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整村民走后那个教授对自己的学生说:“我们过于封建,要多接受现代知识的教育和普及”,说完就摇摇头去扎帐篷了。

  于是他们便驻扎在了那片森林的旁边,那天的天气很好,太阳很强烈,可就是那片森林仍旧一片黑暗,只有些许透过了树叶的缝隙照进来几点斑驳的光束,看着就让人浑身的不自在。

  中午是她们那些女学生做的,他们吃的热火朝天,晚上就有六名学生肚子疼还发烧,那和教授赶忙的打了120,叫了救护车过来,还有几个同学不放心自己也和那些生病的同学去了医院检查一下。那晚就剩下了九个人,六名男生,两名女生还有教授自己。还有些好心的村民就告诉教授,这里住不得人,还是走吧,那个教授那里回去听,还说这个只是水质的问题当,我刚才都测试过了水中重金属含量偏高了。后来村民也没有理他们,摇摇头就回去了。晚就有一名女生失踪了,开始他们只是以为那个女生去散步或者上厕所什么的,可是都快到下半夜了,还是没有回来。和她住一起的那个女生就着急跑去告诉了教授。后来她们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

  天渐渐的亮了,村里面都找遍了,也联系了那些回去的同学,也没听说她回去的消息。都不见那个女生的踪影,那个教授开始思考了村民的话,他不是不信,他想“作为教师自己一定要给学生个榜样,自己是过来人这些鬼怪的事情不知听了多少。”后来他就讲目标锁相了那片森林,他怕自己的学生再有人受伤或者失踪。而自己也要回学校亲自确认一下那个女孩到底有没有回去,后来他找到了水叔,你们水叔一向胆大。可是你们水叔一听是去那片森林的说什么也不去,后来那个教授答应给一千块钱。水叔才冲着钱去了那林子里,进去前还喝了二两酒。

  水叔进去了林子,四下里寻找,只发现都是些孩子的遗骨,水叔冲着那些个遗骨拜了拜“作孽啊,作孽啊”。后来水叔不忍看见这些孩纸的遗骨,想出去了。刚一掉头,就撞上了什么东西,这下水叔就郁闷了,刚才自己过来时还没有“难道。。。难道是鬼打墙”,想到这里水叔给自己撞了撞胆,鬼打墙没什么好怕的。他抬起了头看见了一双脚在半空中晃动着,水叔虽说胆大,遇到这事,他还是有些腿发软。再向上看去,就是那位失踪的女学生,上吊了,水叔连忙将她放了下来。探了探呼吸,已经没气了,尸体已经僵硬了。水叔艰难的将女生的尸体背了出来,累的水叔气喘吁吁,“虽然说僵硬的尸体比人要重,但也不至于这么人自己吃不消吧”。

  外面的学生就联系了教授,下午教授就来了,悲愤和懊悔写满了他的脸,在医院的同学也死了三个,对他来说是他带着些学生来的,自己就是间接地凶手,接着他们就回到了城里。后来村子里有人进城走亲戚打听过他们,就听说那次回来后教授就辞职了,那些学生就不知道了。

  不久过后,水叔就换上了病,开始就是有咳嗽,后来就直接咳出了血。用什么方法都不管用,没过几天水叔就死了,好事不来,坏死一桩有一幢的,水叔死后两个孩子没有人照顾(这两个小孩是水叔老来得子,疼的要命),就被水生收养了,后来没有注意,那两个孩子就在森林前面的小河里淹死了,照理来说那个小河,还不足把孩子淹死,诶,也该那两个孩子倒霉,后来就把那两个孩子的尸体也扔到了,那个森林里面,苦命的孩子。

  从那以后森林中就不断地传出小孩子的哭声,还有嬉戏闹闹的声音。。。。。。不久就有小孩说看见了,水叔家的那两个小孩,接着就发高烧,然后就有年轻人失踪了。剩下的人都搬出去了,只剩下了,我们这下老头老太了。

  ;最T!新‘章节上酷N0匠网

  听说是那些孩子往死,不能去投胎,只好找到替身,可是替身哪有那么好找,所以那些人一个接一个的失踪,都不符合替身的要求,只能让那怨气越来越重。你们那天晚上遇见的小孩应该就是水叔家的小孩了。

  李婶说道了这里,就看见璐璐将小胖的胳臂拽的更加的紧的,冬天的凉风从门缝中吹来,让小胖和璐璐颤栗了一下,就连在一旁的水生叔也裹紧了大衣。

  李婶又讲到“我估计那两个孩子是找上你们了,我和水生每天夜里都在你们门口守着,怕他们来害你们,前两天晚上还好,可今天到了除夕夜,是鬼过年了日子,阴差也都不回去来了,我觉得他们今晚就该行动了。”

  “那前几天水叔怎么还和我通电话,让我回来的”小胖问道李婶“你也知道你小的时候和水叔有多熟,你的生辰八字他能不知道?一定是水根拉你回来做替身的”李婶坚决的说道小胖围在火堆旁不断的打着寒颤,虽然身体不冷了,但是他的心已经凉到底了。

  “熬过今晚,明天一早你们就回去吧,城里的路途远,那两个小鬼是不会找到你们的”水生叔对着小胖和璐璐说道门外的风越来越大了,雪已经慢慢的飘了起来,地开始变白了。突然李婶道:“我去村子里找几个老人来陪你们聊聊天,也好人气足一点,撑到天亮就好。”说完李婶起身就出去了待李婶一走小胖就问道水根叔:“叔你说你怎么叫李婶嫂子,他和水叔有关系吗?”

  水生并没有立刻回答小胖的话,他捡起了地上的马刀,抵在了门口。水生似乎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和嘻嘻哈哈的笑声。从门缝中看去什么也没有。

  此时水生才放心的回到:“也没什么关系,村子中到没有什么人了,我们两就合起来住了,按照岁数差不多就叫嫂子吧”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了,水生紧紧的握着马刀,丝毫不敢怠慢。小胖和璐璐蜷缩在火堆旁边,一阵一阵的风吹进来,火开始变小了,水生紧握马刀,哽咽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向门口踱去,此时的笑声越来越大了,放佛就在耳边。。。。。。。

  当晓丽讲到这里,那个鬼蜮的大门已经彻底的打开了,就是绿儿当年睡得床,床上了木板被掀了起来,泛出红光,红色的光溢满了宿舍,只见红光顿时像漩涡一样在回旋,一下子就将韵茉,璎璎晓丽四人吸了进去,门口有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一切。

  韵茉用力的将晓丽和小雯推了出去,让他们快速逃去。于是,只有韵茉和璎璎进入了鬼蜮之中,韵茉和璎璎相视而笑,她们知道此去很凶险,现在至少救了晓丽和小雯。

  这时晓丽和小雯快速的出了401的门,向宿舍楼下跑去,突然红衣女鬼出现在她们面前,她们被吓了一跳,就分头跑去,正当晓丽奔向楼下大厅时,消防栓的玻璃碎了,消防栓的头子向晓丽的头砸去,晓丽被砸到在地,鲜血染红一大片,晓丽的神智还有些清醒,想努力的爬起来,却感觉有人压制着她,让她动弹不得。那个消防栓头子有凌空向晓丽的手砸去,手上几乎看不见什么肉了,白色的骨头清晰可见,血肉已成浆糊了,晓丽的叫声传遍栋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