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和表哥一起到了姑夫家,姑姑让先吃饭,表哥说都吃过了不用忙活,就在表哥的带领下我开始学习第一门手艺。四月的天还是有些凉,到晚上十点多街上也就没什么人出来,大家一直惦记着那个汉墓的事,干活也提不起精神,姑父看了又好气又好笑,就说:“你两个给咱把活干好,挖墓渥事慢慢来,他就算是有宝贝都是咱的,关键是地太软没办法挖,等过几天再下手吧。”

  听姑父这样说我俩就打起精神专心干活,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们等到十一点多,姑夫、强叔、表哥、我们四人便走向那期待已久的地方,当时觉得自己走路都有些走不稳,实在是太紧张了。

  姑夫叮嘱大家小声点,到地方后姑夫拿洛阳铲又确定了一下地方后给强叔了一个手势,强叔便带了鬼头铁锹开始挖。

  反正在我的眼中显得是比较专业的,很快便有一个直径七十公分的洞出现在眼前。本来我和表哥的任务是把土吊上来,谁知道才挖了差不多四十来分钟,就在不到一米五的地方挖到了墓室的外围,我俩还没出上力。

  墓一般都是向南,在这个方向有一个类似于圆形拱门用砖挡着,里面就是墓室。但这个没有砖挡,很显然是被盗过了,砖块肯定是那时候扔上去的,所以才让猪拱了出来。

  这都挖开了,不能白出力呀,姑父就说进去看能不能捡个漏,就和强叔进去了,本来说好的我和表哥也进去参观村长,但姑父说那底下不干净,我太小了最好不要进。后来折腾到快两点才挖出了一个破了的铜镜和几个铜钱。把我快郁闷死了,一点都不刺激,之后又把土填起来,强叔把铜镜拿走了,我和表哥一人拿了一个写着“西汉五铢”的铜钱做纪念。这就是我第一次盗墓的经历,一点都不刺激,郁闷呀。

  姑夫家的活干了十来天就结束了,在帮忙挪家具时我捡了一个两公分的银制小人,里面是空的,当时我就肯定这是一个古董,便在亲戚家做了一次小偷。当天晚上姑姑做了一大桌菜,吃着聊着,姑夫说邻村有户人家也准备收拾房子,都来看了好几次了,让表哥等几天,他回头问一下具体时间,到时候等他通知。之后便是推杯换盏喝酒划拳,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回去。

  之后的几天就帮家里干些农活,锁碎的事把我干的烦的,幸好时间不长表哥就过来了,说那家的活问的差不多了,明天我们去看看。

  第二天我们就去了这个主家,主家做了一桌子好饭菜,无非就是让以后把活给干好点,吃完饭表哥下好了所需材料,大家就在那闲聊,因为前几天刚经过一次盗墓的事,所以话题很快便转到了古墓上,主家讲了一件事竟然又和那个所谓的长生不老扯上了关系,对这件事我是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几年前本村一户人家在地里挖了一个长方形黄玉石槽,上面沾满了泥,因为是单独一个也没想到是古董,便拿回家后给猪喂食用,这槽有个盖,就顺手放在了门口。这隔壁家呢看到这个盖正好有点用处,就问主家要,这远亲不如近邻,主家就说拿去吧。

  挖到东西的主家就把石槽放在门口当喂猪的盆,这天有个收古董的贩子在村里转,看见了这个石槽心中大惊。曾经和一个同行喝酒时听他提起过有个东西,有个传说中的黄玉石槽,宽三十公分,长有七十公分,高二十公分,重有差不多四十多斤的东西,是一个宝贝,假如见了一定要给他收过去,价钱随便开,那天喝酒后听说这东西还有一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故事……。

  这挖到石槽的主家把东西拿回家后就洗干净,想着喂猪也要讲究一下嘛!当时洗干净看见上面刻有不认识的动物,想也没想就扔到外面了。可这个收古董的贩子呢,一来是行家,二来他正好听说过这个东西,左看右看始终不能确定这东西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汉代黄玉浅纹龙虎朱玄祀用盒,但那么大一块黄玉也值些钱。心中就盘算着先把这个顺利的收了,假如这个东西是真的,那个传说也是真的,以后如果可能的话咱不是也可以……。

  贩子按耐住心中的狂喜,眼珠一转就想不花一分钱给弄过来。是夜十一点,贩子来到这主家门口一看大喜,为什么呢,本地人有个习惯,像这些东西一般不往回收,这正是贩子高兴的原因。贩子抱起猪槽准备走向摩托车,却传来几声狗叫,村里有串门的看见前边有人大喊:“狗日的干啥的。”贩子丢下东西便跑了。

