璎璎突然粘了起来,朝着里面的坟场跑了过去,无论韵茉之怎么叫喊都没有用,只见韵茉上次看到的那个新坟,旁边又多了一座新坟,上次在韵茉的梦中那个新坟是为小雯准备的,现在又有了一座新坟,却是为璎璎准备的,璎璎和上次韵茉梦中的小雯一样,一跃进入了新坟之中。

  韵茉本想自己可能还是在梦中,可是现在她顾不了那么许多了,不管是不是梦都要就赢璎,她也向那座新坟跑去,像璎璎一样跳进了新坟之中。

  韵茉刚刚跳下,就听见了那女鬼的声音,好戏才刚刚开始,你们都好好玩玩吧。

  “我们是绝不会认输的,不消灭你我不会死的,要死也要那你先死,让你灰飞烟灭”说完韵茉便跟随着璎璎摔进了新坟中。

  璎璎晕倒了,韵茉爬了起来,透着那上方的月光,勉强可以看清这里的环境。这里也算是小有规模的墓塚了,韵茉向前走了过去,韵茉小心带小心的,深怕找了道,这种墓塚一般到会有机关,邪气入侵自己说不定还有救,万一是那些无良的毒箭,还不直接嗝屁了。

  韵茉也不向前走了,他怕前面的那些未知的东西,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前面乌起码黑的,是不是还有些烟飘过来,期初韵茉一位是什么毒气,后来发现时聚魂香,这种香,和引魂香不同,聚魂香是聚住人死后的魂魄,一般人死后都会有地魂去地府轮回,而那些天魂和命魂就灰飞烟灭,剩下的七魄呢,七魄就会在他的尸身面前回荡,直到烟消云散。而聚魂香就是聚住七魄和天,命二魂。只要香不断,就会达到死而不灭的效果。引魂香呢,说白了就是招鬼魂的,就是我们一般说的招魂。

  韵茉这时又跑了回去,他不能将璎璎一个人扔在那边,但是现在璎璎昏倒了,自己也背不动她,这可急坏了韵茉,自己还要寻找出口,这里还有一个璎璎来照顾,后来韵茉纠结了半天终于想到了,自己的混元珠,是可以护体的,别说一般的鬼魂,就连肖小月,想靠近都是比较难的。

  韵茉摘下了自己护体的珠子,戴在了璎璎身上,顿时那可珠子就发出了蓝紫色的光,护住了璎璎的身体。韵茉又将璎璎拖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沉睡’的璎璎身上。这样韵茉才放心的背着自己的包向前面走去。。。。。。

  这一路韵茉是高度的集中,自己一人去面对那些未知的危险还是第一次,以前在上灵族时,都是和前辈门一起去的,来到学校后都是合影璎在一起的璎璎大大咧咧的,每一次都会让自己的紧张的心,松放下来。何况一次韵茉已经知道了,前面有聚魂香,必定就会有厉害的东西在前面等着自己,这个肖小月这次是真的想让自己死。韵茉怔了怔,然后又继续前行。当韵茉一脚踏在一块,深凹下去的地砖是,整间墓室的火把都自己燃烧了起来,韵茉先是一惊,而后又恢复了正常。

  这次韵茉仔细的观察了四周的环境,这里一共有八扇石门,那些方位像极了,八卦阵中的,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个门。还有六十四根石柱,每一根柱子上都刻有字,那些是一些韵茉见过,但又不认识的字,墓室的顶是向上凸起了,呈现出八角形。正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石棺,石棺的案头有一只巨大的香,正有烟向外飘出,“那个一定就是聚魂香了,看来石棺中的人绝不是什么善类,能摆出这个阵法的也一定和道有联系”韵茉心中嘀咕着,一般人是不会用聚魂香的,聚魂香一出虽然能聚住两魂七魄,但是这样的话地魂就不得轮回了,也就是用自己永不得超生,来换取其他魂魄的残存,老天是公平的只是报应来得往往比人家预想的晚一些。这些个残魂见不得太阳光,也见不得月光,它们只能在黑暗中游走。

