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山寨中灯光通明,除了夜巡和基本的防守力量外是人手一杯。主位两人自然是庞岳,左右分坐两人,乃是寨中五位寨主中的另外四位。酒憨耳热之即,岳海天道:“老二,老五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二寨主起身抱拳:“大哥,都弄好了,跑了七八趟,都是晚上行动,兄弟们也都是可靠之人,有几个兄弟在那看着。”

  岳海天哈哈大笑,随即猛地一顿,厉声道:“好,如此我就放心了,以后没我允许任何人不许动手,要是让我知道有谁图谋不轨,可别怪我不客气。”

  又端起酒杯说道:“来喝酒,大哥请。”

  庞忠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小声劝道:“二弟即然你我心意已决,可否别在做劫狱之事。”

  岳海天大笑:“大哥有所不知,其实劫狱为无中生有之事,放出此风只是想让城中收缩兵力,不然无法做事。”

  庞忠华不愿过问寨中之事,只有端起酒杯道声请便一饮而尽。岳海天以为庞忠华心有芥蒂,便小声道:“大哥你我兄弟间不能有任何心结,实不相瞒,就在我们出城歇脚之地,前一阵一个兄弟发现了一座奇怪的汉代古墓,里面的东西足够山寨的弟兄们快活几辈子。因离郡府太近无法动手,故才放出此风,今日才把东西全部挪了窝,说来真巧,东西竟然放在了……。”

  东西就藏在了武寨府西面的荒地里,也就是三弟郭澜的家门口。庞忠华不免惊奇:“如此之巧。”

  岳海天亦苦笑:“是啊,谁能想到,或许这就是缘分。大哥有所不知,三弟所住的村子武寨府来历可大了,唐朝名将郭之仪当年曾在汉堤渡口练习水军抵御西夏回纥军队。当时长安水军颇少,所以从山东水师掉来一批勇猛儿郎,在大败回纥军队后,一小批山东儿郎就和当地村民杂居在此至今。我们藏宝之地虽然离三弟村子很近,但当地人却从不到此一步,传说此地是西周姜子牙镇压顽蛇之地。里面林深树密,沟渠交错,我有次打劫当地一富户人家后,曾被迫进入此处,发现竟如世外桃源般叫人流连往返。将此处选为藏宝之地,一是离汉墓较近,二来当地无人敢入此处,明日无事你我兄弟就去此地一看。”

  当夜却见几条黑影出寨而去。

  第二天一早,庞岳二人和十余随从来到此处,一行人站在高坡之上往下望,只见树木郁郁葱葱,流水潺潺,称这里是是世外桃源一点都不为过。岳海天指着远处一地说道:“大哥,就在那里。”

  庞忠华脸露喜色尽显爱慕之意:“二弟有眼光,此处真乃洞天福地,日后如能在此地结度余生亦再无憾事也。”

  岳海天闻言道:“大哥即有此意,那我们就下去看看。”

  一行人进入林中往藏宝处走去,快到时突然见前方闪出一个黑影往前跑去,紧接着前面就有人大喊:“蛇、怪物、怪物。”众人一惊慌忙下马,就见一阵箭雨飞过便有两人中箭,庞岳等人躲到一处,看中箭两人已无生息,均道:“有毒。”

  岳海天拳头紧握怒骂:“此事必是内鬼所为,等我回去……。”

  话未说完,又是一拨毒箭,又有一人中箭,岳海天大叫小心便藏到树后。庞忠华躲在大树后面小声道:“对方不过十余人,有一人箭法甚好,二弟,我绕到后面去,你小心行事。”

  岳海天刚叫了一声大哥便被庞忠华制止道:“事出紧迫,休要罗嗦。”遂飞身而去。

  岳海天向那跟随了几年的马儿吹了声口哨,马儿刚起跑却见一支毒箭直中马头。马儿挣扎着刚到跟前就倒地而亡,岳海天取下弓箭立刻举箭前瞄,刚露脸就见有箭飞来,岳海天缩头闪过立刻前瞄。对面马上冒出几人准备射箭,岳海天占住先机射出一箭,对方立刻传来哀嚎,另外几箭均失去准头。岳海天又取一箭闪头一看,对面马上又是一箭,急转头之下箭几乎是贴着眼睛飞过,假如再往下点就射到鼻子了。岳海天心惊之余举箭急射,就在他刚探出头的一瞬间,就见对面有个人影正往下蹲,电光火石之间箭已离弦而去,就听传来唉呦一声,对面脚步开始凌乱。

  想必是承头之人中箭了,岳海天心想:“还想走,哼。”

  举箭又是一射,马上又是哀嚎声传来,正在此时只听庞忠华一声大喝:“贼人休走。”

  岳海天刚要拿箭,听到此话立刻拔剑冲了出去。对面阵角已乱,庞忠华如下山猛虎几个会合,能战之人所剩无多。岳海天见到此景一剑劈倒一个同时喊到:“大哥留下活口。”