  那时候农村贼特别多,家里养家禽的到后半夜都比较操心,有的村里还有自己的巡逻队。有一次三个贼偷牛让村民给逮住一个,直接就打成白痴,连派出所来了也没用,之后也不了了之,所以贩子也不敢后半夜过来。贩子走了一路骂了一路,并不是他掏不起这个钱,主要是干这个的都想花最少的钱收到最好的东西,那叫本事。这贩子回去后就想啊想,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P酷+匠网#永!久J+免)费m看~\小!说

  两天后村子来了一个卖石器的,在村中间坐卖,正好是挖出黄玉浅纹龙虎朱玄祀用盒的主家门口,卖石器的正是贩子。贩子下本钱买了几样好的石器,都是针对主家的猪买的,也算是煞费苦心啊。

  贩子借着主妇出门喂猪的空档说:“嫂子啊,把你家的水给喝点吧!”

  那些年的人特别朴实,主妇就去给泡了茶水送出来。贩子等主妇闲了下来便开口道:“嫂子你真贤惠,我老哥娶你可是把福享了。”

  主妇笑着说:“你们这些做生意的真是会说话呀,你那卖的都是啥呀?”

  贩子就等的这话,马上接口说:“都是石头,你不知道,我这人就爱石头,祖祖辈辈都是干这的,撂不下呀。嫂子,我看你这人也实在,是这、你随便挑一个,我算便宜点给你。”

  主妇头也没抬就说:“不咧不咧,又大又笨的要来也没用呀?”

  贩子故做着急状:“咋会没用呢,你看你着嫂子说的,没用人家造这干啥呢,我随便一看你屋都需要。就拿你喂猪的这个来说,现在猪小看不出来,再长大点头都放不进去了,我是看你人好才说这话的,这嫂子。”

  主妇想想也是,便冲屋里喊:“掌柜的别睡咧(本地人夫妻之间的称呼),出来看个东西。”

  主家可能在午睡,出来问了情况叫主妇拿主意又回去了。贩子暗喜:嘹的很,这家子人真好哄。主妇就到车前看了一会,就问那个多钱,贩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二十块钱买的东西还卖二十,能不让人心动吗?只要是诚心买东西的人,哪怕碰到再便宜的东西也会闲贵,就见主妇在那说:“东西确实不错,就是有些贵。”

  贩子早就料到她会说什么:“嫂子,我们也算有缘,我也爱石头,你要闲贵的话,我有一个主意,你把那个旧的给我,再给十块钱就行。”

  主妇一想能省十块钱就没有多想:“那行,你等一下。”

  就取了钱出来,贩子心中暗喜但却说了一句自己想抽自己嘴巴的话:“嫂子,这东西有个盖,你给我拿一下吧!”

  主妇嘟囔着:“要那干啥,那给邻家了。”

  贩子心中咯噔一下:“我太喜欢这东西了,你要来那怕少给几块钱都行。”

  主妇光想着还能少几块钱,都没考虑为什么,她就去隔壁去要,贩子也在后面跟着。邻家拿这盖当架板用,上面放了东西后男的不想挪,在那磨磨蹭蹭的,贩子给男人发了支烟说:“大哥我帮你挪吧。”

  男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问主妇了事情的原尾。男的就说:“卖石头的那你也给我换一个嘛!”

  贩子急于求成,就说:“行、那是小事,你去挑吧。”

  主妇不高兴了心想:这本来是我家的东西,现在却让你也捡了便宜,就不想出钱,便说:“卖石头的你这一颠一倒,赔了几十块,干脆就别收钱了。”

  贩子光顾着看盖子随口就说:“行,谁叫我喜欢这东西呢!”

  邻家男的刚才就是试探着问了一下,现在一听这话就心里想:这货这么干脆,是不是真有啥事。再看贩子那泛光的眼睛就说:“算了这东西把人挪的烦的,我也不换了你走吧。”

  贩子心中正在高兴,猛然间听见这话心说:坏了,太着急了,还是先把外面的收起来,免的让别人收了。就哈哈一笑说:“呵呵,看来今天只能忍痛割爱了。”

  就和主妇出去了,邻家男人自己很快挪完东西,拿出盖子清洗干净,只见上面用隶书写着四个字‘天道轮回’,男人心中有了计较,便走了出去……。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