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的几章几乎都在回忆,接下来回忆会很少,故事到这里才真真的开始,到底学校的结果会不会和当年一样,韵茉和璎璎又会不会找到五行属火之人,她们的命运将如何,让她们何去何从,那么接下来就耐心的看吧,还有都写那些看我书的人,我一定会好好的努力的)

  一路的颠簸,韵茉和璎璎终于来到了学校,她们看到学校还算是正常,她们那可悬着的心终于算是落下了。

  但是韵茉的心里一直还为璎璎担心着,她怕璎璎的命回合上灵族的前面的族长一样,殉道于上灵族。但奶奶也说了人个有命连上灵族的上界圣女都没有改变,自己又能改变的了什么呢?她认为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的保护璎璎,和替她默默的祈祷。

  _@酷匠网&8永久。¤免{费☆'看-小)W说C

  韵茉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出,奶奶的话语。你在想什么呢这么的入神,璎璎弹了一下韵茉的脑壳,把韵茉从烦乱的思绪心中拉了回来。

  “没。。没什么”韵茉回到,“你打电话给晓丽了吗?”

  “还没,我猜啊,她们一定在宿舍睡懒觉呢,今天礼拜天,她们才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赖床机会,特别是晓丽”璎璎吐着舌头说道韵茉和璎璎来到宿舍,真如璎璎所料,晓丽那头懒猪真的在宿舍睡懒觉,但却不见小雯的踪影。

  “晓丽。。。晓丽。。。。。你别睡了”韵茉已经过去拉晓丽起床了“咦,韵茉,你们回来啦”晓丽半醒半睡的说着,接着又把头埋在了被子里。

  “别睡了,小雯不见了”韵茉有了些许焦急,她再次的去拉晓丽“小雯啊,昨天我们还没逛完街呢,他就说肚子疼,估计那个来了吧,后来我就把她送回家了,她昨晚还打电话给我说不疼了叫我放心,她现在估计也在家里睡觉了吧”说完晓丽又沉沉的睡去,这次韵茉没有去拉问她了,韵茉放心了许多,是她自己多虑了,小雯没有事。

  韵茉刚才之所有会焦急,就因为她刚才想到了那晚在操场上的小雯。

  不知怎么的虽说小雯没事,但自己的心里还有一些隐隐的担心。她自己又说不上来什么原因。只好等到晚上自己再去操场看一圈吧,韵茉的心中这样想着。

  就这样韵茉从这压抑的下午过来了,天色渐渐地暗淡了下来,夜色如期而至,韵茉吃罢晚饭后独自一人来到了操场。在操场韵茉看见了一人的身影,她好熟悉,‘啊’韵茉惊了一下,那不是小雯吗。

  “小雯。。。小雯。。。。小雯”韵茉在那个身影后拼了命的喊着,那个人影就像没有听见一样。仿佛隔绝于两个空间一样,此时,那个身影已经进入了操场的深处,那个都是坟墓的地方。韵茉也想跟过去可她不知道怎么就动不了了,任凭韵茉在怎么的努力就是动不了。就好像被人点了穴一样。她只能在远处看着:那个貌似小雯的身影,一步一步缓缓地向操场深处走去。突然间操场的那片地方便的通白,一时间又变得通红,红白之间来回的变换,红中透着白,白中有着几抹红。那个身影走到,第一座坟前就被一只绿色的手拉了过去,韵茉还在喊着小雯,这次她连声音都发不出了,韵茉焦急如焚。

  然后,韵茉看到一大群幽魂野鬼吧那个身影围着,那个身影一丝的害怕都没有,还在向前走去,突然那个身影在一座新坟边上就停了下来,说是一座新坟可只是一个可以埋人的坑而已。就在韵茉想着怎么办的时候看见了那个身影转了过来,冲着韵茉笑着,一下只跳入了坑中,那人不是小雯还能是谁。韵茉急的就跑了过去,她发现自己终于能动了,就跟着小雯一起跳入了那座新坟中,新坟旁边的两抔土迅速掩埋了那个坑。

