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虞姑的子孙

  刘如意属猪,他有一个上等的和田翡翠玉猪,身边的人都知道的,刘如意已死,如今玉猪出现那岂不是……。周昌留下一心腹让准备饭菜,其他人等退下。

  不多时下人领着一人来到客厅,虽然因为天冷而衣着笨重,但周昌还是认出此人正是虞姑。两人进了里屋后周昌让虞姑先吃了东西,尔后听她讲了近段时日的遭遇。周昌不禁叹道:“喜儿虽然没有给赵王留下血脉,但能为赵王因情意而舍身追随,也算忠烈之女,着实让人敬佩,只可惜不能入皇陵与赵王同葬,可惜啊,虞姑可曾听说戚妃一事。”

  虞姑听完此话心中一紧,颤抖着说:“周相请直言。”

  周昌将戚姬悲惨遭遇略带提过,虞姑几近哭晕。周昌也不好相劝,便说:“我已请辞准备回归故里,这个地方已非留我之地,我还是回去过逍遥日子吧,不知虞姑你日后做何打算。”

  虞姑忧郁的说:“等把喜儿的事办完了,然后找个地方安静的生活,这个世界再无让我所留恋之事。”

  周昌见虞姑神情低落,怕其想不开,便劝到:“虞姑休要多想,喜儿之事就交于我去办,也算为赵王尽一些绵薄之力,日后你有什么难处尽管说,休要见外,还有就是喜儿留下的东西定要收好。”这话一说他就怕虞姑多想,忙解释道:“我无他意虞姑切勿多想,这几样东西实在是太招风了,假如让吕后得知半点风声后果将不堪设想,我也是为了你的安危着想。对了虞姑,近日我有一术士朋友发现一不朽密术,要不给喜儿一试。”

  虞姑平复了一下情绪后躬身行了一礼:“周相不必多言,我能来找你就不怕你有异心,周相的为人我是最为了解的,对了周相,刚才所说的不朽密术为何物。”

  周昌捋了捋胡须道:“用此法可使人万年不变其形,成不腐之体。”

  虞姑迟疑了一下就说:“既如此那我就代喜儿谢过周相了,但愿她能容颜永驻,在九泉之下与如意相亲相爱永不分离。”

  周昌:“那我就让人准备,你也早点休息,勿要多想,明日我去见吕后找一说辞,不能让她起疑心。”

  贤日一早周昌带领几名家仆前往未央宫,虞姑在半路悄悄的退了出来。禀吕后在听到周昌说回乡之前想在未央宫附近看看时眉头马上一皱,但听到这个自己非常了解的老臣说有生之年再来的时候也不会太多云云时,也就没有再为难他,便点头同意了。

  z看正i`版章g节上2酷:匠%@网U

  今年的冬天非常冷周昌带领的家仆中有人发牢骚说:“这么冷的天有什么好转的,把人快冻死了。”然而周昌却是兴致勃勃劲头十足,一行六十余人历时月余,围绕未央宫,在终南山下,西岐边陲,渭水之畔都留下身影,尔后又沿大汉龙脉东行至今日,却见远处跑来一骑至周昌身旁附耳细语后复又前行而去。周昌让人传话曰自己身体不适,将乘车而行。夜晚至礼泉郡府,前面之人已安顿好住处,周昌进入客栈后让人传话说月余来大家都辛苦了,今日就尽情饮酒,随行之人当即谢过。当夜酒憨耳热之际,却见几条黑影匆匆离去。

  第二日一早,百余人继续前行,周大人却一直呆在车内不曾出来,有家仆想要靠近马车马上便被四个守卫挡住,就听车内有人说道:“我怎么感觉身体发困,都别来打搅我了。”随行之人都知道了周大人身体不适,车队在一名周昌心腹的带领下往未央宫方向慢慢驶去。

  泾阳郡宝丰寺塬上,虞姑哭泣着看了喜儿最后一眼,蹲下用双手捧起冰冻的土撒了两把后便对周昌点点头。周昌一声令下,十余人便手脚并用将喜儿埋在了她死去的地方,其中有一人却高兴不已,因为他用一块普通的白玉换走了喜儿的翡翠含玉。

  这十余人都是周昌心腹,近月余来一边小心翼翼害怕被吕后的人发现,一边还要马不停蹄的将喜儿墓室修好,等到将所有准备就绪后,另一术士也用秘法将喜儿做成了不腐之体。

  周昌是怕有人告密,故使了一招金蝉脱壳后在早晨匆匆赶了来,刘如意没能保住性命本来就是他的心病,做为刘如意的准媳妇他应该送送。虞姑对周昌磕了个头,周昌吓了一跳忙扶起问是为何。虞姑说他代喜儿道声谢,周昌忙说不用,却见虞姑身边有一个小男孩,便问是谁。虞姑摸着男孩的头疼爱的说:“这是前几天在路上捡的,我见他可怜,再有以后我孤苦零丁的正好可以相陪,我让他姓陈,也给我们老陈家留条根。”

