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皇帝、皇弟

  公元前194年初冬,刘如意携一百余家卷随从经过三个月的奔波抵达渭水之畔。一随从向刘如意说到:“赵王,再有半日即到高祖寝陵,前面有一小镇,卑职已打点好一切,请赵王定夺。”

  刘如意脸色平静颇有王者风范:“罢了,就在前面歇息,明日早早赶路。”

  是夜,刘如意柔声对喜儿说:“喜儿,你我相处时间虽短,但你应该知道我对你心意很重,现在我说你听。此次面见妖后,唯恐凶多吉少,你将这两件东西拿好呆在城外,这是我和妖后所能讲的唯一条件。记住,没我同意千万不能视与他人,就让虞姑带几个人陪你吧,虞姑最早和娘亲在一起,也是自己人,等我出来后回去就娶你。”说完将羊皮古画和龍淵剑给了喜儿,喜儿哭哭啼啼一夜不舍。

  次日午时刘如意在高祖陵前跪了许久才离开,然而刘如意再没能从未央宫走出来。

  刘如意进了未央宫后,虽然之前和惠帝刘盈还争过太子之位,但惠帝宅心仁厚,是以不计前嫌亲自前来迎接。惠帝深知母后对刘如意非常不满,怕致其于死地,故吃饭睡觉都要做陪,令刘如意非常感动。

  吕后在对朝廷和军队做出绝对的掌握后,她很享受当前的一切,也很想永远的拥有,这绝非空想。吕后的各路消息都证明刘如意拥有关于长生的关键东西,所以才不停的宣刘如意晋见,她要长生不老,然而这只能是秘密,惠帝整天和刘如意一起而使她无法当面质问,令其心中满腔怒火。

  然而这日刘如意觉的自入长安后一直未见母亲戚姬而郁郁寡欢,便对惠帝说:“皇兄,自我入未央宫以来还未拜见母亲,失礼之至,今日无事,为弟意欲拜见母亲大人,请皇兄恩准。”

  惠帝关心的说:“如意,为兄陪你同往。”

  刘如意赶紧拜谢:“不必皇兄,我一人前往即可,皇兄勤于政务,为弟不能落他人于口舌。”

  惠帝顿觉心情失落,母后大权独揽,这皇帝做与不做有何两样:“如意,今日我欲去后山狩猎,本想约你一同前往,即如此,等我回来接你,万事小心。”

  惠帝狩猎是情绪高涨,惊心动魄。而赵王却是冰火两重天,一生之苦都受在今日。

  刘如意刚见到母亲戚姬,立刻有人告知吕后,母子二人还未叙相见之难,离别之苦。即有兵卒前来请刘如意进宫,戚姬大哭却不能阻止,可怜赵王被连拖带拽强行带走。

  郊外猎场惠帝策马急追一对野鹿母子,随行之人围住鹿母子令其无处可逃,惠帝一箭直中小鹿前腿,母鹿不再奔跑,就痴痴的守在小鹿旁边,惠帝不忍再杀母鹿,遂让人将其医好放生,众臣高呼‘吾皇隆恩’。

  未央宫内吕后大怒:“跟本后讲条件,你也不掂掂你的份量,把东西交出来,就让你们母子离开这里,不然……哼。”

  刘如意年纪虽小但心机颇深,闻言即道:“皇后娘娘,你要的东西真的没带过来,你就让我们娘俩先回去,我差人送过来。”

  吕后:“你是好日子过久了,看来不让你尝些苦头你是不知道什么叫痛苦了,来人用刑。”

  郊外惠帝正抱怨为何提不起神,前面来一兵卒下马跪报:“皇上,前面有一头野猪,已被韩将军带人围住,请皇上射杀。”惠帝见是凶悍之兽,遂驱马前去。

  野猪被众将士围住无法逃走急的转圈,惠帝搭弓便是一箭直中脖颈,野猪皮虽厚,但也经不住锋利的一箭,痛的发疯般直扑惠帝而来。众人大惊高喊护驾,因为离惠帝太近众将士不敢射箭,惠帝忙掉马头走到一边,身后立刻窜出几名贴身护卫挡住,野猪见人突然多了,复又向别处跑去。惠帝暗道:好凶悍的家伙,吓死寡人了。马儿却一蹄踩空闪了一下,把惠帝摔了下来。虽无大碍,吓得众臣子连忙扶起高呼:“皇上受惊了,龙体安否。”惠帝摆手称无妨,回头看野猪已被射成刺猬,惠帝长舒一口气。

  皇宫内吕后看着浑身发抖的刘如意道:“怎么样,要不再换个别的,都试试,看你的嘴巴还紧的不行。”

  刘如意痛苦的说:“皇后娘娘我都说了,就只有两样东西,其它几样还没找到,周将军也知道,你可以问他。”

