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茉接下了孟火云的符纸,便匆匆忙忙的去了后山,后山地处韵茉她们学校的北边偏东一点。她们的学校本来就处于比较阴的位子,而且学校的大门从来就不关,本来匡道族长当校长时,学校的门是长期管着的,只有学生放学,或者有事了才会开,大门为凶则闭凶,右侧为凶则避右而行左,凶吉立显。

  后山一片的荒凉,韵茉在学校怎么长时间了,都不知道后山还有一座祠堂。韵茉知道这个地方可不是好来的,所以自己早就提高了警惕。先是一片空地,地上有着零零散散的石灰。地上寸草不生,韵茉站在荒地上,打开了孟火云给她的黄纸,上一半写着:后山的祠堂里有一个青铜的香炉,里面的香炉灰有了好些年头了,你就带一把回来就行了;下一半的纸上写着:你天黑之前务必要将‘香炉灰’带回来,不然你和璎璎的性命都会有危险,还有你不管遇到什么一直往前面走就是了,不要理他们,等到拿到‘香炉灰’再说。

  韵茉这下只有了些呆了,要的原来是‘香炉灰’,特别像这种年代久远的‘香炉灰’,旁边一定会有些比较厉害的鬼兽。可是为了璎璎没有选择,韵茉四处打量着,发现那空地的后面有一处深沟。深沟旁边有一条小道,小道上面布满了杂草,和这边的空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小道与深沟之间有几棵参差不齐的水杉,长得特别的小,就好像是人营养不良一样,但是不难看出已有了些年代。

  再向前方走过去,小道的尽头是一片小竹林,这片林子好像有人故意长在这里的,这片荒地太过于古怪了,这么个林子却不见任何的鸟兽的踪迹,就如死一般的沉静,虽然现在刚过了中午,可是这里的气氛和凉飕飕的秋夜无差。

  在竹林中不时地会有几座土坟,几块断碑被枯黄了竹叶半掩半现着,韵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继续向着前方走去,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怎么拿到‘香炉灰’,然后就出自己的好闺蜜,对此韵茉开始不去考虑这里荒凉的环境了,这是孟火云交代她的,只管大步的向着前方而去。

  “呀---呀----”的声音从空中传来,韵茉顿时有了一惊,手中紧紧赚着的她的宝贝‘承影剑’,仔细的打量着前方,故意不去看后方,有时一阵‘呀—呀—’的声音,原来是一只乌鸦。韵茉的神经还是没有放松,走了不足二十步,一堆堆的白骨映入了韵茉的眼帘,韵茉的心中颤抖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尽然让韵茉有如此的反应。。。。。。

  韵茉踏着那些白骨继续的向前而去,地上还有些比较乱的杂草,草上还有零零落落的冥纸,突然剑那些冥纸很有秩序的在空中回旋。

  “不管你什么,都请你给我让个路”韵茉说完又继续向前奔去。

  那些回旋的冥纸,好像故意找韵茉的麻烦,故意挡住了韵茉的去路“我真的有急事,还请各位让开”说完韵茉用‘承影剑’指着那些冥纸,可是那些个东西更加的嘚瑟,还变得越来越大,韵茉一记承影划破的那道‘回旋’,突然那些东西好像怕了一样,都尽数的,退去了。

  V"看y正}L版_章节H“上》酷(-匠+网

  韵茉还是依旧的大步向前奔去,可是还没有走出三米,一阵嘶吼,划破了长空,一只像狗的怪物出现在了韵茉的面前,着实吓了韵茉一条。

  “狝”韵茉依然还在意想不到的惊讶中,好没有反应过来,口中只是不自觉的叫出了这只怪物的名字,这是一只只听说过的凶兽,只有一些年代甚是久远的古墓里会出现,怎么会在这里让韵茉不禁大呼自己倒霉。但至少有一点这里真的是块,有宝贝的地方,比如那个香炉灰,在韵茉心中欣慰远远不及惊讶来的多,说是惊讶还不如直接说是惊恐。‘狝’的体现就很是吓人,还就是听说他是阎罗王的宠物,它足以吞下一整个成年人,韵茉如果想和它这只畜生交手,后果只有死,十死无生。

