵茉努力的勾着水杯。

  “嘘”韵茉做了一个让璎璎小声一点的手势,示意她不用吵醒孟火云,璎璎也知道孟火云忙来忙去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睡了,自己还偷懒了一会。

  璎璎轻手轻脚的放下了早饭,将水杯递给了韵茉。

  “璎璎冯缘阿姨呢,怎么没有见到她?”韵茉小声的问道璎璎璎璎犹豫的一下,可是还是说了出来,“冯缘阿姨去超度哑叔了,身前哑叔没有能好走,死后阿姨说要好好的送上她一层”

  韵茉的泪水有湿了眼角,这就是璎璎不愿提及的原因,她了解韵茉平时一个毫无关系的人去世了,她都会不高兴半天,况且现在的是她的最亲最近的哑叔。

  韵茉将被子掀开想要起床去找冯缘了,她的一动惊醒了孟火云。

  “韵茉你要去哪里,想去找哑叔的吧,哑叔死之前交代过我妈,他死后将他的骨灰洒掉,不要流下,让你涂添伤悲。”孟火云对着韵茉说道哑叔已经料到了这一切,他不想因为自己让韵茉一蹶不振,日子还是要过的,还是要好好的过着。

  韵茉现在流的都没有泪水了,她欲哭无泪,哑叔对自己这么的好,最近居然不能孝敬他,他还这么的为自己着想。

  打完了点滴,下午韵茉就出了院了,那个呆滞的眼神,红红的眼睛像是桃子一样。她去找了冯缘,还什么都没有说。冯缘就递了一包东西给了韵茉“这是我流下来的,都是些哑叔身前的东西,你好好的收着吧,留一个念想”

  韵茉紧紧的抱着那一包东西,她感觉到了那个温暖,就像是哑叔报他的一样,在韵茉的心中哑叔早已成了他的父亲,成了她的人生中不可缺少的人。

  “韵茉不要难过了,哑叔也不希望你这样,我们现在的关键是要找出那个背后的那个人,他才是罪魁祸首”冯缘劝解着韵茉韵茉呆滞的眼神中,透露出阵阵的恨意,那个想把背后使坏的人撕碎的心里。

  “韵茉。。。韵茉。。。”璎璎叫着走神的韵茉,看着韵茉渐渐变扭曲的脸庞,心里别提有多么的难受了,一个邻家的女孩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向这样的成熟,看着谁都心疼。

  冯缘拍了拍韵茉的肩膀,接着就吊着头走。

  韵茉和璎璎来到了宿舍的楼下,现在这里会出现什么东西她们都不知道,明天放假就要结束了,韵茉害怕同学们会再出事,于是他和璎璎设置了一个大阵,这也是冯缘阿姨拍她的肩膀时提醒自己的。

  “为什么阿姨自己不去布阵呢?”璎璎奇怪的问道“这个阵法必须要处子或者处女才可以,她们是最为干净的思想和身体都没有收到外界的干扰,至于阿姨如果布阵不是不可以就是威力不怎么明显”韵茉是很认真的说道“啊,你还是处女啊,难道你那天在上灵的时候,没有和火云发生点事情,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璎璎调皮的说道,其实璎璎说这些话就是想逗韵茉开心一点,看着自己的好姐妹一整天的愁眉苦脸的,自己的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难道你不是。。。。?”韵茉也调侃到璎璎“才不会,我当然是啊。我还要将我的第一次给我的真命天子呢”璎璎很认真的说道“好吧,不闹了,我们还是去布阵吧”韵茉拉着璎璎的手向着楼下的花园而去。

  韵茉盘地而坐口中的咒语顿时而起:“天地自然,晦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达那,洞罡太玄,斩妖伏魔,度人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手,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罡长存,急急如律令。”韵茉手手一伸一道符咒飘出,围绕在宿舍楼下。

  韵茉擦擦了自己额头上的汗,“我居然还能背出这些符文,离开上灵怎么长的时间,没有都没有静下心来吟诵一遍这些咒语。”

  “韵茉你真的好厉害这些符文我听着就头疼,你居然朗朗上口”璎璎扶起了盘坐在地上的韵茉。

  最z新E章●节4W上酷3J匠网

  “咦!今天孟火云怎么没有跟过来,那个跟屁虫今天很反常啊”璎英年吐着舌头对着韵茉说道“你也不要这样说火云啦,今天他回家吃饭了,她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韵茉抬头看着天空,一轮弯弯的月亮挂在空中,一口气叹出。

  璎璎也看着天空,一个黑影穿过,璎璎倒在了地上,眼睛瞪的圆圆的。

  “璎璎。。。璎璎。。。你怎么了,璎璎。。。”韵茉焦急的摇着倒在地上的璎璎,可是没有用璎璎就像植物人一样。

  那个黑影再次闪过,韵茉将八卦昊天镜向着那个黑影扔去。韵茉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韵茉也晕倒在璎璎的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