  韵茉从包中拿出了阴性的‘八卦昊天镜’和那把只有剑柄没有剑身的承影剑,韵茉左手拿着昊天镜,右手紧握着承影剑,剑柄与地面成30度,只见剑影在地上隐隐约约的晃动着,该韵茉的心里填了不少的底气,韵茉缓缓的向那石棺走去。

  猛地石棺的盖子向着韵茉飞了过来,韵茉闪躲不及跌倒在地,那个石棺盖子贴着韵茉的头皮飞了过去。

  韵茉还没有反应过来,还为刚才的惊险唏嘘是,从石棺中飞出了十二个草鬼婆(所谓的草鬼婆,就是民间的通灵的神婆,这些神婆中有的心术不正的,死前便会找寻一间阴气很重的墓塚,让自己死后躺在墓主人的棺材中,再点上聚魂香,就可以让自己死而不灭,灭而后存。而着几个草鬼婆都找到了这个墓塚,看来这个墓塚阴气真的很重,怪不得自己刚才进来时就浑身的不自在呢)

  %酷t匠\/网p正版“首发X

  那些草鬼婆离散的向韵茉飞来,韵茉用承影剑批了过去,可是这些草鬼婆都是些有形无实的东西,任凭韵茉怎么将她们斩碎,没一会就有合了起来。韵茉想用八卦镜照射它们,可是那些个草鬼婆躲的特别的快,它们就像一团气一样,用手抓不住,只能凭感觉。

  可是韵茉总是感觉不太对劲,感觉草鬼婆与自己对峙了力量好似有点小了,“不好,璎璎”韵茉叫了一声,立马向着外面跑了过去。就见一声凄叫,一只草鬼婆被上面的月光照到了,还有一只向着璎璎飞去,还没有等韵茉去动手,混元珠就发出了光,打散了草鬼婆。

  韵茉叹了一口气,刚才真的要把自己吓死了,如果凭自己的身手根本来不及跑过去就赢璎,现在至少她心里有了数,璎璎现在是安全的。

  这些剩下的草鬼婆,越发的激烈,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韵茉,此时的韵茉被草鬼婆围住了,,接着韵茉就感觉胸口闷得慌,头也有一点的晕,剩下的十个草鬼婆一直围着韵茉在打转。

  突然那些火把熄灭了,韵茉看不见任何的东西,这里现在是一片的黑暗,在这片突如其来的黑暗,韵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未知的东西永远到喜欢隐藏在黑暗中,人们的恐怖不是来自己面前这个人或者鬼的样子,一切皆因为它们在黑暗中,在你背后,在你看不见的视野中。

  黑暗中的韵茉手里紧紧的握着‘承影剑’,胸口捂着昊天镜,努力地凭感觉去发现草鬼婆的身影。

  韵茉还在寻找着草鬼婆,却不料自己的左臂和腿都被草鬼婆咬了一口,韵茉痛苦的差一点哭出来,这么说他都是一位女生,就算是女汉子(现在的说法)也比不上真汉子吧,这几口咬的疼痛度,就算是真汉子我估计也要流下他不愿流下的眼泪吧。

  正当韵茉无助的时候,墓塚里的火把又亮了起来,而且那些火与先前有了些许不同,刚才是呈黄色的火焰,现在那些火变得通红,而切火焰烧的特别的高,但是这火里还蕴含着一股子的浩然正气,不应该是草鬼婆搞的鬼,韵茉的心中甚是不解,她向前方看去,不知草鬼婆何时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大的草鬼婆,“看来她们也怕这些火,于是就都缩在了一起”韵茉自言自语道。

  就见大的草鬼婆向着韵茉铺了过来,看来这些草鬼婆是准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想和韵茉同归余烬。草鬼婆张大了它的那张似有似无的嘴,想包裹住韵茉,韵茉也已经吧剑指向了草鬼婆。一道火符飞进了草鬼婆的嘴里,顿时草鬼婆就叫喊着,接着就是一圈的火符包围住了草鬼婆,使得草鬼婆不能越界一步。

  韵茉赶紧的跑向了璎璎,她自己知道刚才的那道火符也只有一个人可以发挥这么大的威力,那就是五行天魂命理属火的那个人,可是现在她没有时间想那么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