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果傻愣愣的说:“啥盒子卖那么多钱,你渥伙计真能吹牛皮,五百万拿蹦蹦车得拉几车哩。”

  我突然想起那个贩子的朋友在看了黄玉浅纹龙虎朱玄祀用盒后的果断与慷慨,那人会不会就是萧哥,萧哥为什么知道这么多,难到那个传说是真的,迷一样的传说和萧哥,还有那几个外地人和萧哥又说了些什么,他们所有人也都是为了那个传说吗?

  百事通看着刘果:“你要是不相信也没办法,不说那事,你不是后来还进墓室了,里面都有啥?详细的说一下。”

  刘果愤愤的说:“我就是跟风摇旗呢,进去啥都没拿上。”

  我不相信的说:“咋可能哩,里面难道没有啥嘛?”

  刘果睁大眼睛看着我:“有个屁,空的跟马一样,光是满墙的字,老萧还在那摇头晃脑的读呢,纯粹是飞机上撂照片,丢人不知深浅。”

  百事通继续问:“老萧都算是行家哩,他看了半天都没看出来是谁的墓。”

  刘果轻轻摇了摇头:“谁知道,光听他念‘后召赵王入宫,然帝勤于朝政,未与相见,夜赵王暴毙,后命兵部捉拿奴卑,然奴卑心随王去,留此残体亦有何用……’长的很没记下。”说完很享受的抽了一口烟。

  D更新最!快a、上酷G匠~网yC

  我说要不然明天再去看看,百事通立马响应:“这事情难得一见,咱也去凑凑热闹,听你说的样子这好像还是个人物,叫我看看到底是谁,咱这烂怂地方还能埋个啥王的媳妇?”

  我才反应过来传说中的老二和老五挖的也是什么王,这个美女的和那个王会不有什么联系呢?想的都有些入迷,他们两人以为我瞌睡了,就约好了明天要去的时间就各自回家睡觉,一夜无话。

  早晨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想起昨夜那个离奇而真实的梦仍然是心有余悸,她怎么赖上我了。梦中那美丽的面容一次次的哭诉真是梨花带雨我见尤怜,她给我说的是真的吗?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努力的不让自己去想她,那个被称作喜儿的古代美女。

  我们三人到宝丰寺塬的时候,发现今天的情况和昨天相比已经完全两样,塬上塬下到处是人。百事通一看气的大骂:“去他妈的,爷想拾个东西都不行。”

  刘果却眼睛一亮:“萧哥在那,我过去一下。”

  我看过去,萧哥也看见了我们,居然点了一下头,刘果便屁颠屁颠跑去了,我还心想是不是去要他的玉猪去了。

  今天塬上有许多人拿的洛阳铲在那不停的探着地下,我和百事通看着塬下昨日那墓地边围了十几个警察,还有一些好像是考古的,墓室内也有人,不停的把一卷卷东西向外搬,听旁边的人说昨天警察就来了。我心想幸亏昨天走的早,要不然把我抓进去了咋办,抬头看去那墓里面的东西还没搬完,便郁闷的说:“果子不是说没东西嘛,眼睛都瞎了。”

  百事通小声说:“那应该是拓下来的字画,咱看着没有用,有人稀罕哩。狗日的昨天闹的动静太大咧,这以后谁也不要想着再从这挖东西了。”

  我们呆了一会,看着那挖掘机不停伸缩,当时也挖出了墓,但警察马上便封锁了现场,考古的就跟着忙起来,百事通叹了口气说:“还看啥呢,回家吧。”刘果在那和萧哥谝的热火朝天,我们俩就先走了。

  后来没几天听说取土就换在了其它地方,从那时候起,宝丰寺塬再没有动过,并不时有便衣在这巡逻。当然盗墓者是无孔不入,刘果再和萧哥混了后,就不止一次在这里挖到过古墓。听他说有次深夜在塬上跟随萧哥进过一个墓,特别的邪门,是谁的墓也没明确标识,唯一肯定的是这个主人是一位修道的隐士,墓室口竟然还写着‘萧家后人进’,那自然就是萧哥了。里面并没有什么陪葬品,在正室显著位子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奇怪的碗,碗的内侧是一层层起伏不平的波浪纹,上有四条金鱼。据说给碗里装上水放在桌子上,桌子一动碗里的鱼就像活了一样,碗的下面还有几个字。萧哥进去后亲自把碗带了出来后,还让别人进去看了看里面空空的墓室,就把墓口又给封了,还告诉几人别在来了。刘果还问萧哥那是什么东西,萧哥说以后给他讲。

  晚上回去后在刘果家碰头,还是我们三个人,刘果得意的说:“萧哥今天一见我,就说我有胆识,跟他前几年一样,要没什么事的话就别收破烂了,跟他跑跑,见识见识世面。”全然忘记了昨天那个玉猪给他带来的伤痛,说完就拿起新买的磁带,放了一首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潇洒走一回’。

  百事通献媚着说:“果子,哥昨天晚上刚给你把路线规划好,你今就马上实施了,以后发财了可不要忘了哥噢!”