  韵茉放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背景是红色的,韵茉看见小雯趴在一张桌子上写着什么,韵茉走了过去,却看见小雯猛地回过头来死死的盯着自己看,看的韵茉毛骨悚然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此时的小雯的眼神涣散,白色的眼球上布满了血丝,整个眼睛像是冲了血一样。面色也是一样的惨白,和这红色的背景相互映衬着,正符合了她在外面看到的那样红中有着白。

  韵茉颤抖了一下双唇:“小雯,你在干什么”?

  “她们说我误闯入了她们的地方,大扰了她们,让我抄上一千遍的对不起,说着并用手指指着后面一大群的那东西,还用毛笔蘸着自己左手手腕上静脉的血。

  就在她举笔的刹那间,小雯的左手的手指掉了下来,接着是那充满血痕的眼球,血泪从两边的面颊流了下了来,一直滴在了地上,椅子散了,小雯的身体也散落了一地。嘴中还说着“闲人莫进,对不起。”手还抓着韵茉的腿,韵茉尖叫了起来。

  突然韵茉醒来了“我不是在坟墓中的吗?怎么在这里”她满头大汗的说道。说完,韵茉抬起了头像操场深处望去,小雯的尸体被挂在了那里,韵茉摸着泪水奔了过去,小雯的尸体又不见了,韵茉四处望去,寻找着小雯。一回头,韵茉正好和小雯来了个面对面,韵茉尖叫了一声,继而尸体又消失了。

  韵茉向坟场看去,在那座坟墓旁,又多了几个几座新坟,墓碑上鲜明大字,璎璎之墓,韵茉之墓,晓丽之墓。韵茉几近晕厥过去,她拿出了‘八卦昊天镜’向空中扔去,这一切都消失了,没有坟场没有尸体,韵茉晕了过去。

  当韵茉醒来时,自己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她看见璎璎,晓丽,小雯完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开心的笑着。

  “你吓死我们了,你还笑得出来,你知道啊,昨天你从奶奶那,一回来就发高烧,然后就晕倒了,你昏迷了一天一夜”璎璎焦急的说到。

  “还好虚惊了一场,你们没事就好”

  “我们能有什么事啊,到是你,你怎么就发高烧了”小雯拉着韵茉的手着。

  “我做了一个悠长而又恐怖的梦。。。。。。。。。。”韵茉不有讲出梦的内容,她做的就是紧紧地拉着小雯的手,这个感觉让她觉得这一切才是真实的,那个梦是一场梦,一场恐怖的梦,她个自己的定义就是自己最近太过累了,大脑负担太多,自己只是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承受的住怎么沉重的是,她觉得仿佛整个学校,乃至整个世界的存亡都在自己的肩上。

  她现在的就是需要好好的休息,让自己那绷紧的弦,好好地放松一下,想完就沉沉的睡去了。璎璎她们也没有去她打扰她,她们也知道,面前躺着的女生,实在肩负的太多,她需要的就是休息,那她们几个能做的就是照顾这个‘顶梁柱’。

  小雯和晓丽去买饭了,而璎璎一直坐在韵茉的身旁定时的测着她的体温。

  当韵茉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她看到晓丽她们早就把饭菜准备好了,自己心中一阵的感到。

  “韵茉你想拉,来吃饭了,我们正等你呢”璎璎对韵茉说“是啊是啊,就等醒了,你的烧已经退了,护士说你醒来就可以出院了,为了庆祝你的出院小雯去买了蛋糕”晓丽说此时的额小雯正在切着蛋糕,温馨传满了这个房间。吃完之后她们就会了宿舍,她们三个也已经累到不行了,昨天守在韵茉身旁,没有一个人合眼的。此时她们见到了床就像饥饿的人见到了面包一样,沉沉的睡去。

  只剩韵茉一人还在想着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