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忠华笑了一下:“二弟何出此言,以我之见那都是先人杜撰出来的虚无缥缈之事,信不得。”

  可能是已经暂时把老二和老五的恩怨放下了吧,岳海天终于笑了一下:“之前我也是同样对其不甚在意,然而这个墓室中的经历却是让人难忘啊。大哥有所不知,当时这个墓面积很小,但里面的东西随便拿出来一件都不能让人侧目而视,里就有关于长生不老的记载,也不知道让这些畜生藏到那了。当时那个小孩就是装在这个盒子里面,旁边就写了“平安升天”几个字,也不知道其真伪。罢了,我们先回山寨,日后再聊。”

  二人转过身一惊,方才那个黑色的怪物不知何时又立在他们身后,纵然是庞忠华的武功都没有一丝察觉。那怪物看了看二人又掉头出去,庞岳俩人追出去后见那怪物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又向林子深处跑去。岳海天就想去追,庞忠华却担心着家人就挡住劝了劝,岳海天想想也是,遂带上随从回山寨而去。到山寨附近后绕道而行直到后山,又复尔回转至山腰处,此时天色将晚。岳海天指着前面一处高地对庞忠华道:“前方有十五人把守,其中有五名弓箭手,九个兵卒,一个头目,如果不出意外,这几人已经被老二控制了,但我们必须接近关口才能有路而进,如今只能等晚上再动手了。”

  入夜后庞忠华跟在岳海天身后向前爬,只见前面地形渐成垂直,只有一条小路蜿蜒而上,好不险峻。一行人爬到山下,岳海天指着六米高一处小小的突起部分小声对庞忠华说:“大哥帮我上去。”

  庞忠华拍了拍岳海天道:“我来。”

  一个起落在峭壁上如履平地,两手就抠住了上面,一深一缩人已在上面,这里只有两人站的地方。庞忠华向下点点头,岳海天把枪扔了上来,庞忠华伸枪往下,岳海天起跳抓住枪尾爬上来。上面有块大石,稍微挪开后有一个小洞。

  j(最新章节#上酷匠网^2

  岳海天:“大哥就委屈你一下,进去把墙角的绳子递出来。”

  庞忠华爬了进去,里面逐渐大了起来,就拿起墙角的绳子递了出去。岳海天放下绳子吊上一个随从,而后自行进去。山洞一直向上、走了约一柱香的时间到了洞口,后面的人也跟了上来。一行人出去后往下看,此处已快到山顶,乱石嶙立杂草丛生,寨中只有几处朦胧的灯光,其中有一处就是聚义堂,岳海天吩咐一个随从道:“你们去联络一下别的熟识兄弟,一会场子一乱马上救火,大哥你随我来……。”

  两人在暗处小心行走,不敢惊动任何人,岳海天道:“大哥如今只能擒贼擒王,事关紧要,即使剩下的珍宝不要都不能伤到我等家人。”

  庞忠华亦怒骂:“背信弃义之人落在我手里,定让他生不如死,二弟我们先救人。”

  二人到聚义堂门前的暗处,发现门关着,借着微弱的灯光,见门口有四人把守。岳海天小声道:“大哥,我们先看看别处。”

  二人又去了正堂侧耳闻声,却未有半点声息,到后院后情况依然如此。此时岳海天暗自着急:“怎会如此,他要做甚,老二呀老二,你会后悔的。”

  庞忠华道:“看来也只能赶蛇出洞了,二弟你刚说放火,在何处放。”

  岳海天心中烦乱:“放火那是黑话,意思是一会乱了让他们……对了,放火。”

  二人又返回聚义堂,这时门口只剩两人。岳海天:“大哥你在这看着,我去柴房。”

  遂转身遁走,庞忠华心想:如果他们把人都留在一处还好说,要是分开可就不好办了。这时聚义堂门开后出来一人,只见门口两人刚抱拳说了声二……就被来人抬手打断:“人呢?”

  守卫其一:“他们说去方便。”

  来人沉声道:“去了多久。”

  守卫:“有一会了。”

  来人复又进去。庞忠华暗道:老三和老四呢,其他人在那。这时岳海天匆匆赶来说:“火马上烧起。”

  庞忠华:“二弟你现在只听勿讲,一会我一人出去引他们出来,你放冷箭,千万别轻举妄动,定要一举拿下……。”

  ‘起火了”,夜里一声惊起所有人,聚义堂门突然打开,二寨主声音传了来:“大哥别放箭阿,嫂子们的头上架了刀,贤侄女们还不在这,所以你不能冲动。”

  随即人走了出来,身后三个女人都被绑着,嘴里还塞了东西,几把大刀架在脖子上,其中两个是岳海天的夫人,一个是庞忠华的夫人。岳海天拿起弓箭准备射杀,被庞忠华按下道:“瞅准时机,一击要中。”遂起身出去。

  二寨主故作惊奇道:“庞大哥大寨主呢?怎么是你一个人。”

  看他的样子庞忠华有种恶心到家的感觉:“假仁假义的小人,你做过什么难道不觉得愧疚吗?”

