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门正对门的墙壁下是一张全金的宽长椅子,靠背上有两只栩栩如生的仙鹤踩着祥云相对而刻,中间拱着一棵硕大的红色宝石如太阳般,火光经过它的反射两的让人睁不开眼。进门后两旁各放了五张黄梨木的靠椅,中间加了四张小点的茶桌,两边靠椅的后面呈弧形各站了十个青玉刻成的一米高的童男童女,每个角度的小玉人都目不斜视的看向整个墓室的中央部分。

  在大寨主面对的正前方有一个雕刻精美的小石床呈南北放着,石床的四只脚上刻着四条盘旋而上的大蛇,蛇头刚好伸出石床三十公分。蛇头都稍稍仰起朝着石床中央张开嘴,每个蛇嘴里都放着一颗闪闪发亮的夜明珠,照着石床中央的一个长七十公分,宽三十公分的黄玉盒子,盒子四周好像还摆有四个东西。大寨主走上去驻足观看,这个盒子特别吸引人,上面用隶书写着‘天道轮回’四个字,四周还刻着东西,却和周围放的那四个翡翠摆件一样,分别是青龙白虎和朱雀玄武。

  他又抬头看了看两边,在玉人和靠椅之间那不大的空间里,各放着两尊铜制蹲下仰起头的老虎,有一米二左右。大寨主要过一支火把走向右边的老虎,伸出火把往老虎嘴里一放,顷刻间那虎嘴一亮,原来是青铜做的虎式灯。几人分开把其余几盏全部点着,一共是六盏,用盏好像不合适,应该用尊比较贴切。

  这时正厅里面的东西全都呈现在几人面前,在亮如白昼的灯光下,八个人没有一个人说话,都静静的欣赏着可能再也不会见到的画面,众人看的如痴如醉,忘记了一切。大寨主所站的右侧玉人之后,在一个石座上有一个用大块绿色石头刻成的波浪,上面一条通体红色的玉制大鲤鱼正跃然而上,高低竟和虎灯一般。一尊铜制虎式灯就在后面,闪动的火苗透过鱼身,那红色的玉鱼如同活了般蠢蠢欲动,周围的地方还有一些其它金银玉等物件。

  看#正IN版章(k节上酷O匠网!;

  左侧的玉人后有一辆铜制马车,由双马所拉,全长两米八左右,马车里侧依然是虎式灯一尊。那车轮车身上镶嵌的金银玉石经过火光的照射而闪闪发亮,竟如飞驰的真车般,旁边也是金银玉等物件堆的满地都是,这样的气场无疑将每个人的信念都震碎了。

  二寨主站在那青玉人旁边用手摸着玉人的头忘记了一切,眼中全是无尽的贪婪,一个声音不合时宜的传来,虽然他无比厌恶但还是再转过身的瞬间换上了另一幅嘴脸。

  大寨主首先想到了一会即将面临的问题,刚才那间屋子的东西他大概看了一下就觉得非同寻常,就想到正厅会有好东西。没想到这不光是好,在他感觉简直就是难以启及的奢华,这么多的好东西必须要提前想好放在哪。再有就是兄弟们中间肯定有些鸟人,此事必须要一个亲近之人去办,大寨主环视了一圈的兄弟之后心说也只能如此了。他干咳一声,见所有兄弟都会过了神,就说:“这里的东西大家都看见了,就算我们兄弟什么都不干也够我们逍遥几世了,但是放在这里太过显眼,假如让人发现岂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所以我做了个决定。老五,你上去带兄弟们下来,提前知会一声别他妈手脚不干净,要不然别说我不讲情面,让盯梢的眼睛放亮点,去吧。老鼠,你去将那间石门打开,小心点。老二,你随后挑选几个可靠之人把东西搬走,至于往哪搬容我在斟酌斟酌。”

  大寨主一边深思不觉走到石床边,随即用手一指,一随从既上前打开黄玉石盒,二寨主上前看着那打开的黄玉盒子说:“整的这么大,竟然装了个小鬼,妈的,大哥你看这是。”往那盒中看去,却见小小的白骨上盖着一片金色的绸缎,上面写着‘平安升天’四个大点的字,旁边的小字隐约可以看见写着高祖长生之法器,初为一樵夫所得等字样。正想细看突然听五寨主叫了一声大哥,紧跟着踢进来一个人。

  那人哎呦一声扑在地上滚了两圈,待抬头才发现原来是老鼠。就见五寨主上前踩着老鼠说:“大哥,这家伙把西室门打开了不说,还拿了东西,虽然他是我带上山不假,但做事不能坏了规矩。”

  老鼠跪在地上颤声求饶道:“大寨主我是一时发晕,你就原谅我吧大寨主,我再也不敢了,大寨主……。”

  见所有兄弟都下来了,大寨主历声道:“过来。”

  老鼠爬起来走到大寨主跟前马上跪下又磕头求饶。大寨主:“刚说过你就忘了,都拿了什么?”

