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争执

  贩子帮主妇把石槽放好,然后抱着梦寐以求的东西准备离开,主妇看着贩子却不解的问:“这有啥好的,赔钱要。”

  贩子哈哈一笑:“嫂子你不知道,这人都有个爱好,有人攒邮票,有人攒烟盒,我呢就爱攒个石头。”

  说完就准备走,不巧的是邻家男不合时宜的走出来说:“邻家,我看你这石槽还真不错,要不然给我吧,我给他二十块钱。”

  其实邻家男只是试探一下贩子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贩子心中却已经把邻家男的家人都招呼了一遍。嘴上却说:“大哥,我和嫂子已经说好了,你可不能横刀夺爱呀!”双脚却加快速度准备走开。

  邻家男马上挡在贩子面前说:“卖石头的你别着急,我邻家答应这东西给我了,买石槽的钱我去拿,邻家你没看行不行。”

  主妇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人也不知道他们弄的是什么名堂,就说:“没有啥,你们商量,我把这留下就行了。卖石头的你也是的,拿现钱多省事的,拿个石头不嫌累。”

  贩子心说你倒知道个啥,看着邻家男蠢蠢欲动的架势这会再也沉不住气了,急着说:“嫂子,咱两个可是提前说好的,这和挑媳妇一样,相中了就想娶,你可不能一女二嫁呀。”

  邻家男这时已经肯定这是一个古董了,便对主妇说:“隔壁子你不要说话了,去把山林叫出来。”

  主妇看邻家男使的眼色便回去了,贩子气的就想骂娘,他看了看邻家男下狠心说:“伙计二百块钱让个路,你这样做事可不地道。”

  邻家男笑而不语,这时主家男出来问邻家男:“永明咋咧,还有啥情况?”

  永明:“山林你来看一下,可能有情况。”

  贩子做出委屈状:“你们不给钱就算了,怎么还准备抢人呀。”

  永明冷笑一声:“这话你也能说出来,谁抢谁你心头里明白。”

  山林刚也听媳妇大概说了情况,此时此刻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怎么回事,山林看着贩子说:“你还麻利、东西都装上了,想拿走也可以,出个合适的价就行。”

  贩子故作吃惊的说:“出啥钱,我都说了这个你不用补钱,是不嫂子。”

  主妇这时已经彻底明白了怎么回事,所以干脆回去了。永明直接就进入了主题:“伙计,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真把我们当傻子呢,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价钱合适咧你拿东西,不合适咧你走人。”

  山林直接上去抱下石槽骂道:“狗日的还麻利的很。”

  贩子见都这样了,想再钻空子也不现实,但还是敷衍着说:“其实真值不了多少钱,我就是喜欢才要的,既然你们说这是宝,那我就出个宝的价,二百元。”

  听了这话永明就说:“伙计,你的钱也太大了,虽然我不认得这是个啥东西,但它绝对是个古董。山林把这先抱回去,明我给咱寻个人问一下,也不会哄咱,哪怕卖一百块钱哩,咱认咧。”

  贩子暗骂自己:当时就先把这拿走多好的,要个盖招了个这货太难缠咧。但埋怨归埋怨,这东西叫其他人看见了更没办法咧,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拿下:“二位老哥,是这,咱也不过来过去,你两先开个价。”

  山林是个急性子,张嘴就说:“过来过去没啥意思,叫我说咋还不弄上两院房的钱。”

  八十年代末刚经历了一次通货膨胀,农村盖一院普通的平房也就一万五左右,言外之意就是三万。贩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根本连一院房的钱都不值,还两院呢,你还真把这当古董哩。”

  永明接过话头:“值不值也不是你和我能说的,你可以先回去,等过两天再来。”

  贩子急忙挡住两人:“不要急,叫我考虑一下。”

  贩子给二人发了支烟,自己又点了一支,仔细的回忆起一个前辈说的事。

  汉高祖刘帮在平定英布叛乱时被流箭所伤性命垂危,皇后吕雉请尽当时名医都无可奈何,时有一位李姓方甲术士乃秦始皇时一炼丹士,在遍访大江南北寻找药材时,曾偶得半部长生之法,只是法器不全。当时吕雉病急乱投医,仓促之下迫使术士强行做法,但终为成行。李姓术士隐性埋名才躲过杀戮,高祖没能留住,但长生之事却传了下来。时至今日,这个故事的真伪先放到一边,但可能是传说中的黄玉浅纹龙虎朱玄祀用盒却在今日出现,当时说这个盒子的四周分别刻的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并且刻的是活灵活现,据说盖上用隶书写有‘天道轮回’,如今盒子应该是,就看盖了。

