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真实的传说 1

  南宋高宗时期,朝廷因为秦桧把持朝政而腐败无能,苛捐杂税名目凡多,人民生活疾苦怨天载道,到处都弥漫着哀怨的气息。当时的泾阳郡守更是丧尽天良无恶不做,可能是触怒了神灵吧,他每夜都会梦见一些古灵精怪的东西,折磨的他睡不着觉几近将死。也是这狗官命不该绝,他手下一个爪牙的父亲几年前也犯的是这病,当时有一个亲戚不知道从哪儿拿来了一个类似于龟甲的东西,每晚睡觉放在床头后就好了。这个爪牙的父亲死了后他就把这东西献给了狗官,狗官用过后大喜,就随便封了他一个官职。郡守享受清静生活的同时又怕别人偷走这个宝贝,便想找几个武功高强的人来做他的护院,就让下人出去打听,这都一月有余也不见有什么消息。

  恰巧这日一庞姓武师带领妻小徒弟辗转至泾阳郡卖艺谋生,讨个生活,庞武师使一手好枪,舞的是眼花缭乱虎虎生风,郡守管家行至其处便驻足观看,见其武艺高强不禁心中窃喜,遂想拜庞武师为郡守护院,就一边观察一边忙让人去给郡守送信。

  当时在云阳有一群马匪,专做除暴安良之事,本地几位大户人家深受其害,都已经向郡守大人提了好几次,但马匪靠山而居进退自如,官府也是颇为无奈。郡守大人也曾在当地几个大户人家的资助下出兵剿匪,但都无功而返,只抓了几个流民充数了事。近日更传言马匪要劫狱,为这事郡守大人更是焦虑万分,真要出了这事他这个郡守也就到头了。可手下除了那十来个兵将还算英勇,其它的都是酒囊饭袋,想到这郡守大人就莫名的发火,这日却传来了好消息------。

  管家此时心中暗喜,自言自语道:“要是这事办成了,郡守大人一高兴,那小舅子当捕头的事岂不是……,嘿嘿。”

  见庞武师一路招式打完,便让下人叫来庞武师,管家居高临下说明来意,并许以重金。庞武师心中叫苦,心想怎会碰见此人,之前便听说过此郡守的斑斑劣迹,便婉言相拒。

  管家见庞武师面露难色,当即脸色阴沉,冷冷的说:“你且斟酌斟酌,明日午时来郡府报我名号就行,以后跟了郡守大人,飞黄腾达那是指日可待,总比你流落江湖强上百倍,明日别让我等太久,告辞。”

  庞武师见管家走远遂对家眷说:“就算饿死,我也不会求到郡守门前,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快出城。”

  一行几人便匆匆往城外走去,却见一人看了看几人离去的方向就往郡守府跑去,围观者中又有一臂膀腰圆之人却尾随庞武师而来。

  庞武师一行刚出城门,后面来一骑者上前挡住去路,阴阳怪气的说:“庞武师留步,郡守大人有请。”

  庞武师心想来的好快,遂抱拳道:“多谢郡守大人美意,然我历来行走江湖,不愿受人约束,还请郡守大人另觅高人。”

  说完就准备走人,骑者大声道:“郡守大人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守卫。”

  守城十余兵卒立刻上前围住武师,一旁众人摇头叹息,却不敢吭声,武师见此便低声对妻小众人说:“你们先找个地方落脚,我随后出城找你们。”

  转身提枪便向城门走去,骑者厉声道:“且慢,刚才郡守大人交代,已经为武师等人安排好住宿,还请夫人和小公子一同前往。”

  庞武师暗想:这分明是掠捋,给郡守卖命岂不让人嗤笑,今日断不能再入城半步。庞武师心中有了计较便走到妻子身旁小声说:“一会我拖住兵匪你们先走,我随后出城找你们,休要多言,快走。”

  起枪一记直捣黄龙便取下骑者性命同时大喊‘快走,’围观众人见杀了官兵,马上四散跑开,却有四人站在原处,其中就有刚刚那位臂膀腰圆之士。十余兵卒立刻拔刀出鞘,却不敢上前,守城兵卒见武师动手杀人,便喊守城众人杀叛贼,一时城内兵卒匆匆赶来。

  情势危急,庞武师忙杀开血路,妻儿众人立刻离去,十余兵卒见援兵来了便蠢蠢欲动。不想身后却传来惨叫声,只见路边那位臂膀腰圆之士和另外三人已抢来兵器开始撕杀,五人联手如入无人之境,众兵卒连连后退,城上一将领赶来后见庞武师使枪,心中暗道:好俊的枪法,当今天下想必也只有岳将军能挡住此人。此将原为中兴四杰之一岳飞岳将军的部下,因为情非得以而触犯军规,岳将军念其屡建奇功,故让其返乡做一员守城小将。

  只听一声惨叫,小将忙喊:“后退。”

  众兵卒正慌乱中突然听见命令,马上往城内跑去,将领骂道:“一群废物,叫你们后退不是叫撤退,留下庞武师,其余之人射杀。”

