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和表哥骑着自行车去干活,收拾房子的主家在陈家寨南边的村里。我们快到这村子时,这有户人家正在浇地,水漫到路上后自行车都骑不过去了,只能推着走。就听浇地的人突然大喊‘长虫,’声音太大、把我俩吓了一跳,这人跑到路边还不停的喘气,看见我俩就说:“狗日的这么大个,吓死爷了。”

  我俩一听个大,到底多大,本着好奇我们把车子放在路边,就走过去看,浇地人和我们一起给我们指过去。到现在一直记得那是在我记忆中之前见过的最大的一条,虽然只看见一半,它的腰围最少也在四公分,是本地最长见的土灰色。很快便钻进一个坟堆里。

  我们俩都吸了一口凉气,表哥看着那坟堆说:“这些东西咋都喜欢往坟里头钻,得是鬼都喜欢拿蛇当宠物,赶紧走,这要是冲过来估计就得留下一个人给鬼作伴。”说完表哥拉着我赶忙走。

  去了后就马不停蹄的开干活,主家人也不错,又是发烟又是帮忙挪东西,我们也干的起劲,很快到中午吃饭时间了。主家炒了四个菜,做了一个生氽丸子汤,这汤做的真好,我一人就干掉了半碗。吃完饭大家就围着桌子抽烟喝水,说起早晨来的事,主家当时就哈哈大笑,笑的我俩莫名其妙,主家就说:“你们肯定是看错了,这才几月份咋可能有长虫。”

  没等我开口表哥就信誓旦旦的表示绝对是真的,主家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就说:“那个坟头是以前陈家寨老祖宗的,七五年时红卫兵把窝端了,陈家寨的陈姓人家就悄悄的把老祖宗埋在那里,当时光栽了棵树,后来直到八一才年才垒了土堆。”

  这事我听过就插了个话:“陈家寨将军的墓是我们村泰斗挖的,听说里面好东西多的很,就是不知道让谁拿走了。”

  主家男人听见后一乐:“哟,还知道的多,那你知道泰斗他先人是咋死的。”这问题可是困扰了我很长很长的时间了,可惜一直没找到答案,就看着主家摇摇头。主家笑了笑说:“泰斗当年进了人家的墓,而且还是第一个,泰斗年轻火气大,阴鬼逯不了他,就把他爸收了,他爸等于是抵他的命。”

  听了这话我睁大眼睛说:“咋还有鬼哩,叔,给咱谝一下。”

  主家使劲把剩下的两口烟抽完,就把泰斗父亲的死当做一个教材般详细的说了一遍。

  那年泰斗从墓中出来后没几天就开始头疼,整天晚上睡不着觉,时间长了后到晚上意识都不清楚了。老两口跟泰斗生活,还有两个孙子,看儿子成了这样心想咋办呀,村里的人也是风言风语,因为都知道他把人家陈老将军的墓给挖了。所以这天晚上见泰斗疼的头都开始往墙上碰了,他妈就说赶紧去给人家送点钱吧!老爷子就拿了烧纸,香和蜡就准备走。

  年纪大了晚上也不敢骑自行车,老太太要一起去,老爷子不让,一个人就去了。走的时候差不多十点,到那也就是四十分钟的路,一个来回也就是一个半小时,老太太就叮咛他小心点,在把老爷子送到村口后她就回来了。

  因为白天太累就上炕睡了,迷迷糊糊总觉得有一个人和她不停的说话,赶也赶不走烦得心慌,明知道是在做梦但就是醒不过来。等到那个声音停下了,她起来一看都四点了,还不见老头回来就着急了,忙叫了邻居几人去找……。

  这老爷子出了村就把小广播打开,听着秦腔叼着烟袋晃晃悠悠的走着。快走到时就发现前面有点光亮,老爷子以为眼睛花了,揉揉眼睛一看就是。正纳闷呢就听有个很熟悉的声音喊道:“泰斗他爸。”老爷子应了一声就加快脚步想上去看看是谁,可是追了半天却怎么也追不上,气的老爷子破口大骂:“狗日的谁呦,把爷腿都快挣断了。”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吓得老爷子差点坐在地上,前面那火光又在那一晃一晃像招手似的。老爷子就一路小跑去追那点火光,但这个声音一直就在耳边,老爷子不停的跑。跑了也不知道多久,总之是累的气喘嘘嘘却停不下来,老爷子这时心里突然生了一个不祥的念头:弥惚子。

  弥惚子这个东西据说是夜里的游魂野鬼,夜里没事就出来溜达,尤其是下蒙蒙雨的时候,碰到身体壮阳气旺的马上躲在一边,只能欺负一些老弱病残身体弱的人。一旦碰上后,运气好的人要是摔上一跤,或者有人能拍上一下就醒过来了,运气不好的……。