  我心情郁闷却有别的问题:“果哥,你今天都没问一下萧哥那是谁的墓。”

  刘果慢腾腾的掏出一支烟,一副大哥做派慢慢悠悠的说:“你让问的还能忘了,是一个刚过门的小媳妇,小媳妇不尊贵,但她男人来头就大了。”说完点了烟品了起来。

  我和百事通急的说:“哎呀,烟你等会抽得行,把人急死咧。”

  刘果好像怕别人听见,小声说:“听萧哥说她男人就是刘帮和戚姬所生的刘帮三儿子刘如意。”

  “刘邦是个皇帝我知道,戚姬又是个干啥的。”我迷糊着说。

  百事通无奈的撇撇嘴然后看着刘果:“别理他,你只管说。”

  刘果深沉的吸着烟:“只因为刘帮有把刘如意立为太子的想法,所以后来在刘邦死后戚姬就被掌权的皇后吕雉剁去四肢,挖了双眼,割了双耳,吃了哑药后扔到厕所做成人彘,他儿子能有什么下场你们应该也知道吧。不过萧哥唯一奇怪的是这个小媳妇为啥能埋在这,历史上说的是刘如意在刘邦死后没多久就被吕后毒死了,直接就埋在了咸阳塬上。萧哥也专门问了好几个人,都说刘如意好像也没有媳妇呀,所以埋在这的这个女的到底是谁就让人想不通了。”

  百事通也迷惑了:“汉代的历史我也知道不少,这刘如意死的时候应该是十四五岁,好像没有娶媳妇呀,他们是不是弄错了。”

  刘果一副惋惜的表情说:“管他呢,我就是可惜我的那个玉猪呀,咋能三百块钱卖了哩,要不然三间两层的房子都盖起来咧……。”

  我和百事通翻了他一阵白眼就散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那个白色的玉知了,想着昨晚那个伤感的梦难道是因为它才做的吗?还有刘果讲的一部分和梦是那么相似,难道是这个尊贵的小媳妇她真想告诉我什么。我握住玉知了,想着那美丽女子前生后世的遭遇叹息不尽,唏嘘声中我进入了梦乡,眼前的一切让我惊讶,因为昨晚的梦里来过这个地方。

  秦直道路边的一个村庄,一个十岁右的姑娘抱住妇人的腿大哭:“娘,喜儿不想入宫,喜儿要跟你在一起。”声音都哭哑了也没有打动母亲的心。

  妇人一把把女孩推向一穿宫廷礼服女子的身边道:“喜儿,让你受委屈了,是为娘对不住你。”便哭着领了银两匆匆离去。

  到家后发现男人已到了弥留之际,没一会就死了,妇人大哭道:“她爹你咋走这么快,留下我一个人怎么办呢?”妇人突然想到应该把女儿要回来,便向外跑去。妇人大哭着想要回喜儿,却被官吏一脚踹开。

  喜儿被带到未央宫学习礼仪,她却不知母亲在几天后也染疾而终了,时年公元前197年。

  这时的刘如意也是十岁,刘帮特别喜欢他,觉得有点像他做事的风格,反观太子刘盈虽心地善良却显懦弱,并非王者之范,遂有废盈立意的想法。但因大臣们阻挠无法成行,这便使刘盈之母吕雉如坐针毡,便找其妹夫樊哙商量好除去刘如意的计策,却因行事不周而败露。

  高祖知道后大怒,想杀樊哙但因呂后力保而无果。高祖怕吕后杀刘如意的心不死,便封刘如意为赵王,就在他的老家还封了地,命一直跟随他的功臣周昌为赵国之相,并让其发誓力保刘如意。

  赵王前往封地时,吕后为表示她对赵王已无敌意,就送给赵王刘如意五个丫环做为礼物,其中就有喜儿。

  刘如意带着随从回到赵国后(今江苏徐州),因为喜儿她们是吕后所赠,故经常遭遇别人的侮辱和毒打,几人终日以泪洗面却无可奈何。后来赵王刘如意身边婢女不够,喜儿因长的漂亮而被选到赵王身边做了侍应。

  穷人家出身的喜儿干活不挑不捡,又乖巧懂事,大家慢慢的都喜欢上了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刘如意见喜儿和自己年龄相仿,就经常和喜儿说说话,慢慢的喜儿不再受期负,心情也逐渐好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