  城上立刻下起一阵箭雨,众人再想射杀时突见狂风大作,昏天暗地飞沙走石,让人睁不开眼睛,等这阵狂风过后小将一看那五人已渐行将远,似有两人已经中箭。小将大喊:“快备马随我追。”

  更Tz新最P快¤上5酷FX匠yN网o

  却说庞武师五人匆匆赶至宝丰寺土塬下后,见官兵没再追来。庞武师遂拱手道:“两卫英雄安否,今日多谢四位英雄出手相助,连累四位庞某心有愧疚,请受庞某一拜,今日之恩他日再谢,敢问英雄名号。”

  中箭两人摆手称无妨,旁边一人道:“这是我们大……。”

  臂膀腰圆壮汉挥手止住,沉声道:“吾乃本地流民,姓岳名海天,绰号屠贵,因见庞兄武艺高强又不愿与狗官为伍,着实让人敬佩。吾敬重庞兄的风骨,至于连累吗着实是言重了,庞兄,此处并非续话之地。”

  只见岳海天打了一个响哨,前面山林中便出来二十余骑行至岳海天前,众人下马拱手道:“大寨主,三寨主。”

  岳海天嗯了一声道:“老三你领几个兄弟去接嫂夫人直接回老窝子,让他们备好酒菜,今日我要和庞兄痛饮一宿。其他兄弟拿好家伙,官兵随时就到,大家先回山寨,庞兄请。”

  之前四人中未伤者领命而去,另两位受伤者已被处理好伤口。庞武师刚想推辞,岳海天抬手道:“此处直走三十里便是蜗居,庞兄千万莫要推辞……。”

  却见一个随从大声喊道;“大寨主官兵来了。”

  岳海天回头一看,却见一将领率十余骑追赶而至,后约百余兵卒隐隐可见。岳海天急忙上马狂奔,身后十余骑紧随其后,岳海天却没看见庞武师,转头一看大惊,忙高喊:“庞兄快走。”

  庞武师大声道:“岳兄先走,我来挡住兵匪,以报方才相助之恩。”

  岳海天掉头来到庞武师前拉住缰绳怒道:“赶快走,难道让兄弟们都来陪你吗?”

  庞武师见此叹了一口气,也不敢再担搁,便紧随岳海天急驰而去,然而这一退一进,后面将领已然而至。两拨人马一追一赶,约一箭之地的距离一直追到四十里外的嵯峨山下,此处地势陡峭山高林密,名曰罗蜷崖。小将见前路危险,便挥手止住众骑说道:“前路险峻易设伏击,便到此处吧!前面英雄留步。”

  岳海天,庞武师停下掉转马头,其他骑者应然止步,岳海天此时已无惧意,遂冷冷的看着小将。小将上前一步拱手道:“几位英雄身手不凡,着实让人大开眼界,然今日杀死官兵,自此与朝廷为敌实为不智也。几位英雄近年所做之事吾略有耳闻,心中敬佩之至,然好男儿志在四方,几位武功不凡却屈居此处,正如宝珠蒙尘,虎居平阳。男儿大丈夫为国应戌关守边,建功立业,为家应光宗耀祖,福泽子孙,如今北方边关战事不断,人民深受其苦。”

  小将说到此处,想起昔日随岳将军一同驰骋沙场击杀匈奴好不快活,不禁心情激荡,声音开始高昂:“两位有此伸手如能追随岳将军,建功立业光宗耀祖之事又有何难,尔等做一辈子马匪又能如何,难道不觉有愧于苍天父母。两位如有此意,吾愿亲自带两位拜见岳将军。”

  庞武师一直有报国之心,奈何朝廷奸臣当道腐败无能,故带领家小流浪江湖讨口饭吃,亦长叹息自己空有一手好枪法,却无用武之地。今日突然听此小将说能够和岳将军并肩做战不禁心潮澎湃蠢蠢欲动,但又拿不准此将所说真假,遂看向岳海天。

  而岳海天呢,虽身为马贼但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自己曾经也有一腔忠君报国的热血,因为一场变故才走上这条路,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又听此将提到了岳将军,沉浸已久的心又泛起涟漪,也看向庞武师。

  两人对视后都看出了彼此的决择,庞武师上前一步抱拳道:“将军为郡守大人效力,而我等刚才所做之事已使你我成水火之势,如何又能冰释前嫌。再有将军一直说曾追随岳帅击杀金狗,却为和又在此做一守城小将,如此叫人何以信服。”

  岳海天亦说道:“不错,如此又叫人何以信服。”

  小将也是急的挠头,左右看看突然脸色一喜,只见百步之外有一飞鸟出林,小将搭弓起箭如行云流水般洒脱,小鸟应声落地。

  庞岳二人暗道一声好箭法,心想:刚才小将要是射上一箭的话,岂不是……。

  不觉惊出一身冷汗,就听小将尾尾道出离军的原由………。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