  老鼠吓得趴在地上不敢抬头颤声道:“回大寨主,就拿了一个棋子,我只想多看一会,又放那了。”

  大寨主没有理会他,又问了一句:“还有什么?”威严的声音似乎有一种力量,吓的老鼠哆哆嗦嗦的从腰里又拿出来一个棋子伸手递出。

  大寨主电光火石间拔出佩剑一闪又回剑入鞘,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墓室,却见老鼠的一只手齐腕而断掉在地上。大寨主捡起断手走到正墙下用那断掉的手在墙上写了个‘岳’字转身道:“我岳海天做事讲的就是规矩,既然大家都是我的兄弟,就要守我的规矩,不懂规矩者如此。这里的东西全为整个山寨和兄弟们所有,有异心者必诸,到时别说我岳海天不讲情面。”站在下面的二寨主脸不自在的抽了一下,大寨主又看着老鼠说,“念你在此事中有功,姑且就饶你一命。”

  老鼠忍者痛说了声:“谢大寨主不杀之恩。”

  岳海天说完将断手踩在脚下,走到石床前看着那黄玉盒子心想:里面安放的小孩是谁呢,这么多的好东西全都用来陪葬,就除了那平安王几个字再也没有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里面还提到了高祖刘邦长生什么的。他伸手去拿那写了字的黄绸缎,不曾想一碰之下全成了灰烬,不禁暗骂了一声。又仔细看这个装了小人的小棺椁,四面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画的简洁流畅,盖上的‘天道轮回’四个字刚劲有力,这是个什么东西呢,只在心里想着此物绝非凡品。

  岳海天沉思着又去左室看了一下,开门就见一张紫檀木香桌、两把黄梨木靠椅相对而放,桌上有文房四宝一套,全是上等玉做,旁边有柄玉如意和一套白玉茶具。两卷画轴放在一个精美的墨玉支架上,进门的左侧有一个铜鼎,两边各站了一个铜制童男童女。右侧里面一个巨大的玉屏风美艳绝伦,看的岳海天胸口起伏不定,走进去后见里面摆了一张金制小床,镀金制侍女八尊分站在床边,洗漱生活用具全是金银铜制,极尽奢华。

  岳海天又疾步走到西室,门已打开,那有一张青铜做成的棋盘桌,上面放着黄金和乌金制成的棋子,整个墓室在火把照耀之下金光闪闪人已睁不开眼。岳海天走出墓室将二寨主,五寨主叫到跟前,想了一会说道:“老二老五,没想到这地方竟是如此奢华,你二人速速找几个兄弟将东西搬到上次我和老五藏身的地方。人一定要少更要可靠,尽快搬走免的夜长梦多,我这几日带其他兄弟在城外为你二人把风,记住凡有异心者不能手软。老五,上次你我二人在武寨府让人追杀时我们藏身的山洞还记得吗?”

  五寨主犹豫了一下:“知道是知道,不过大哥,离山寨那么远兄弟以为那个地方是否合适呢?“岳海天果断的说:“我心中有数,你们只管去办,尔等尽快,五日后必须搬完,那个装人的玉石澡盆子一样的东西小心点,给我留好了。”

  老二老五抱拳道:”是,大哥。”老二老五共挑完了十余人留下。岳海天则带着其他人离开,老鼠悻悻的跟在后面不舍的离去。

  是夜二寨主和五寨主领着十余人将黄玉石盒及一批金器,运到了一个土坡围成的约三百顷的盆地里。这里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洞非常隐蔽,众人放好东西后,老二把老五叫到一旁问老五:“五弟,这地方离村子这么近,老大难道不怕别人发现吗?”

  老五沉思了一下又笑着说:“这地方在这里听大哥说是禁地,上次我俩杀了那个地主后他儿子领人追到此处就不敢在踏入半步,当时还是我发现这个洞的。”

  老二看着老五深沉的说:“你觉的老大做事如何?”

  这话把老五问的莫名其妙,老二挠挠头问道:“二哥,恕兄弟愚昧,不知此话怎讲?”

  老二眼珠一转,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的说:“五弟可曾想过,老三从我们在一起到现在武功突飞猛进,而你可曾得到过老大的一次指点,你不觉得有些不公平吗?”

  见老五低头不语,老二又道:“这次发现这个肥肉,不是你将老鼠引见到山寨,能捡到肉吗?他不光斩了老鼠的手,还在墙上写下岳字,分明是想独吞。想我们结拜以来,只要我们俩人做事,他何时放心过,山寨里来的女人,明知道我想要、他却横插一脚,这是兄弟所为吗?只怕这次完事之后,我们就要在阴曹地府相见了。”

  老五惊恐的抬起头不自然的笑了笑:“二哥,你说的是有些道理,但我想大哥不是那种人,应该不会做的如此之绝吧。”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五味老树说:

我知道很多朋友都喜欢看一些带有情色的东西,但老树就是写不来那些。不去管他了,用自己的方式将故事进行到底,虽然能留下的朋友可能不会太多,但至少他们都是理解我的人。

喜欢就追一下,是知己就多撸撸,感觉可以了就赏点什么,老树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