  贩子对永明说:“能不能叫我看一下盖子。”

  最W!新!J章节上酷/匠◎网◇F

  永明便领贩子看了盖,贩子想用手摸被永明挡住了,之后贩子、永明、山林三人一起。贩子已经和刚才完全判若两人,完全是一副老板的派头,张口就对二人说:“我也不喜欢拖拖拉拉,一步到位,五万。”说完后就看着永明。

  山林两眼发直迫不及待:“行,钱一掏马上拿走。”

  贩子淡定的说:“钱没问题,前题是东西必须是一套齐全,这是五百块钱定钱,明天我来取时全给,东西留好,这事就算定咧。”

  山林喘着粗气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永明,快把盖拿来,回头我给你五千,你……。

  没等山林说完永明就打断他的话:“不行,再不是我,你媳妇把这都当破烂扔了,五千块钱你也能拿出手。”

  这话一说山林的脸马上变了颜色:“永明,咱是关系好我才说给钱的,你可不能太过了,东西是我挖的,你把盖拿走说用一下,可没有说不还,现在我要用,麻烦你还给我。”

  永明的头脑比较活泛,邻里之间也不想吵,更何况之前关系都不错,但这事要按山林的想法可不行。就说:“山林,这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你要你的五万,我要多少他还得出,要不然盖子谁也拿不走。”

  听了这话贩子瞪着眼看了看永明:“反正钱最多就这些,你俩看,我明天取东西。”又对着山林说:“伙计,我啥都不管,光知道你收咧定钱,明天我光找你。”说完就走,连拿来的道具东西都不要了。

  两个平时亲如兄弟的邻居开始争吵,媳妇们开始参与,再到后来的撕打,以至于离的近的亲戚都来了。村里就有年长的人劝:“就这么个事值得不,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山林虽然挖的东西,但不是永明认得你啥也落不上,永明你少拿些,都退一步啥事都解决了。”

  永明想了想说:“山林,咱都是一块长大的,我也不沾你的便宜,你的五万我一分不要,他明来我跟他谈,五万还是你的,我问他要六万只拿一万,要八万十万和你没关系,人家要一点都不多出盖子我白白给你还回去。但有个条件,我明跟他谈你不能说话,你自己看。”

  山林心想:我拿够五万就行了,那东西能值多钱,你就能去吧。就表示同意,村人见已相安无事,便各自散去。

  贩子第二天是和几个同伴一起过来的,见两人上来后只有永明说话,还纳闷怎么回事,他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呀!以为两人意见统一了呢。永明直接就开了价:“五万你拿槽,加五万拿盖。”

  今天来的人多,贩子说话也很有底气:“你吃人呀,这价你也敢要。”

  山林心中暗喜,叫你碰个钉子看你还能不。永明似乎也抓住了贩子的软肋,倔强的说:“你可以不要。”

  贩子上前一步:“十万,你不要太过了。”同伙中有一人咳嗽了一声,贩子便不在说话。

  “把东西我看一下”,来人说。

  永明拿盖,山林拿槽,来人看了后冷冷的说:“八万。”

  永明看这人也是心狠手辣的人,也不愿再纠缠,便点头同意。

  后来山林用钱盖了漂亮的房子,永明却买了辆车。山林还在家出苦力,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而永明则挣了钱搬到城里去了。那个石槽被买走时,永明问贩子的同伴那是什么东西。同伴淡淡的笑了一下:“你能见到它就是你的福份,不过这个猪更有福分,哈哈……。”

  后来出门后见的人多了,就偶尔听别人说在本地有个可以长生不老的传说,但需要几种器皿,永明听完那几个器皿后是一笑了之。

  听完这个故事我在想是不是真有长生不老的事,以前怎么没听谁说,这阵子还怪了到处都有着消息,明天还要干话,带着迷惑就和表哥先回去了。当天夜里又梦见了那个红衣女子,身影是越来越清晰,但就是脸一直看不清楚。怎么回事,为什么总是会梦到她------。

  第二天来时发生了一件事,不光是让我把泰斗父亲的死搞清楚了,那个梦中的红衣女子也真真切切的看到了。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