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女鬼肖小月已经离去,收起了那道火符屏障,望着韵茉,韵茉的脸顿时又是一抹红晕旋在脸上,韵茉不好意思的下了头。

  红衣男子也口吐了一些血液,韵茉这才抬起了头问道:“你没事吧”?

  最☆/新章+3节Rw上}酷匠网L

  “你看像时有事的样子吗?这肖小月真的那么厉害,果然像师傅说的那样”红衣男子微微的说道,又接着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液。他刚才为了拉住韵茉他的大半个身体都露在了外面,正好被女鬼肖小月的鬼气击中了。

  “如果不是这道火符,就凭那个浓烟的厉害,恐怕你我早就化为了血水了”红衣男说道韵茉此时看着‘熟睡’中的璎璎,安然无恙的躺在那里,自己的姐妹没有事她也就放了心,韵茉也受了伤,是她自己强忍着疼痛与女鬼对峙,现在没事了,韵茉的那股坚强早就没了,现在的她,感觉特别的困,就想好好的睡上一觉,韵茉也躺在了地上渐渐的闭上了眼。

  红衣男在韵茉的眉心点了一下,又用了些香炉灰敷在了韵茉的伤口上。看着韵茉沉沉的睡去,自己也想睡,可是他不能,他害怕万一肖小月再回来。就这样他守护在韵茉和璎璎的身边,足足有两个时辰,韵茉这才缓缓地醒来。眼睛睁开的那一霎那,就和身边的这个男子对视上了,他清澈的明眸仿佛有着一种电力,电的韵茉浑身舒舒麻麻的。

  韵茉尽量的回避着他的眼神,说道:“我睡了多长时间了,怎么天都亮了?”

  “四个小时”红衣男回到“哦”韵茉就细细的会了一声,“璎璎她怎么还没有醒?”

  “她就是中了瘴气,我有办法,还有问题吗,没有那就回去了”红衣男忽冷忽热的说道“你真的很不招人待见诶”韵茉的心中嘀咕着“不管招不招人待见,我就是这样,先回去再说”他好像知道韵茉的心中在想些什么“你怎么。。。。知道”后面知道两个字韵茉轻轻的说道红衣男并没有在回韵茉什么,“先去我家吧”说完就走到璎璎的身边,来了个公主抱,抱起璎璎就想着校门口而去。

  “喂,你怎么这样,抱一个女孩子”韵茉说道,可是红衣男子根本不打算里韵茉。

  韵茉的心中还是有一些隐隐的不放心,用着阴阳五行印搜索者红衣男的信息。

  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韵茉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猛吸了一口气,天差不多大亮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校墓场吧,虽然现在太阳也快出来了,可是你也知道肖小月的厉害,白天说不定也能出来,不知道肖小月家伙会在我们疲惫中怎么对服我们。

  红衣男就抱着璎璎一直到了校门口。

  韵茉道:“虽然你救了我们,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否真的在帮我们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刚才用阴阳五行印都搜索不到你的信息?

  那红衣人背着璎璎,步履矫健,然后对韵茉的问题却笑而不答,“喂,和你说话呢?听见没?你到底什么人?是何具心?

  然后那个红衣家伙仍然是沉默,就是这样在如此沉静中走出了校门,阴风阵阵的袭来,“看这阴风阵阵的,我估计那女鬼萧小月又要来了,我去开车你在着等着”那红衣人终开口了“我还以为你是死人呢”韵茉心中嘀咕着只见那家伙将手上的璎璎放了下来,一把推向了小茉的怀中。

  小茉‘啊’的一声说了:你就不能轻点吗?!?!?懂不懂什么是怜香惜玉吗!”

  而那家伙却一声不响的走了,小茉又在心中骂了几句。

  他只弱弱的说了一句:“我去拿车,你站在这你不要走”然后就走了。

  果然那小子办事的效率还挺高的,一会车就开来了。小茉扶着璎上了车,没一会车就到了一栋别墅门口这时天已经完全亮了‘这是什么地方’小茉一脸紧张的问到‘这是我家,你放心吧这是我用玄术测过了,这是龙藤地穴,是至刚至阳之地,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进的。

  那红衣人不慢不惊的述说着红衣男说道:“进去吧,我是不会害你的”

  韵茉呆呆的答到:“嗯,但是我却对你你点也不了解”。不过我感觉你是。。。。。剩下的话韵茉没有说出口对着一个自己陌生的人韵茉不敢轻易的说什么话,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数。是的,陌生的,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何况他是一个高手,女鬼的克星,即使他是命火之人,也不包含他就是一个纯粹的好人。

  “可…可是璎璎晕了,那她伤成这样你有办法救她嘛”小茉有点而担心。

  红衣男:“哦,没事的,先进去吧,一会我有办法”

  小茉呆呆的站在那而发着小呆,当她回过神来那红衣人已经走了进去,整个别墅灯火通明。

  别墅四周除了一些水杉树以外还有一些竹子,最奇怪的是四周的桃木分布位置好奇怪啊,但好像又熟悉,正想着这事呢,那头突然有点而晕,估计是刚才与那女鬼斗的时候消耗了太多的精力了。

  于是她又扶着璎进去了…

  别墅内很是豪华,十分的气派,但又不缺乏书香气,大厅内还有几幅名画,书架上也都是书,至于都是些什么书韵茉仔细的去看。

  “但是不难看出此人很复杂,他的来历就要更加的盘查清楚,这个课关乎了许多人的生死存亡”韵茉在发着呆被他的一句话拉回了现实“你不是一直在盘查我吗,”红衣男镇定的说道“我一路和你搭话,你都是爱理不理的,现在要来告诉我,是不是已经编号了怎么来说”韵茉试探性的说着,此时红衣男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平静的就像一滩水。

  “你不觉的一路上,一直有东西跟着我们嘛?”红衣男镇定的说着,而此时的韵茉脸上一脸的茫然,对于他说的‘人’,自己一无所知,不但自己而且‘承影剑’也没有丝毫反应。

  在韵茉的脸上充满了不信,“你的阴阳五行印呢?”红衣男对着韵茉说道“在这,你要干嘛?”韵茉拿出了阴阳五行印递给来红衣男,心里更加不知道他想要干嘛了。见着韵茉一脸的茫然,红衣男念了一句口诀,就见阴阳五行印,出现了一个鬼头,在一路上跟着他们车子后面,若隐若现。

  “一定是我刚才消耗了太多的真气,连这种鬼把式都没有感应到”韵茉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在努力的找着借口脱罪一样“幸好跟来的不是肖小月,不然我们真的是再接难逃了!”

  “肖小月是不会跟来的,你不知道那个鬼头就是想知道我们住在什么地方吗?它知道了不就是肖小月知道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