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老陪着璎璎向着大厅内里面走去,韵茉和孟火云跟在他们后面,璎璎坐在了大厅中央,长老坐在璎璎的旁边。

  韵茉显得都有了些拘谨,可是最无所谓的孟火云就坐在另一侧,他毫不客气,他的性格如是,做事当然如此。

  韵茉也坐在了客人的位子。

  “韵茉想在璎璎当了族长,可是他对我们上灵族还不是太过于熟悉,还是你们三人一起,也可以多交璎璎些上灵族的道法”大长老说道韵茉就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嗯”,璎璎也没有说话,不是她不想说,是长老不让她说,现在她代表的是整个上灵族,不再是自己个人了。

  孟火云的一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我都来上灵族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就不问问我是到底是谁,来干嘛的”

  只见长老来了一句:“不愿说,不可说,便是不能说”

  这句话便让孟火云的话语打道回府了,看着孟火云张红的脸,累不得打死长老的节奏。可是孟火云也不能这么干,的确如此,长老的这番话他知道孟火云的来路,自己就不必多说些什么,反正都是正路来的。这才是智者,一位资深的道者说出来的话,一字吐半句,你便猜不透。

  孟火云现在老实多了,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听着韵茉璎璎她们在那里说着,渐渐地孟火云走了神,向着莫然门前的那个高深莫测的锁,让他着实的头疼,这下莫莫然和百灵的嫌疑在孟火云的心中就更加的大了。

  “火云,火云”韵茉轻声的叫这孟火云,这才让他回过神来“什么事”孟火云盯着韵茉看,完全忽略了盯着自己看的长老和璎璎“刚才长老说,我们不着急去找那个影子,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陪着璎璎,提升璎璎的能力,这样我们才有和那个身影对抗的可能性,不然就算我们找到了影子谁也没有用的”韵茉都告诉了孟火云孟火云觉得也是这个理,自己已经感觉是个高手了,可是不及那个人的一招,璎璎是几百年难得一遇的女族长,很有慧根,现在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璎璎的身上了,“我们怎么提升璎璎的能力?

  这话算是孟火云问道了点子上了,刚才韵茉也想问来着。

  “你们等会就下山”长老这样说道“下山?”韵茉疑问的会了一句,还没有等到长老的回答,韵茉好像是明白了过来,“山下的那个村子!”

  只见长老点了点头。可是孟火云和璎璎听得是一头的雾水,可是孟火云这个根本就不是什么,准跟问底的人,反正他一直认为天大地大老子最大,长这么大还没有让他见到自己怕的事情。不管什么,要来就来何须要怕。

  璎璎现在也不问什么,毕竟刚才长老和她说过,自己是族长了,一定要学会领悟天机,只要这样才会让人觉得你高深莫测。

  韵茉领着他们来到的一个隐蔽的石头门口。这下璎璎可有恢复了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诶有,当个族长真的很累人,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问的,还让不让人过了”璎璎在韵茉的面前抱怨道。

  韵茉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回答璎璎什么,只是对着璎璎笑了一下,便去按了一下那个暗巢就听见轰隆隆的声响,那个石门开了。

  里面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璎璎有了写害怕,躲在了韵茉的后面,而孟火云也向往常一样站在了她们的前面。

  “不用怕的璎璎,前面的机关都不怎么难过,可是越往后面,就。。。。”韵茉说道“其实我自己也没有进去过就只听说的,族里面的人说以前匡道族长也还有三个关卡没有过”韵茉又接着说道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璎璎就更加的害怕了,什么关卡居然连匡道族长到没有办法过去,自己还行不行。

  “这有什么好难的,你告诉这里有什么关卡,也好有个准备,韵茉你不会连有什么关都不知道吧”孟火云盯着韵茉说道“这个我都是知道的,就是。。。。。”韵茉回答道“有什么关就说吧,别可是,就是的了”

  “里面有着尸坟啊,鬼窝什么的,诶反正都是些和鬼怪沾上边的东西”韵茉只是糊弄的说了两个,多的她没有去说,她怕说出来璎璎就更加的害怕了。

  孟火云好像知道了韵茉的意思,也就没有问下去,倒是璎璎还一直追着韵茉问道。

  “璎璎你没有什么可怕的,你现在不一样了,是女族长了,知不知道名字又有什么的你呢,是吧”

  “好像是这个理”璎璎自个琢磨着,也就没有问什么了,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胆子小,搞不好真的就把自己给下住了,说出去真的很丢人,上灵族百年难得女族长居然怎么害怕这些东西,连个门都不敢进去。

  “其实人心才是最为可怕的,变幻莫测,最难以提防,就像开学时的绿儿,如果不是她现在也不应该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吧”韵茉自己感叹道“每件事情都是上天注定好的,不是我们说改变就可以改变的,我觉得你还要感谢那个绿儿,如果不是他,我们大家会认识吗”孟火云说道璎璎也点了点头,自从上次的三梦三生,璎璎感觉他们说的话,自己可以听懂了,所以不向以前,韵茉她们一讲话,自己只有看的份,现在都可以插上嘴了。

  她们一行三人,向着门里的未知的黑暗而去,刚一进门四周的蜡烛便主动的燃烧了起来,这里变得灯火通明,璎璎的那颗心算是有些落了下来,从韵茉的身后走到了她的前面。

  “韵茉以后我要学会保护你,不能每次都让你站在我的前面,我们是好姐妹需要的是相互的扶持,而不是你一个人单方面的付出,什么样的危险都有你一个单着,这样我是永远也不会有所提升的”

  韵茉觉得璎璎真的开始变了,变得有些坚强,有了许多的责任感,懂得了作为族长的担子,现在的璎璎这的需要太多的提升,自己也不能就这样一辈子都在璎璎的前面,就像孟火云一样他不可能一辈子都站在自己和璎璎的最前方。

  所以这次韵茉没有阻止璎璎,对韵茉来说,璎璎这不是什么一起用事,是她的一种成长。不管怎么说自己不能成为璎璎成长的绊脚石,应该是助推器才对。

  可是韵茉的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她的注意力十分的集中,只要危险出现第一个上的一定会是自己,韵茉么向孟火云使了一个眼神。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x@他X都L是√{盗¤p版K$

  不知为什么现在孟火云和韵茉越来越默契了,孟火云懂得韵茉的意思,这是让自己在璎璎的右边多注意一点,一有情况,她和他一定要保护好璎璎。

  韵茉抽出了‘鱼肠剑’缓缓地伴着璎璎向前行,孟火云却什么都没有准备,他带的只有他的一双眼,一双看破一切的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