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真实的传说 2

  小将姓郭名澜,以前跟随岳将军征战沙场至河南开封附近,在一次巡营时发现一大户人家装扮的男子带领几人围住一男子,便上前询问。那中间男子巧舌如簧颠倒黑白,一旁男子就出手欲打,郭澜赶快制止。然而事以愿为,旁边几人齐拥而上,郭澜三两下便摆平场面,结果却让自己后悔终生。

  那一男子是当地的痞子,在当地名声极差,今日之事起因为痞子诱拐了此家丫环,主家前来质问,不料半路却杀出个程咬金出了这事。主家就去告官,事情传到岳帅耳中,岳帅也派人调查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便叫来郭澜道:“今日之事虽出有因,但确实是你错了,我也不忍让你离军,但岳家军军纪如山,念你上次在夜袭金营时射杀金兵首领曼陀化有功,你就回乡谋个公差吧,日后行事切记莫要莽撞。”

  郭澜焦急万分,岳帅说话掷地有声,但郭澜希望岳帅能让他继续从军,即使不在岳帅身边。忙道:“将军,末将自知今日所做之事有辱岳家军声誉,但末将希望能去陕州忠义军兵吴琦将军所部,继续为国效力,请将军恩准。”

  岳帅看着这个有勇有谋的将士也很无奈,语重心长的说:“郭澜,军令如山,我希望你能明白……。”

  郭澜回乡后,便当了一名守城小兵,凭着战争的历练,精湛的箭法,高超的枪技,很快便赢得了自己的荣誉。他不光是被封为部将,身边更是聚集了一众生死兄弟,都是善长骑射的热血男儿,郭澜时刻都准备着听从岳帅的召唤,他要为岳帅蓄积人才,也想着有朝一日能再次和岳帅并肩作战,以弥补自己未了的心愿。平日郭澜对下属十几人要求甚是严厉,在守城将士中也只有他们几人有马,为何会如此呢。

  郭澜回乡后向郡首府递交过文书后,就被告知回家等候,当时他并不解其意,谁知等了半月也没见动静。遂去找主事之人问话,这才偶然知道了没有事情做的原因,竟然是没有给主事的人好处。从军之人本就性情秉直,那能想通此理便去找郡守,不想被守门之人挡在门外,本就心中有气又听见几人口出污言秽语,那里还能忍住,岳帅的话早就丢在了脑后。上前又是一通好打,等到郡守出门一看,得知事情原委,立马对那主事之人就是一顿大骂。郡守非常欣赏郭澜的身手,就巧言相劝让他做其护院,但郭澜不耻于郡守的为人,遂推辞说自己应从小兵开始做起,好让兵卒们心服口服,郡守想着就先顺着他吧,便点头同意。后来郡守又请了几次郭澜,但他均以城防将士人数太少抽不开身为由推脱掉了。本以为郡守会就此罢休,却不知何人又说给他们几人配上马匹,郡府有事了也可以快速赶到,郡守大人略一思索就点头同意了。郭澜开始并不想要,但他看见马后屁股就痒的不行,心中同时也有了另外的打算,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今日庞武师能有此举,郭澜也能猜出八分所为何事。至于岳海天其人,郭澜起先以为是乘乱浑水摸鱼之人,而后见有人有马,遂断定此伙人是马贼。这些马贼在本地普通人家口碑极好,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倒是本地的富户对他们恨之入骨。所以郭澜本是穷人出身,本就不耻于富贵人家的一切,要不然上次不会因为那件事而离开岳家军。郭澜感觉就马贼的本质来说是好的,所以就有了今日说服以后为岳将军所用的心思。

  郭澜上前一步抱拳道:“两位英雄,事情原由已知,这里都是自家兄弟,何去何从请君定夺,即使两位不愿前往,我亦交定两位英雄。今日就此别过,他日两位英雄要有此意,可随时派人知会与我,告辞。”

  郭澜以退为进,说是告辞身却未动,岳海天率先下马拱手道:“无名之辈岳海天愿追随岳帅为国效力,劳凡将军引见。”

  庞武师亦下马抱拳道:“燕京人氏庞忠华愿追随岳帅,请将军引见。不过庞某有个不情之请,想和将军切磋一下枪法。”

  岳海天大笑到:“庞兄所讲正合我意,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郭澜高兴之至亦抱拳到:“武寨府人,姓郭名澜,方才见庞兄使枪就想讨教几招,想不到庞兄也有此意,自从离开岳家军许久没有如此快活了,庞兄请。”

  俩人刚挪开步,却听岳海天大声道:“且慢,两位都是使枪高手,我却擅长使剑,刚见郭将军百步穿杨的箭术高超非凡,我亦卖弄卖弄。”