  此时有一右肩窝受伤之人拔出匕首欲自尽,庞忠华一枪挑开匕首,上前就是一脚,揭开面巾随之惊道:“是你。”

  那蒙面人竟然是五寨主,旁边几人意欲反抗,岳海天几个起落招招毙命全部杀死。五寨主见事已至此也未多言,冲着岳海天叫嚷:“要杀要剐尽管来,成王败寇乃历来规则,只恨没能一箭要你狗命。”

  岳海天本想留下老五的性命,兄弟间为了这个宝藏不至于走到这一步,但听到老五的辱骂已经是让他怒火中烧,在来回踱了几步后说道:“你我之间到底有何仇恨竟然用上了毒箭,我自认待兄弟们不薄。假如我猜的没错,老三和老四还有我的家卷都已经被老二控制了吧,真没能想到我会被自己的兄弟出卖,哈哈哈………。”

  老五听见岳海天在那喋喋不休也是心中有气,瞪了庞忠华一眼哼了一声说:“假仁假义的伪君…….”

  酷Q匠$,网B首q发

  岳海天骤然听见老五的诋毁再无半分留恋手起剑落老五的右脸就掉在了地上,之后吩咐随从:“把他们拖到外面去,别脏了这个地方,大哥,我们去前面看看。”

  二人一路无话行走至藏宝之地,这里有一颗特别大的柳树,岳海天走到树后面拨开荆棘杂草,一个山洞出现在眼前。二人刚想进去那洞中‘嗖’一下钻出来一个黑色的怪物立在两人面前看着两人,黝黑的眼睛炯炯有神,看的两人心里直发怵。霎时两人想到了刚才那个黑色的影子,要不是它惊起贼人,恐怕现在陈尸在地的就是他们了,就在两人还审视这个怪物想着它的意图时,怪物冲着两人笑了笑就钻到一边没了踪影。二人对视了一下岳海天愣愣道:“大哥,刚才那个东西可否识的。”

  庞忠华摇摇头若有所思道:“头上有角,身下有腿,似蛇非蛇,闻所未闻呀,方才看它怎么有种特别压抑的感觉。”

  岳海天缓过神打趣着说:“它似乎对我们也没什么敌意,可能是看上了里面的宝贝了吧。”

  庞忠华看着这个天然形成的山洞道:“但愿如此吧,二弟,此处真是隐匿之地呀,你是如何发现的。”

  岳海天停下后沉声道:“大哥有所不知,这里是老五发现的。”

  二人走进一步到了洞口,岳海天随手从墙上拿下一支火把点亮,转眼一看脸色不由沉了下来。地方本就不大,只放了几只箱子,打开后金光闪闪,在最墙角里面有一件大的玉器,是个长方形的盒子。岳海天走到跟前蹲下摸着盒子,庞忠华也上前来看了一下道:“二弟,这个东西看了以后怎么有种奇怪的感觉。”

  岳海天脸色极其难看,只是在黑暗中看不清楚罢了,只听他用低沉的声音说:“是啊,我第一眼看它时也是一样,谁又知道这东西还是一个棺材,大哥要是喜欢就送你了。”

  庞忠华忙道:“二弟见外了,为兄只是一时好奇罢了,并无它意,二弟心情低落可是因为老二和老五。”

  岳海天起身道:“大哥,虽然你我相识虽短,但我绝对相信你,今日我们回去必有一场生死之战,说是生死之战,其实只是让人心中徒添烦恼而已,我在寨中待了八年,早就做好了全身而退的准备,没想到如今却是因为自家兄弟。大哥你也不必为嫂夫人和贤侄担心,在没杀我之前她们不会有事的,我自有良策在胸。”

  庞忠华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了些:“有你这话我就稍微放心了,二弟,从我来到这个地方开始,就始终觉得这个地方特别熟悉,每一个地方都很亲切,好像生活过多年似的。”

  岳海天亦惊奇的看着庞忠华:“大哥,不瞒你说我亦有同感,看来我等结为兄弟实属天意呀。等这次把寨子事情处理完,不如就让我们家人全都来此地而居吧。”说到这里岳海天又想到回去后即将面对的事不由怒骂:“这俩个畜生,如今的东西还不及墓葬的十分之一,哼、老二等回去再算账,走吧大哥。”

  十分之一,那到底是个什么墓,庞忠华问道:“二弟,谁的家什这么多,也难怪会害的你们兄弟反目成仇。”

  岳海天道:“当时没细看,好像是个汉代的什么“平安王”,也可怜,还是个孩子。大哥,你说这世上有没有长生不老成仙之类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五味老树说:

五味老树非常感谢你对本书的阅读,期望您在临走时能留下只言片语的建议,最好能给予实质性的鼓励,祝您及家人身体健康,万事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