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表哥在村口急的转圈,却见镇远急急忙忙跑了过来,表哥指着他怒骂:“我准备数十下,你不来我就走了,今不会又碰见怪物了吧。”

  镇远痛苦的说:“财神,把我疼死咧,赶紧走。”

  两人便小跑而行,却见镇远左腿一跛一跛的。表哥开玩笑说:“镇远,狗把你咬了得是,麻利些。”

  镇远扭头看着他:“你咋知道,叫我下午回去把渥狗日的弄死去。”

  表哥一乐:“真是狗咬的,那狗撵你你应该跑的快么,咋到现在了。”

  镇远显得很无奈:“学校要往西肯定近,我刚出门渥货就从东边扑过来咧,我赶紧提了半截子砖,谁知道渥货跟疯了一样就不害怕,光想着往上扑,把我撵到村西头硬硬咬了一口,叫我把眼睛给砸了一下才跑咧,你想绕了多大一圈。”

  表哥忙说:“你烧狗毛了没。”

  镇远无奈:“就算没咬我,我也撵不上渥狗日的,还拔谁的毛哩。”

  表哥:“你现在赶紧往回走,把狗寻见,剪一撮毛一烧,把灰抹到伤口上,你就不会得狂犬病了。”

  这个土办法在本地都知道,而且很管用。镇远拉着表哥:“财东,去请个假陪我一起回去。”说完做痛苦状,感觉好像特别难受。

  表哥:“再不要装了,走,一块请假,你就说头晕难受走不成,咱借个自行车回去。”

  二人去请假,镇远向老师展示了已经有些微微红肿的左腿。老师语重心长的说:“别的我也不想多说,马上考试了,你们好自为知。”

  表哥骑自行车驼着镇远往回走,这会比较凉快,农忙的人们都抓紧时间多干点。表哥骑着车子怎么突然觉得不对劲,一抬头吓了一跳,赶紧停下。就见前面的路上,土灰色的,黄色带黑点的,绿色的蛇有大有小数量众多,差不多有四五十条,把本就不宽的路面占的满满的。表哥有些担心的说:“镇远我咋觉得这些东西是来寻你的。”

  镇远一听就急了:“狗日的还吓人哩,叫我一会去把老窝给端了去。”

  说完就捡起路边的土块就扔了过去,表哥本想放好车子帮忙,但一想到昨天的一幕便心有余悸。镇远却兴致高昂,扔一个土疙瘩骂一声,地里有干活的人以为在干什么,有几个还过来看,其中就有癞子。所幸蛇群已经散开准备离去,有一些已经钻进了麦子地,然而镇远却不依不饶,手里却因为没东西急的转圈,左右看看便三两下爬上一颗杨树,折下一根两米长的树枝下来,撸掉树叶就一跛一跛的冲上前去大骂:“狗日的吓你爷哩。”

  表哥挡都挡不住,只见镇远犹如神兵天降,手持神鞭一下两下……。那跑不及的蛇只要被树枝抽上,便疼的马上缩成一团,村里的几人都说话了:“镇远真胆大……镇远二的很……比法海都厉害。”

  镇远看着地上二十几条不停抽缩的蛇说:“就这一招,来多少弄它多少。”此刻镇远说的豪情万丈,而表哥却在内心深处隐隐感到不安。

  两人到了镇远的家,只有他奶奶在,其余人都去收麦子了。奶奶问他回来干啥,镇远说没什么,就叫上表哥和他出去了,进了咬他的狗的人家后,也是只有一个老太太在。镇远叫了声奶奶,说明来意后,老太太说话了:“娃呀,你这两天得是惹谁了,身上不干净的很。”

  镇远也听不明白老太太说的什么意思,只是说要狗毛。老太太喊了一声狗的名字,那只狗就从他们两人身后窜了出来,镇选吓了一跳,却见那狗跟在老太太身后,老太太找了一把剪刀剪下狗毛给了镇远,两人就转身离去。那大狗却连声都不吭,老太太却看着镇远的背影说:“这娃,底干了啥了,不行,一会忙完了叫我去他屋里一下。”

  镇远回家里把毛烧了往伤口上一敷,随便找布子一包就准备走,谁知道让奶奶看见了,心疼的拉着镇远问是谁家狗咬的就要去找,镇远说没事都好了,但奶奶非要知道是谁家的狗,不说还不让走,镇远无奈只好说了,临走前说我都好了,劝奶奶别去找人。出了门两人忙往学校赶,所幸的是路上再没有碰见那些东西。

  早晨下课的时候,镇远,表哥还有昨天一起的两个同学坐在教室后面,镇远眉飞色舞的讲述着早晨的事,末了还放出狠话要去端掉蛇的老窝。其中一个同学说:“镇远,我家还有一撮子雷管哩,拿上两三根就把它解决了。”

  表哥因为整天和镇远在一起,这几天能明显感觉到镇远的火气有些太大,再有就是早晨剪狗毛老太太讲的话,表哥听的似懂非懂,反正觉得那不是好话。这会赶紧劝:“行了,那东西邪的很,都不要再别去了。”

  谁知道镇远兴致高昂:“哎呀财东,以前还没发现你咋还是个软蛋,几个毛毛虫看把你吓的。”

  表哥:“你不是说还有个怪蛇哩,渥可能还是个保护动物,就不要去招惹了。”