  老二用手指向庞忠华出来的暗处说了声射,一阵箭雨落了下去,再射。庞忠华心中一紧,见无声音传来也颇觉安心。就听老二如诉苦般道:“愧疚,当年五人在牢里说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是这样吗?”遂用手指向岳海天的二房:“这女人初入寨中,明知我想要还横插一脚,这是兄弟所为吗?臭婊子,当初还口口声声说喜欢他,好,今天我要让你看着他死,哈哈哈哈……。”老二摸着二房的脸发疯般大喊:“岳海天你出来,我知道你没死,你要这么容易死,就不是大哥了。”

  庞忠华双手捏的紧紧的,纵然此时满腔怒火亦不敢在脸上表露,只能寻找时机:“禽兽,我一人前来就把你吓成这样,有种放开她们。”

  老二哈哈一笑:“笑话,庞大哥,你觉得你说的话我会信吗?你人生地不熟,没人带着你能上来?出来吧岳海天,原来的你可不是这样子啊。

  “是我们带上来的。”就见两人急步走到庞忠华旁边,原来是岳海天的两个贴身随从。

  老二轻蔑的说:“就凭你们还不够份量。”说完已藏到三人之后。

  一随从小声道:“庞大哥,人都在东边树林里,四寨主在那看着,三寨主也被绑着,令公子也在,兄弟们都是被二寨主蛊惑说大寨主已死,只要大寨主露个脸什么都不是问题。”

  庞忠华看了看暗处也不见岳海天,就用枪指着二寨主:“你欺上瞒下妖言惑众,藏头缩首之辈如此何以服众。”

  老二大怒:“给我射死此人。”

  只见庞忠华舞起长枪如一圆盾般挡住箭雨,三人忙退到远处暗影之中。庞忠华:“你们前去联络诸位兄弟,让告诉其他人就说大寨主已经杀死二寨主,让们快去救火。再领几人去藏人的树林中让人放出一样的话,速去。”

  此时火势逐渐漫蔓延快至西厢房,山寨的房子离的本就不远,火要一直烧肯定整个山寨都没了,然而奇怪的是没人救火,只传来几声着火了。老二此时也大急:“岳海天快出来。”说完随手扒掉了大夫人的外衣。

  庞忠华一阵气恼,却又不能冲动,一来距离太远,二来二寨主身旁还有六名随从肯定是死党,还有房顶和暗处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不由暗道:二弟呢,我还是先去把藏在暗处的收拾掉算了。

  刚要起身,突然一阵热风夹着浓烟飘过,竟然起风了。有四个黑影靠了过来,聚义堂房顶上也有咳嗽声传来,二寨主接过一把刀大叫:“岳海天你们都出来,再不出来我先杀掉一个。”

  这时外面人声忽然嘈杂凌乱,似乎冲着聚义堂而来。庞忠华看四人竟停在自己前面,也不管是敌是友,直接断头掌放倒两人,另外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又一个前肘再下一个,最后一个刚要喊,庞忠华一个锁喉:“周围一共有多少人,敢叫一声捏断你的脖子。”

  徐徐放开手后,来人深吸口气颤声道:“房顶有十人,东边有四人,西边就我们几个,堂内有十多人。”

  庞忠华:“你们为何要如此。”

  来人:“庞大哥,二寨主说你们投靠了朝廷,要带兄弟们去打金狗,五寨主不想去,想回家,而大寨主却去追杀五寨主。我们都不想去打仗,二寨主说只要跟着他以后还是像现在一样,庞大哥我们都是听了二寨主的话犯得糊涂。

  这时好多人正向聚义堂走来。庞忠华对来人说:“你一会趁乱混到老二身旁,只要能救下三位夫人,我向大寨主保你不死。”

  来人忙点头称是,这时借着大火,可以隐约看到一群人跑去救火,有五人向聚义堂走来,为首竟然是四寨主。老二大叫:“老四你怎么过来了,他们人呢?”

  老四边走边说:“有人在那看着,二哥,怎么会着火?

  老二:“岳海天已经丧心病狂把老五给杀了,你快去把他儿子压过来,要小心,他就在附近。”

  庞忠华:“快出去,就说四寨主已经被大寨主收买了,正好可以混到老二那边。”

  老二见老四还是向他走来,不由起疑。却见一人急速跑来大叫:“四寨主已经被大寨主收买了。”来人马上停在老二身后。

  老二用刀指着老四大喊:“停下,到底怎么回事,啊……。”却见一支箭射在了老二胳膊上。老二大叫:“射死他们。”

  房顶上一阵箭雨落下,五人想退但离的太近,想挡住却没有庞忠华的功夫,几人都中箭倒地,像有两人已死。同时房顶惨叫声又起,一时大乱,老二几人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上面。庞忠华暗道: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