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步步惊魂

  浓郁的林子里,几个方向的树上各站了一个人放哨,地面上有一个土堆,一些人不停的上上下下,那土堆不停的变大,土堆旁的地上坐着一个壮汉,身边围了几个人。坑里突然传来一声大骂:“去你妈的,还说是祖传的手艺,挖了半天挖到墙上了。”

  又一个声音献媚道:“二寨主,主要是这墓做的和别的不一样,您消消气,容我再探一番。”

  二寨主:“他妈的快点。”转身又对身旁一男子说:“老五,上去让大哥再稍等片刻。”

  老五顺着挖开的斜坡走上去,那手艺人过来抱拳道:“二寨主,由此往前再挖两步必进墓道。”

  二寨主冷笑一声:“老鼠,姑且再信你一次,这回再出错,不等大哥发话,我先割了你的舌头。”

  老鼠却是面带喜色:“错不了二寨主,这肯定是个大家伙,一会您看是不是多给我赏点。”

  二寨主面色一沉:“老鼠,你上山也有段时日了吧,规矩还让我给你说几遍。”说完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老鼠。

  看的老鼠不自在忙转身吆喝:“就从这挖,快。”末了又撇撇嘴暗骂,你妈狗日的。

  两步的距离很快挖到了,老鼠上前一步拿着浸过水的布子对前面几人说:“兄弟们都把嘴包上,挖通了赶紧退后。”

  老鼠退到二寨主身后,二寨主:“去请大哥下来。”

  老鼠走出土坑来到大寨主前抱拳:“大寨主,二寨主请你下去。”

  大寨主点点头问旁边一男子:“城中还有什么风声。”

  男子恭敬的说:“那狗郡守让下人尽快物色武艺高强之人,并许以钱财奉禄,这几日城中巡查的兵卒明显多了,还有三寨主说他想上山,不想在这呆,别的再没了。”

  大寨主大手一挥:“叫他给我老实点,再探。”转身便走下大坑,那男子便出林而去。

  此时洞已挖开了,那墓道又拐弯往里,老鼠从上面赶了四头大猪下来立在旁边。二寨主见大寨主下来上前一步抱拳道:“大哥洞口刚挖开,老鼠他妈的探错了,弄的歪歪扭扭的,等尸气跑一会,再让此猪开道,可保万全。”

  约一柱香的时间后,几名属下在老鼠的带领下上前将洞口扩大,又点了火把扔进去等烧完后确认已无尸气,遂将猪赶了一头进去。那猪从挖好的道拐入墓道后老鼠在猪屁股上用刀身使劲拍了一下,又在外面用刀敲击墓道的石壁。

  那猪疼的在墓道里来回窜,只听里面砰砰的响声不断,还有猪的惨叫声一闪而过,就见墓道正对着那刚挖的土墙面上亦插入有不下百余支箭。老鼠等声音停了趴在墓口一看,那猪已经快成刺猬了,老鼠又将另一头猪赶进去,片刻又是猪的一声惨叫后就没了动静。

  老鼠拿起火把点着看第二只猪已经到了石门前,想着也应该安全了,遂一马当先走了进去,见那猪竟变成了黑色,老鼠大喊:“兄弟们小心别碰箭头,有毒。”后来的人便用兵器将箭拨到一边。

  进去有六米又是一道石门,老鼠看了一下眼珠一转对后面的人说:“进去后别乱动,我去禀报大寨主。”

  将火把递给其他人后就退了出去,老鼠走出墓道见大寨主,二寨主,五寨主都在,遂上前抱拳还未说话,二寨主便问:“里面可有宝物。”

  老鼠看看大寨主见其点头便说:“大寨主,依小的看此墓定是贵人之墓,这种机关及毒箭非一般人所能受用。”

  刚说完就听里面传来一声惨叫,老鼠在扭过头的一瞬狡猾的笑了一下,大寨主却带头走了进去。里面刚想出来的几人立马停下让开,站在那里腿脚发颤,老鼠在大寨主身后说:“大寨主,可能还有机关我来探路吧!”

  墓室的门被推的半开,一人胳膊被齐肘切断,那人已断气,还是毒。老鼠此时心里也没底了,刚想着石门肯定有机关,没想到这主家太狠了,接下来指不定还有啥。在那犹豫了一下,就听大寨主厉声道:“怎么了,闪开。”

  老鼠心一横忙说:“没事大寨主,我来开道。”

  便伸手推开石门,见无其它便要来一支火把站在门口,又让人赶了一头猪进去。还没走多远猪就不见了,就听地底下传来了猪的一声惨叫声。大寨主心中一惊,心说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此处又是进去的必经之路,这该如何是好。老鼠却是成竹在胸的冷笑一声:“这都是小把戏,叫翻井,大寨主稍安勿躁,我来破它。”