  周昌点点头道:“好啊,陈老弟也能含笑九泉了,虞姑我看这小家伙挺机灵的,你们孤儿寡母在外面也不容易,不如就随我去故乡沸县吧,让他以后跟着我,不知虞姑意下如何。”

  虞姑略一思索便说:“也好,我也正想去江南了却余生,以后还要仰仗周相了,孩儿快谢过周相。”

  周昌忙挡住说:“虞姑千万别见外,我们同为天涯沦落人啊!”说完慈爱的看着那个小家伙。

  公元193年初,周昌一行回到沸县故乡,从此过上了自在生活,但却始终因赵王之事而郁郁寡欢,终在三年后离世。虞姑在周昌死后怕其之前的仇家报复,就搬到了南蛮之地生活,也是受尽苦难,终将儿子抚养成人。虞姑临死之前将喜儿托付的东西交给了儿子,但未告诉其背后的故事,只说这两样东西都是是非之物,千万不要示于他人。

  当时虞姑的儿子已经练就了一身的本领,在军中也是一员小将了,但虞姑的孙子更为历害,在汉武帝时曾随大将军卫青征战南北,取了不少的功名。巧的是退役后在京城附近看中了一块风水宝地便扎根生活,此地也正是虞姑曾经和喜儿逃难落脚的地方。他到这以后隐隐约约记起了父亲曾经告诉过他奶奶曾经的遭遇,就在此安养生息,也算是落叶归根。虞姑的孙子没有在再把宝剑和那个首饰盒传下去,而是带进了自己的坟墓……。

  我突然从梦中惊醒,想起泰斗挖陈将军墓时发现的剑和那个首饰盒,原来是这么回事。梦要是真的,那传说也就是真的,平凡的喜儿居然隐藏了这么多的故事。感叹她多桀命运的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那就是她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呢?也是到这时候喜儿为什么会在陈老将军的坟堆出现才有了答案,严格来天已经快亮了,我找出那个被掉了包的玉蝉仔细的看着,心想是不是喜儿通过它才告诉我这么多。虽然它是块普通的玉,但它从汉代传到现在,加上它的主人那传奇的故事,历史已经赋予了它特殊的意义,所以我宣布本人将予以收藏。

  萧哥三百块买刘果的玉猪,他永远不会知道那个玉猪真正的价值所在,普通的死者手握玉猪一般都在十几公分,萧哥可能只当它是小点的握玉了。想到这些,没来由的就想到了喜儿,那个栩栩如生的美女,其实在内心中我并没有亵渎她的意思,只是感动于她对待爱情那份坚韧的执着,为了爱不惜于放弃生命的勇敢,现如今还有几人能够做到。

  却不知她已经把我当成了一个时空交错的好朋友,以至于在后来的几年里,我主要是去为了她的事而奔波,每次在我遇到令人心绪难平的事时,喜儿就会在梦中那个没人打搅的地方安慰开导我。

  喜儿告诉我她身世的同时,也间接的证明那个关于长生之事的真实性,那么萧哥又是如何知道的呢?到现在为止,有关于长生的物件现在已经出现了龍淵剑和黄玉浅纹龙虎朱玄祀用盒两件,还不算那个在陈老将军夫人棺椁中的那个装有羊皮古画的首饰盒,现在也下落不明。祀用盒在萧哥的手上,龍淵剑也是下落不明,还有那绿色的孔雀,黑色的玄武,雪白的玉虎在经历了两千多年的星转斗移,时空交错后又沉淀在了那里。如果有一天我要在碰上了,哪怕看一眼也好,最起码也可以沾一沾长生宝贝的灵气。

  刘果在第三天就去找了萧哥,自那以后经常都看不到人,但每次回来都能带来惊喜。后来的一段时间我独自一人出去瞎转悠,那段时间泾阳县北边的村子几乎都转了个遍。老人们都闲不住,都喜欢随手捡个破烂,所以我接触老人的时候就比较多,老人呢也是有故事的人,没事了就随便找一个老人谝谝。我还有个秘密,就是要获得不老长生的第一手线索,到底是真的,还是它本身就是鬼谷子孙膑师徒两人和世人开了个玩笑。我相信我可以做到,因为到目前为止,这件事的真相可能是我知道的最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