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喜儿的前世

  未央宫内,戚姬瞪着眼前的这个人,她有足够的理由用十世的轮回去憎恨这恶毒的女人,如果,可是已经没有如果。当这个女人告诉自己赖以生存的皇子已经不再是她的威胁时,戚姬已经失去了所有活下去的理由,听虞姑派人传信说如意宠幸了那个印象有点模糊的喜儿,心想但愿喜儿能给如意留下一丝血脉。

  她不停的骂,到最后骂的没力气了,可恶的女人给了一杯水说喝完了再骂,当时就想到有异,但只求速死,哪知这恶毒的女人给她喝的竟是哑药。她骂不出来,只有在心里诅咒和祈祷,诅咒这可恶的女人万劫不复,祈祷这可恶的女人能让自己痛快的死掉。然而越是担心的东西,它偏偏就从那来了。

  戚姬哑了后,吕雉先是残忍的剜去了戚姬的双眼,见戚姬哇哇呀呀的骂着,又割去了舌头,戚姬不停的指着吕后,吕后干脆剁掉了戚姬的胳膊和腿,又让人把只剩下一截的戚姬装在一个陶罐中扔进了茅厕,称之人彘。

  吕后叫来惠帝观赏自己做的东西,起初惠帝不知为何物,当母亲告诉他那是什么的时候吓的他当场就晕倒了。

  虞姑带着喜儿在泾阳郡北部的一个小村落里暂住,别人只道是逃难的母女,对她们也很是关照,此地是有些偏僻,但做为藏身之地在好不过了。

  虞姑每天都要去泾阳郡打听未央宫内的消息,今日却见虞姑阴着脸回来。

  “喜儿你不要这样好吗?哭坏了身子如何是好,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叫姑姑怎么活”。看着放凉的饭菜虞姑轻声泣道。

  喜儿点点头,从知道爱人已被那恶毒的吕后所杀时,几乎是天天以泪洗面,几年来从没有人真正接触过喜儿的内心,和刘如意突如其来的爱情让她不知所措,刚刚享受到的爱情的甜蜜转瞬间却失去了,灿烂的天空瞬间充满阴霾,美丽的花儿也在眨眼之间调谢。喜儿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人妇,她的心已经随着刘如意而去,觉得活着只是在承受痛苦而已,孤苦零丁再加上吕后的穷追不舍已然是心力憔悴。最近传言说明日要埋一个皇子,应该就是刘如意,喜儿幻想着死了以后能葬在心爱的人旁边,陪着他到永远永远。虞姑看着喜儿发愣的眼神心疼的说:“喜儿你千万不要乱想,如意出事了姑姑也很难过。如意肯定也希望你能好好活着,你这样他也不安心呀,你坚强点不要吓姑姑好吗?”

  喜儿有气无力的说:“姑姑,我没事。”

  第二天早晨虞姑打扫完院子,回屋子后见空无一人,心中立刻有了不好的感觉。虞姑最后在村子上面的塬顶找到了喜儿,喜儿坐靠在一颗树下望着未央宫的方向,脸上的泪痕因为天气太冷而结成了冰,原本粉色的脸蛋变的苍白。虞姑把喜儿背回了家,但喜儿已没有了呼吸。

  虞姑痛哭着怪喜儿狠心丢下自己,却让白发人送黑发人,事已至此再哭也于事无补,逝者终究是要入土为安。虞姑给喜儿把脸擦干净,准备给喜儿换衣服时在喜儿的衣服内发现有一封信,书有虞姑亲启,虞姑打开信,慢慢看了起来。

  姑姑,一直没告诉过你我的过去,因为我不敢去想那些事。从小时候开始,我在家里一直很快乐,父母从未让我受苦,家里虽然穷但是很温暖。直到那年父亲突然生病卧床不起,医生看了后开了一幅药方,说这病根比较难除,吃完药了再看看。母亲要挣钱补贴家用,还要照顾生病的父亲,日子便过的艰难,父亲的病必须要医治,然而母亲挣得那些钱根本是入不敷出。到后来母亲开始借钱,有的亲戚和熟人在借了一两次后就不肯再借了,有的直接就把母亲赶了出来。

  父亲的病已经不能再担搁了,恰巧宫里找侍女,母亲就把我卖到了宫里,想用钱去给父亲看病。谁知道父亲听到要用我被卖的钱去给他治病时就气死了,母亲想把我赎回去,但却招来了兵卒的谩骂,我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兵卒推倒在地上。

  我哭闹着被带进了未央宫开始学习礼仪,但我从未忘记我的母亲,都不知道她一个人过的怎么样。后来我还让一个姐姐出去帮忙打听了一下,竟然没一点消息,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母亲在那,想祭奠一下父亲都不知道要去那里,如今刚有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人,竟然……。