  老鼠让人在上面树林砍了几根六尺长,胳膊粗细的树,下来后平铺在那块翻井的石板上,踩着就走了进去。老鼠站在里面喊道:“大寨主不要着急,诸位兄弟慢点,我再看看别处。”

  时间不长老鼠就检查完毕,出来对众人说:“大家进去后都小心点,我已经用树枝做了记号,那些地方千万不敢踩。”

  大寨主扭头对众人说:“老鼠的话都记好了,再有就是进去了手脚都放干净点,走。”

  后面的人依次而入,只见地上好多地方都放了树枝,二十几个人小心翼翼的进来后,火把照的墓内亮如白昼。五寨主环视了一圈道:“还指望着发个小财,这么大点地方能有啥。”

  二寨主也是不以为然:“这地方怎会如此别扭,地方小你弄成一般的就行,非要整的跟宫殿一样。”

  大寨主看了一眼墓中间的亭子后,绕过去站在正对墓门的那座宫殿前,两边的石门他只看了一眼,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只有正厅才会放最好的东西。抬头见上面写着‘平安王府’,上前几步便推开门刚想走进去,却感觉头顶有东西掉下来,忙往后一退,就见上面有一个卷轴由上往下展开,长宽刚好挡住进去的门。那画轴上初看是一幅脸谱画像,再看却是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根本看不清楚,大寨主指了指身旁的一个随从说;“偷天眼,这些东西要只有你最精,去看看。”

  偷天眼上去先远看了一会,又走到跟前看,眼睛都快贴上去了,突然他转过身哈哈大笑起来。大寨主心中立刻有了不好的感觉,仔细一看偷天眼的眼睛竟然变成了红色,还没细看那家伙就跟着了魔一样就冲着人扑上来。大寨主一闪身,偷天眼又扑向另一个兄弟,那兄弟闪身一躲飞脚一踢,偷天眼重心不稳往旁边挪了几步,众目睽睽之下就见地面上有一个石板凭空转了一圈,之后就不见了偷天眼,却是踩在翻井上,一声惨叫后众人忙看看自己脚下。大寨主叫了一声:“老鼠,这是什么东西。”

  老鼠慢慢走上来,诺诺的说:“这个我也没见过,不过曾经听师傅说过一种叫‘迷魂幡’的机关,说的就是人看的时间长了就会走火入魔,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东西。”

  酷t匠.网$(正版首B发$

  大寨主看着那个‘迷魂幡’说:“可有解法。”

  老鼠不太肯定的说:“应该是不看它就没什么事。”

  旁边一个随从对着大寨主抱了一拳道:“大寨主,这有何难,我去开路。”

  随从拔刀上前对着‘迷魂幡’一阵猛砍,掉是掉了,哪知道‘迷魂幡’一抖之下好似落了灰尘般泛起黄色的烟雾,老鼠大喊:“快退,有毒。”

  众人忙退到洞口,刚才的随从脸色发白虚汗直流,老鼠从腰间掏出一个东西让吃了下去,那随从没一会就缓了过来。大寨主心中冒火:什么东西都没拿到就折了两个兄弟,他妈的。遂问老鼠:“老鼠,此地还能再进否。”

  老鼠心里也没底,但又不想失了面子,就说:“‘迷魂幡’浇些水就可以破,至于其他的机关就得再去看看了。”

  大寨主看着兄弟们胆战心惊的表情就说:“一会功夫就少去几个兄弟,这肉我非要吃了它不可,他妈的。”

  歇了一会后,大寨主、老鼠、老二、老五还有四个随从又下去了。他们先从右手侧走上去,到了那个石门前,老鼠用一根粗棍子把门顶开等了一会,见没什么动静就拿着火把走了进去。老鼠左右看了看,虽然没见什么异常但是也不敢乱动,里面的东西确实很诱人,但保不准又会冒出个什么机关,把命搭进去就划不来了。正想出去见大寨主进来了,看了几眼几人直接就去了正厅,所有人都用湿布裹着鼻子和嘴,随从用水浇到‘迷魂幡’上后,又拿棍子挑了出去,老鼠稍微低下头首先走了进去。

  等了一会见没有动静,大寨主犹豫了一下就走了进去,身后跟着两个随从,下一刻只见三人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身后又跟着进来了二寨主和五寨主几人,还是同一个姿势停了好一会,大寨主感叹道:“活了这么些年,今天才算是开眼界了啊!”

  其他几人傻愣愣的四处看着,嘴里附和道:“是啊是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五味老树 说:

我知道很多朋友都喜欢看一些带有情色的东西,但老树就是写不来那些。不去管他了,用自己的方式将故事进行到底,虽然能留下的朋友可能不会太多,但至少他们都是理解我的人。

喜欢就追一下,是知己就多撸撸,感觉可以了就赏点什么,老树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