  韵茉在努力的想着办法,如何能绕过它去后面的那个祠堂取‘香炉灰’,还没等韵茉想完,就见那个畜生就铺了过来,韵茉一个旋身,用‘承影剑’斩去,只见那个畜生一口咬住了剑,那个畜生毫发无损,它咬住‘承影剑’就像咬住空气一样,那铜铃般大的眼睛,红红的,就凭这一双眼睛就足够的吓人了,韵茉就这样和‘狝’僵持着。

  突然‘狝’放开了‘承影剑’向着韵茉扑了过去,韵茉闪躲不及,左臂被咬伤了,旧伤加上新患,让韵茉隐隐的咬着牙,那个伤口少了一块肉,鲜血染红了韵茉衣服。‘狝’尝到了甜头,再加上血腥味的刺激,让它更加的兴奋了。‘狝’又来袭击韵茉,就见韵茉将‘承影剑’向它扔去,自己滚到了旁边,才躲开了‘狝’的袭击,可是‘狝’活活的将‘承影剑’吞了下去,韵茉悲伤不及,用拿出了昊天镜,可是那个东西像是怕了昊天镜,立马就不见了。韵茉四下里找去,却没有了那个畜生的踪影,韵茉以为‘狝’走掉的时候,那只畜生,从韵茉的背后扑了过来,一把将韵茉扑倒在地,正要去要韵茉,电光火急之间,一道火符飞进了‘狝’的最里面,韵茉一角踹开了它,就见‘狝在地上打滚。

  一个红衣男子跳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火云邪神’孟火云。

  韵茉惊喜万分,尽然叫出了‘火云’,只是韵茉想叫却不敢叫的,孟火云却没有什么,扶起了躺在地上的韵茉,从韵茉的包里拿出了自己带的‘香炉灰’敷在韵茉的伤口上。

  “这里交给我了,你去祠堂里面取香炉灰吧”孟火云一边看着‘狝’,一边和韵茉说着。

  就见韵茉点了点头,接着便向,祠堂跑去。

  “记住要小心一点,千万不可掉以轻心,说不定里面会有更加恐怖的东西在等着你”孟火云嘱托到,只见韵茉已经跑远了,这里现在就剩下孟火云和这只畜生对峙着,一个是传言的阎罗王的‘宠物’,一个是‘地狱使者’的轮回,一人一兽僵持不下。

  韵茉气喘吁吁的来到了祠堂门口,右手一只捂着肚子喘着大气。

  眼见着太阳快要落山了,韵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白天这里都怎么的恐怖了,更何况到夜晚,怎么一个神秘的地方会在出现神什么东西,韵茉真的不敢去想象。

  风掠过树叶,闪现出令人惊恐的翻飞,‘沙沙’的作响。韵茉的头皮都快硬了起来,刚才孟火云说的话她可是都听到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接着韵茉就进入了祠堂,那个祠堂的两边放了些架子,上面放满了坛坛罐罐,中间有一口水晶棺材,棺材里有一个保存完好的人,头的上方就是孟火云说的那个青铜香炉了。

  待韵茉完全走进去,那里面一片的昏暗,格外的阴森。韵茉小心翼翼的向那个香炉走去,她不敢离尸体太近,顺着昏暗的光线,韵茉伸手去摸那个香炉灰。她的眼睛盯着棺材里的‘人’看,就怕他会突然间醒来过来,韵茉觉得那个尸体的眼皮子在微微的动,他自己也不敢不想,轻轻的眯着眼睛尽量不去看,那个尸体,右手还在摸着香炉的位子,可是却摸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韵茉睁开眼一看,正是那个尸体的脸,而且那个尸体还左立了起来,顿时韵茉的脸都快吓绿了。(不过这个尸体保存的真的很好,都这么多年了,皮肤还是那么的有弹性,软绵绵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