  吕后:“你一会说那两样东西在你的家里,一会又说在城外,我该信你那句。”

  刘如意诚惶诚恐:“皇后娘娘,真在城外,你放了我,我现在就去拿给你。”

  吕后得意的说:“你不用去,自有人去,告诉我在那就行,乖,说吧。”

  刘如意还想做最后的努力:“他们找不到,我让……。”

  吕后打断刘如意道:“给你脸你都不要,来人让赵王试试别的。”

  刘如意大惊,之前一种刑法差点把小命要了,再来一次不死也差不多了。遂大叫:“娘娘别急,我现在就差人去拿。”

  之后忙叫自己的下人在城外的一处地方去找喜儿。吕后:“早这样多好,来人给赵王上茶。”说完嘴角一阵冷笑。

  刘如意连惊带吓早已魂不附体,那能想到有异,接过茶水一饮而尽。

  吕后:“你就先回皇上寝宫吧”。

  未央宫向北四十里,有一条被视为龙脉的土塬将泾河与渭河分开,在这条塬上长眠着去逝不久的高祖,由此在北行三十里路就到泾阳塬,此处被称为后山,一般王侯将相狩猎出游均在此地。惠帝站在塬上对身边的韩将军说:“父皇几经磨难,在诸位将军鼎力相助下一统天下,然世事难料,父皇才经几年逍遥光阴就撒手人寰。”

  韩将军:“先皇雄才伟略,志宽心远,怎奈天妒英才,不过幸有吾皇明主,实为苍生之福。”

  听闻此话惠帝心中暗自叹气,也没再多言语,就骑马原路返回,一近身侍卫提着两只野兔,便是今日收获。

  向晚之时,惠帝回到皇宫便问下人刘如意回来否,下人说在寝宫内。惠帝进了寝宫便高喊:“如意,如意。”见无人应声,急步走进寝室,哭喊之声随即响彻整个皇宫。刘如意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堂堂皇子竟然落的中毒身亡。惠帝更是悲哀,一个皇帝竟然连自己的兄弟都保不住,岂不是让世人耻笑无能,心中郁闷致极,便去找母亲吕后质问。

  吕后哭泣着骂道:“皇上,我是为了谁背上骂名,朝中诸臣虎视眈眈想立刘如意为太子,今日不杀了他,明日就是你我落此下场,难到你希望看着我被赶出长安城孤苦零丁吗?你……。”

  惠帝悻悻离开,从此饮酒作乐不理朝政。

  喜儿从昨晚开始就觉得心口难受惶惶不安,爱人已走月余不见,思念之情难以言表,期间就只让人传了两回话报了平安再无音讯。喜儿近日和虞姑感情愈发深厚亲如母女,虞姑的丈夫以前也是武将,不过和高祖在一次与项羽的激战中阵亡了,也没留下儿女,虞姑一直视刘如意为己出,此刻更是把乖巧的喜儿当成儿媳。

  至今日喜儿烦闷焦躁之感不减反增,虞姑也是如此,两人便相约出去转转。她们暂住之地叫太平镇,冬日也无美景可看,两人遂去泾河渡口转了转,喜儿用布子将灵蛇剑缠成圆棒拿在手里像个拐棍,然后挑着刘如意送给她的首饰盒,对于喜儿来说就是有点重,再重也没事,等见了爱人一定要让他知道自己受了多少苦。

  至下午时却见兵卒开道龙幡招展,听说是皇上狩猎归来,喜儿踮起小脚看了半天也不见心爱之人,还怪自己没看清楚。虞姑毕竟年长几许,也深知宫廷争斗的残忍,考虑问题相对周全。在和喜儿回客栈时就在外面要了点小吃,虞姑让喜儿慢慢吃,说她去买点东西马上就来。

  此时已近黄昏,虞姑一人悄悄回到客栈,老远便发觉客栈有异,平日门口还有做小生意的,今日却冷冷清清门可罗雀。便问路边一做生意的妇人:“大姐这哪有一般的客栈呀。”

  妇人:“你往回走到路口左转那就有一家。”

  虞姑指着她们歇脚的客栈说:“前面那家是不是很贵,怎么冷冷清清的?

  妇人小声道:“贵到罢了,主要是今天住不成。”

  虞姑顿感不妙,忙问:“那是为何。”

  ,$酷匠U网正版{首H~发lA

  妇人:“今日不知为何,宫里来人把客栈翻了个底朝天,说找什么东西。最后也不知找到没,里面现在还有人,你住店就是休息,吵的人谁住。”

  虞姑连忙拜谢:“那是那是,我就去那边看看。”

  虞姑心中焦急找到喜儿拉着就走。喜儿郁郁寡欢,无力的说:“姑姑,我吃不下,你吃点再走吧。”

  虞姑心中着急,怕出意外急道:“喜儿,我们等会再来。”遂扔下碎银拉着喜儿拿着东西疾步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