  姑姑,你不要怪我,赵王英年早逝,就让我去陪他吧!还有赵王托付的两样东西,一样放在床下,一样在我的首饰盒里,我就全部托付给你了。赵王就是因为这两样东西被皇后害死了,所以这两样东西绝不能让皇后得到。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姑姑,你对我的恩情喜儿来世定当做牛做马相报。

  虞姑眼含泪水大声哭道:“苦命的孩子,你这一走留下我一个人,这人生地不熟你叫姑姑我咋办。”

  虞姑哭了一会,脑中想起一个人来,目光渐渐变的坚定,北方的冬天特别冷,把喜儿多放几天也没事。虞姑想好之后把喜儿交待的东西拿出来看了一下又包好,想了一会便把东西拿着埋在了村边树林中的一颗树下,回来取了包裹就往未央宫方向走去。

  周昌进入未央宫后,就被吕雉大骂一通,周昌,周珂兄弟俩自高祖起家时就一直追随。在太子之争时也曾力保刘盈,只因高祖怕没做太子的刘如意遭吕雉迫害,才托付于周昌,昌和吕雉也非常熟。

  吕雉说什么我对你如兄弟般爱护,如今高祖已死,你却还要保一个和皇上争过太子之位的人云云,最后问及长生的物件时,昌道那都是荒谬无稽之谈,但有两样东西都交于赵王了,那知又被吕后大骂不老实……。

  周昌想走但却被吕后告知不能离开未央宫半步,还不能见刘如意,昌无奈只能每日找人饮酒做赋,但从未像今日如此郁闷。几日前突然有人报说赵王一早便被皇太后单独召见,昌怒吼:“他为何不随皇上前去狩猎。”

  ◎看!正#:版78章5\节上。Y酷,m匠网_

  遂匆匆来到吕后寝宫,却被下人挡在门外称皇太后有紧急公务处理,任何人不予接见。周昌想让人去请皇上,但见此时已是申时,想必也快回来了,暗道刘如意能吉人天相便又奔戚姬而去。

  戚姬哭求周昌一定要力保刘如意,又告与周昌如意已宠幸了侍应喜儿,命他出城前去务必找到喜儿看是否为刘如意留下血脉。周昌本想与戚姬商量该如何行事,却被戚姬哭的心烦,便敷衍两声便匆匆离去。周昌叫来一个随从,让他带几人去太平镇找到喜儿和虞姑将她们带到别处,一定要保证安全。这时跑来一个下人大叫:“周相大人,赵王在皇上的寝宫死了。”

  周昌脑袋翁的一声,便迷迷糊糊向皇上寝宫走去。

  刘如意七窍流血死相狰狞,皇上哭的死去活来,周昌暗叹吕后手段狠毒,自己受高祖之托照顾赵王,只怪自己屈服于吕后淫威而未能保住赵王。事已至此,就算此刻死去又有何颜面见高祖,周昌看着死去的刘如意突然想到了戚姬所交待的事,便暗下决心做好此事,以弥补对刘如意的亏欠,遂安慰了皇上几句便退了出去。周昌刚回房间,就见那一随从匆匆而回道:“大人,皇后的人早到一步,但所抓之人内没见虞姑和喜儿。”

  周昌暗道一声好:“你带几个可靠之人继续找,一定要谨慎行事,切记。”

  刘如意被匆忙下葬,并没有享受一个皇子应有的待遇。周昌心情烦闷,遂叫来丞相萧何饮酒叙旧,酒至六分,周昌问及萧相如何看赵王被害之事。萧何反问周昌:“先皇出身于平庸之家,汝自先皇起家就予以追随,至今日坐拥大汉江山,汝以为皇后功劳几许。”

  周昌无言以对,此时有人来报:“戚妃被皇后关了起来,像是已被割掉了舌头。”

  周萧二人吓了一跳,萧何摇摇头就走了,周昌来到皇后寝室,又被挡在门外,听着传来的似喊非喊的吼叫,周昌麻木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的房,昏昏沉沉一夜,至第二日只听下人来报说戚姬最后被做成了人彘。周昌忽然感觉自己已不属于这里,便去向吕后请辞称年事已高不能再为大汉朝鞍前马后云云,吕后考虑了几天后便赏给他钱财土地后准其还乡。

  周昌看着已下了两天的大雪,心情从未像今日如此郁闷,想之前和高祖东奔西走挣下的丰功伟名,却在最后给他人留下了自己乃卖主求荣之辈。走吧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或许就能解脱,皇后既然留了自己一条命,就用这条命为赵王再尽一些绵薄之力吧,要不然将来死了怎么去见先皇。这时来一下人小声说:“老爷,门口有一故人求见。”

  周昌双眼无神:“这个是非之地那有什么故人,就说我病了。”

  下人出去后不久复又进来犹豫道:“老爷,此人跪地不走,还叫小人拿来此物让你过目,说你要不识此物,她便将此物送于小人。”

  说完呈上此物,周昌眼睛一扫马上坐起:“快请进。”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