  提到了怪蛇,镇远想起那瞬间的恐惧,不过下一刻镇远下了一个让他来不及后悔的决定,镇远对着那个同学说:“怪蛇,我中午就把它提着给大家看看,走,一会放学去在你家把雷管一取,咱去把它拾掇咧。”

  %r最☆,新x章节U3上酷匠网@n

  表哥坐在教室里有些心不在焉,想着怎么才能劝住镇远……。老师发现表哥的异常便罚他站在后面直到放学。表哥整理好书包已不见了镇远和那个有雷管的同学,一问才知道已经走了。表哥便急急忙忙往回走,到家把书包一放就准备走,被舅舅挡住干了一会农活,耽搁了有十几分钟,表哥便向坡墚跑去。

  镇远和同学借了辆自行车回家拿了四根雷管和两节电池便来到老井旁。十点多天也热起来了,也到了吃饭时间,地里的人这会不是很多,镇远也摸清了雷管的使用方法。两人找了根棍子来到蛇窝,洞口什么也没有,镇远用棍子把接好线的雷管顶了进去,下一刻洞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可能感觉到了危险,乱哄哄往外挤。镇远用棍子把雷管塞了有五十公分,都能看见几条蛇同时快出洞口了,他忙用棍子一搅马上闪到一边,掏出一节电池就把一根红色和另一根蓝色的炮线准备接上,却有一条土灰色的大蛇游了出来就冲着镇远而来,镇远沉着冷静笑了笑把线接上,妈的雷管咋没响,眼看着那大蛇张开大嘴就咬了上来,镇远的嘴巴张的更大。

  却见那同学一树枝抽下来喊道:“傻b,得两节电池。”

  镇远忙又掏出另一节接上线,轰一声炸响了。表哥跑过来一看那坡墚竟然塌了一块下来,只听同学骂:“狗日的,再多点就把我炸死了。”

  镇远一看乐了,这家伙站的有点靠洞口,所以被一小股气浪夹着土喷的满身都是。表哥:“你俩个二球跑得快,都没有事吧?”

  镇远拉着同学走到地边说没事,几人看向那塌下的土坡,镇远发出一声冷笑:“看你狗日的还给我寻事不。”

  表哥突然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又往那被炸掉的蛇窝走近几步,猛的退回来颤声说:“里面咋有啥在哭。”

  镇远和那同学又走上前去没几步就掉头叫上表哥撒腿就跑,一直到路边才停下。那同学:“到底是个啥,哭的人渗的慌。”

  表哥喘着气:“镇远,你狗日的闯祸了。”

  镇远心中也没了底,但嘴硬的很:“它就是个蛇窝子,我一会寻两个人把狗日的挖开看一下到底是啥在里头吓人哩。”

  表哥一阵无奈:“小伙你嘴不要再硬了,赶紧想一下咋弄呀?不行找一下你村的那个老太太问问。”

  镇远冷静了一下说:“也就是,这狗日的把人还弄的毛毛的,你两个去上学吧,给我捎个假,就说我腿疼的很,叫我问一下那个奶奶去。”表哥便和同学去学校了。

  镇远到那个奶奶家后出现了一件怪事,早晨追着他咬的狗这会见了他老远便躲开了,他只想是早晨打怕了。这家人从地里还没回来,老太太刚把饭做好见镇远进了门,老太太赶紧把镇远挡在门外说:“你就停那,小心狗咬你。”

  镇远心说:狗都让我吓的跑到一边去了还咬啥哩。老太太拉着他说:“走,咱去你屋。”

  镇远的家人刚从地里回来,老太太把镇远妈拉到一边说:“快把娃领上去窑上村看叫人家看一下……。”

  爸爸问他咋不去上学,镇远低头不说话,奶奶说:“娃早上叫狗把腿咬了,正难受着呢。”

  妈妈送走了村里的老太太,回过头叫镇远爸过去小声说了什么,镇远爸嚷道:“再别听她胡扯,忙的跟啥一样。”

  妈妈又和爸爸说了句话然后冲着镇远说:“老二你看猫快上桌子了,去把它逮住。”

  镇远还没到跟前,原来老爱粘人的猫此刻三两下逃的远远的。爸爸便不在说话,随便吃了点东西就领着镇远去了窑上村。

  到了那镇远才知道是找个人,爸爸顺着村人的指引来到村中一户人家门口。爸爸敲门后等了一下,里面有人说进来吧,两人进去后没停一会就出来了,爸爸阴着脸问他这两天都干啥了,镇远便蜻蜓点水般粗略说完,爸爸直接就是一脚。想起先生刚才说的几句话就心有余忌。

  “这么大了怎么不懂事,害的家人都不得安宁,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把这个东西拿上到晚上十二点一烧,多摆点供品,再把这个挂到前后门上。”说完递给镇远爸一叠黄色的纸和两个铜板,纸上画满了不认识的红字,那铜板只有一个窟窿做引线用。

  下午镇远也没去上学,家人都去地里了,下午放学没一会,表哥骑自行车来看镇远两人有说有笑的聊了一会,表哥再次叮嘱镇远明天可要按时去上学,要不然老师就要来找他咧。镇远说:“明天肯定要去,咱可是要上大学的人。”

  和往常一样,表哥在村口等着镇远上学,今天镇远来的挺早,见了面就对表哥说:“狗日的昨晚差点把我给吓死咧,那个场面你是没见。”

  表哥问怎么到底怎么回事,镇远就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结果表哥惊的说不出话来……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