  岳海天有此一举,只是想将来在岳帅面前有些许面子罢了。便让手下拿来弓箭,亦指着远处的一颗小树说道:“就它了。”

  搭弓起箭一气呵成,嗖一声,虽是小树但箭已入半身,如此箭术亦非常人所及,和郭澜比起来也是不相上下。庞郭二人均道:“好箭法。”

  岳海天抱拳谢道:“雕虫小技,献丑了,献丑了。”

  酷匠网永r久9免pu费看小说lB

  岳海天退到一边,这时庞郭二人均向前一步使出长枪,行过礼后道了声请便开始了一场精彩的对决。

  两人你来我往,瞬间已过二十余招,郭澜此时才真正了解了庞忠华的实力,越打越心惊,此刻他才理解了深藏不露的意义。枪法肯定在岳帅之上,这是他给庞忠华的概论,反观庞忠华出招潇洒从容连绵不绝没有半分虚气,脸不红心不跳,稳若泰山。

  郭澜一招毒蛇吐芯乘庞忠华后退之即,忙收枪抱拳:“庞兄好枪法,郭某自知不如,和庞兄比试枪法就如蚍蜉撼树也。”

  庞忠华亦抱拳道:“郭将军承让,为兄只是空长几载而已,如此戏言折煞为兄也,郭将军枪法虚实无测自成一家,倘若假以时日,修为必在为兄之上,承让、承让。”

  岳海天朗声笑道:“两位不必自谦,依我看庞兄更胜一筹,但郭将军所学颇多,有此造诣已属不易,各有千秋,各有千秋,哈哈哈……。”

  郭澜此时心绪难平,暗自心想:此二人一旦跟随岳帅,封官拜将那是迟早之事,不如……。

  念及此次郭澜遂抱拳道:“庞兄、岳兄、今日你我三人一见如故,小弟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庞岳二人一听忙拱手道:“郭将军此言差矣,所为何事但讲无妨。”

  郭澜正视庞岳二人一刻,遂抱拳道:“庞兄,岳兄,昔日三国魏晋时有刘关张桃园结义传为佳话,令人神往。今日我见两位英雄深明大义,亦属性情中人,小弟想与二位英雄结为异姓兄弟,不知二位英雄意下如何。”

  岳海天本就是豪放之人,闻言哈哈一笑即道:“郭兄弟言词中垦正和我意,就看庞兄之见。”

  庞忠华忙拱手道:“能与二位相识,亦属庞某三生之幸,二位能有此番情意庞某更是求之不得,愿与两位结为异姓兄弟。”

  郭澜如释重负即道:“多谢二位兄长成全美意,小弟年方二十。”

  岳海天面色一顿即道:“岳某二十有五。”

  庞忠华抱拳道:“虚度三十春秋。”

  岳郭二人即躬身行礼叫了声:“大哥。”

  庞忠华忙上前扶起二人:“二弟三弟,即如此,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日就在此地结拜。”

  岳郭二人均道:“谨尊大哥之命。”

  三人遂跪地结拜,随行之人亦下马驻立,却见东面的天际间刹时出现了一团如凤凰般的绚丽云彩,引得众人啧啧称奇。庞忠华惊奇之余就听岳海天说:“那里是崇陵的方向,我们当年刚出牢时一穷二白,曾经去过几次想弄些宝贝,找了几次都没找到入口,可惜呀。听那些守陵的人说里面建的是相当的奢华,奇珍异宝数不胜数,传言里面还有两只怪物守护着德宗李适的棺椁,所以一般的盗墓贼是从来不敢进崇陵的。不提那些,今日我等结拜有如此祥兆真乃一大快事,哈哈哈-------。”

  随后三人叙旧至黄昏时分,郭澜起身道:“大哥二哥,你们尽快安顿好家里,随我去拜见岳帅。今日天色已晚,小弟还有公事在身,兄弟之情容改日再叙,小弟先行告辞。”

  随后领兵离去,岳海天道:“大哥,我们去寨子。”

  一行人路上有说有笑的又往西走了二十余里进入山中寨子,但见一路上守卫森严,布防颇有章法。庞忠华赞道:“二弟治军有方,守着如此大的家业和一个土皇上没什么分别呀!快让人问问你嫂夫人现在何处。”

  庞武师见妻儿气色如常安然无恙,就说了今日之事,庞氏本为贤淑明理之女,闻言即道:“夫君能和岳帅一起抵御外敌,本就是家门幸事。男儿大丈夫保家卫国乃天经地义之事,岳母为帅刺‘尽忠报国’四字,乃天下主妇所学之楷模,夫君尽管自去家中勿念。”

  庞氏说的大义凛然,眼中却浸满泪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