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草鬼婆被那些火符困住了,但还在死死的挣扎,最后草鬼婆自爆了,这个墓塚就要塌了,韵茉背上了璎璎,向墓塚口跑去,韵茉背着璎璎跑着跑着,场景又变成了操场,在韵茉的耳边又想起了那个女鬼沙哑的声音,“还没有死那,不错嘛,呦!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女鬼肖小月讽刺道“你怎么那么卑鄙,快给我弄醒璎璎”韵茉气氛的对着肖小月吼道“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姑凉,跟我斗,你还嫩了点”肖小月并没有回答韵茉的问题,只是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话突然间,一只手向韵茉飞来,韵茉不及不忙抄起‘承影剑’就斩了过去,只见一个剑影在地上抖动了一下,顿时那只鬼手便化作一股青烟,被风吹散了。又有数不胜数的怪东西朝着韵茉而来,,地底还有许多的手升了出来,拼命的拉住韵茉的脚,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拉脚’,让韵茉不能挪动一分一毫,就听见女鬼的笑声溢满的整个天空,伴随着阵阵的冷风挂进韵茉的耳朵。。。。。。

  更fd新最J快上v酷p匠/|网

  虽然韵茉动不了,可是韵茉大叫了一声‘承影剑’,‘承影剑’放佛有灵性的似得,从韵茉的包中,飞了出来。一阵剑影飞向了那些鬼手,然后‘承影剑’又静静的落入了,韵茉的手中。‘承影剑’在地上的影子,有了几道明显的缺口,这是刚才在那个墓塚时,与草鬼婆斗的时候流下的,这么一把名剑,也身负重伤,可见那些草鬼婆的厉害。韵茉心疼的摸着‘承影剑’,心中别提有多么的难过了,在韵茉的心中受伤的宁愿是自己,也不愿意是‘承影剑’。韵茉认为世上想自己这种人,多的数不胜数,而自古以来,‘承影剑’只有这一把。

  可是韵茉自己没有想过,韵茉在世上也仅有一个,她自己担负的重担,是多少人都担负不来的,可是在韵茉的肩膀上,放佛只有后面的那一个包而已,所谓的智者之乐,在于常乐。韵茉算是领悟到了这一点,她只可惜了这把剑。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这小鬼还有御剑的本领”女鬼肖小月对着韵茉说道,可是在肖小月的脸上,写满了对韵茉的无视,她不屑眼前的一位女孩子,能对自己有多大的威胁,就算当年自己的儿子匡道也几乎没能战胜自己,就更加别提莫然了。

  韵茉趁着女鬼讲话的时候,提起了‘承影剑’就会了过去,一道剑影劈向了女鬼肖小月,‘啊的一声尖叫,女鬼被韵茉的‘承影剑’伤着了。

  她一脸仇恨的看着眼前这个,平凡既又普通的女孩,“你好卑鄙,自恃你们很正派,居然会对我用偷袭的”女鬼满脸的狰狞。

  “对你这种鬼,这种方法算是大度了”韵茉也不甘示弱的回绝着肖小月,对韵茉来说根本不需要惧怕她什么,她始终只是一个女鬼,一个阴间的鬼魂尽然扰乱阳间这么多年,她的下场迟早是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小丫头,你既然这么说,那我也没有必要跟你客气什么了”一团团的鬼气向着韵茉的脸冲了过来,韵茉也没有丝毫的色变,即使她的心中根本就没有把我可以和女鬼肖小月对战,更别说什么战胜之类的话语了。

  韵茉拿出昊天镜对准了那团鬼气,然而那团鬼气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多像浓烟一样向韵茉扑来,地下的那些手此起彼伏的向韵茉的腿抓去,韵茉上下不防,被那鬼气打中的左臂,本来就已经受了伤的韵茉,现在更加的虚弱。接着全副的鬼气像一只凶猛的野兽,狠劲的向韵茉扑来,此时的韵茉像极了那只‘野兽’的食物。韵茉口中已有丝丝的血液流出,“这鬼气果真的厉害,以前是有混元珠护体,现在混元珠给了璎璎,自己与女鬼肉搏,根本就没胜算,只有等死了。

  那一团鬼气又次的重来,比上次的更加的凶猛,上次的扑击尝到了甜头,这次便是肆无忌惮的。韵茉知道自己在抵抗也没有用了,她缓缓地放下了‘承影剑’,可是‘承影剑’像是粘在了韵茉的手上,不愿下来,此时的韵茉已经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他仿佛看见了,上灵族门口的那片竹林,和璎璎还有小雯,晓丽在哪里嬉闹,无忧无虑像普通的女孩一样,和自己的闺蜜在那玩耍。

  突然一道道火符围在了韵茉的周围,不停的旋转,放出道道火光,那些鬼气好似遇到了克星一样,不再向韵茉冲过去。

  顿时,一个穿着红衣服的人出现在了韵茉的面前,他的红不同于女鬼肖小月的红,女鬼是血红,而他是一身正气的红,火红的。

  韵茉等了半天还没有动静,有睁开了眼睛,先是一惊,后又看着红衣男。心中有了一丝的兴奋,还有这一股的担忧,这个女鬼这么强,就算眼前的男人再怎么厉害,也不会像匡道族长一样厉害,况且连匡道族长都没能收复肖小月,他行吗?韵茉的心中问着自己。

  “又来一个不怕死的小子,有两把刷子,不过也是来送死的吗?”肖小月狂笑道可是那个红衣男子根本不屑和肖小月对话,抹了一下自己微微发红的头发,挺拔俊朗的样子尽露在韵茉的眼前,帅气的脸庞让韵茉的眼球不愿意离开,只见红衣男子一个火符扔向了肖小月。

  “地狱命火,你是地狱使者的轮回的肉身?”女鬼有了一些惊恐韵茉的口中也微微的抖出这几个字:“地。。。狱。。。使。。。者。。。”

  “你就是命火的人是不是”韵茉问道红衣男子,只见红衣男子微微的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做出什么没回答。

  “你是不会说话吗?还是就这个。。。个性”这句话韵茉没有大声的说,他怎么也是自己和璎璎的救命恩人,这样的话显然太不礼貌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会换个地方再说吧”红衣男子很清晰的吐出这句话,他的声音很好听,有着些许的磁性,吸引着韵茉。

  “你们当我不出在吗?”女鬼一听对方是会地狱命火的顿时有了些许暴怒,那个沙哑的声音此时此刻就更加的难听了,差点让韵茉捂住自己的耳朵,仿佛多听一句都会折寿几年。

  (地狱命火至刚至阳,这是肖小月这种阴气极重的鬼的克星)

  就见红衣男不知从哪拿出的七星剑挑着火符向着女鬼刺去,女鬼也不甘示弱,一团团的很鬼气扑向红衣男,只见那些鬼气被打散了,但是任然分成一层层的瘴气从四面八方而来,红衣男,立刻跳进了韵茉身旁的那道火符形成的屏障内,韵茉险些被挤出去,幸好红衣男,及时的抱着韵茉,韵茉的脸顿时通红,都忘记的红衣男正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前,当韵茉反应时,脸就更加的红了,和那些红光印在一起,分不出谁比谁红,红衣男也知道了自己按得地方不太对劲,软绵绵的,甚是舒服。红衣男余光向下看去,便立马放开了韵茉,韵茉也拍了拍衣服,站在了一边,女鬼不防被挑伤了。

  天渐渐的亮了,女鬼今天吃了亏,一下子便消失了踪影,只有空中传来:“明天就是你们的忌日,你们不会永远那么好运气的,今天的阳气这么盛,明天呢。。。。。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