  老爷子想喊却喊不出声,就在心里说:哪位大罗神仙也不现现身,就算死也好叫我死的明白。瞬间那恐怖的声音不见了,他的身边马上就多了一个老人,只见老人慈眉善目,头戴羽巾,一身习武之人的打扮和他一起跑。老爷子心里马上就想到了陈家寨的老祖宗,也想到了正在床上打滚的泰斗,他想问老人话,但见老人和善中透着威严,便不再吭声,俩人就不停的跑啊跑……

  等大伙找到泰斗他爸时,老爷子已经口吐白沫,气绝身亡了,围着这颗树方圆十米的庄家已经被踩平了,当时就有人说是累死的。

  泰斗在第二天就醒来了,得知父亲的事后,躺在床上一天都没说一句话,来送老爷子的亲戚也知道是什么原因,也就没说啥。经过这件事后,泰斗好像换了一个人,再后来就没有参加过红卫兵的一次行动。

  主家说完了泰斗的事,我们又开始干活,我一直在想那个奇怪的弥惚子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还这么厉害,也没让我碰见一回,就这样忙忙碌碌的一天就完了。

  因为那条大蛇和弥惚子的原因,晚上每次回家我俩都是提心吊胆的,我和表哥后来也很奇怪,这个时候确实不应该有蛇的,还没有到惊蛰那个节气呀,那我们看见的又是个什么东西?一直到后来我都相信那就是一条蛇。

  这家的活终于在半个月后干完了,老关中的习俗永远不会变,在享用了一大桌子的感谢宴后,主家把帐一结,又喝了一会我就和表哥准备回家。出门后表哥让我和他去别的地方转,但我觉得有些困就表示不去了,表哥说小心点就走了。往回走的路上才觉得有些害怕了,因为我已经看见了那陈老将军的坟就在前面,这会正是快黑的时候,腿便加大力气想尽快从这过去。有些时候的事情就是那么怪,怪的用常理不能解释。

  我一边加快速度一边不安的看一下那个坟堆,过了坟堆后心刚放下来但下一刻马上又提到了嗓子眼。就觉得脚下一空‘嘣’的一声,车子就慢了下来,链条断了,我强烈的感觉几乎是已经肯定坟堆上有东西。怎么办、怎么办,想跑那脚下就跟抹了胶一样动都动不了,心跳的速度绝对能赶上鼓掌了,头上的冷汗冒着,口干舌燥,还有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就到了跟前一样。‘啊----’我大喊着转过身,在看到那个画面的瞬间我平静了,静静的站在那足足有十分钟。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可以说四周都看不见东西了,但那芊芊的红色背影就像舞台中间被灯光照着的演员一样显眼。不错,那就是最近一直在我梦中不停出现的红色身影,今天在陈老将军的坟堆上出现是什么意思呢?正在奇怪这个弥惚子难道要让我站着死掉的时候,那个红色的背影慢慢的转过来。我当时就在心里骂开了:他妈的,咋还戴了个面纱。

  不见了,眨了个眼的功夫她就不见了,我四处去看什么都没有,这才发现能动了,忙推着车子就往回跑。一路狂奔到了家里已经快虚脱了,妈妈看我的样子吓了一跳,听我说完也发愣了,当看到自行车时妈妈舒了一口气说:“这娃,再没有啥片子演了,把人吓的,车子都好好的你还裝哩。”说完就忙去了。

  我一看自行车眼睛都大了,那链条竟然好好的在车子上,自己都搞不清发生了什么,当天晚上又梦见了那个身影。

  闲了几天把我无聊的,那天下午刚出家后门,碰见了村里比我大点的小伙叫刘果,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筐子收破烂刚回来,他问干活没,我说这几天没有活。他就说:“走,明天去收破烂。”

  收破烂,心里还有些不好意思,就问他:“那好弄着没,没看我行不行。”

  刘果把车子靠在墙边看着我说:“有啥行不行的。”

  说着掏出了一个铜制的小酒壶,上面起了好多铜锈。我看了看说:“这不会是你收破烂收的吧。”

  “收破烂能收到这东西,不过,嘿嘿…这是我捡的。”刘果得意的说。

  心想这家伙真能吹牛,就说:“你运气还好,明天把我领着,叫我也捡几个。”

  刘果当即表态:“走,明天带你去个地方,看还能不能再捡上。”

  我说行,一下午就没干别的,向爸妈请示后便开始做准备,直到十点多才弄好。我躺在床上想:刘果要带我去哪呢?

  未完待续

  \7酷匠pA网b正Wv版¤5首发(7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五味老树说:

诸位来访的朋友大家好,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点一下封面下的撸撸和右上角的追书,谢谢,有动力才有感觉。再次感谢你的来访,祝万事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