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最H}新mC章e节p*上^V酷匠;网

  两天后泰斗从断断续续的消息中了解到事情的大概,最先进去的两人已经死了,满军醒后目光呆滞已经傻了,可能是中毒太深。墓室内死了四个,其中有三个是邻村过来混水摸鱼的。踩伤的,打架误伤的十八人,当天晚上村里一家被灭门死了四人,墓室除了几样大兵器和破碎的陶器,所有东西均遗失。后来铲子说那个人好像就是最先出来的那个,也很有可能就是拿剑的人。

  古墓在破四旧的热潮中只存在了一个礼拜,就被村里人拆了,有认字的发现了墓主的身份但为时已晚,陈家寨所有陈姓自发在原地缅怀。假地主一家被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折磨的受不了,整天劳改批斗,假地主受不了便上吊自尽了……。

  泰斗目光呆滞,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荒唐无知的年代,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那柄“龍淵”宝剑和那个精致的盒子……。

  回家吃完饭,我问爸爸知不知道陈家寨的事,爸爸问我咋知道,我说是泰斗说的。爸爸问我:“那泰斗都没给你说他爸咋死的。”

  我说没有,爸爸自言自语道:“人家的东西不好拿呀。”

  我和爸爸有代沟,就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没问。

  晚上躺在床上,我不停的在想泰斗爸爸的事,迷迷糊糊就睡了,但是一晚上都没睡好。也不知道为什么,整个梦里都是那把‘龍淵’宝剑和那个漂亮的首饰盒,旁边还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我始终看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一个女子,因为那一身红色的衣服太过鲜艳------。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没睡醒,村里一个玩小就来找我说:“云阳那边有稀奇事,在一片麦地里有一条小孩才能看见的大黑蛇,大人看不见,咱去看看。”

  “瞌睡死我了,下雨哩跑啥呢,不去不去。”然后用被子把头蒙上以示抗议。

  玩小却是兴趣盎然,揭开被子就说:“走吧走吧,早都不下了,你要不去肯定后悔,我姨昨天让人捎的话,说那个蛇神的很,啥病都能治,云阳那边的人都往那赶哩。”

  我抬头看着他,玩小认真的点点头,我本身就爱打听这些稀奇古怪的事,心想反正没事,那走吧……。

  我和玩小到上邱庄时,那里整个村子都已经是烟雾燎绕人满为患了,奇事就出在上邱庄村南面的一片麦子地里。三四月的小麦正起身,再加上这几天的小雨,小麦长的郁郁葱葱,我俩站在一处高一点的地方,只见地里除了有一大圈的麦子基本完好无损外,周围的一大片已经被人踩的不像样了。看见还有不停赶来的人,还有人指着那片麦子地说:“看,就是中间压倒的那。”这人就飞快的跑过去------。

  抬头望去,我突然被震撼了,这一片地上或跪、或站、或坐、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那是里三层外五层呀!玩小正惊讶怎么会这么多人。旁边一个本村人即喜又忧的说:“前几天下雨人少,雨停了这些人,天要晴起来了估计能翻上几倍,上邱庄啥时候这么热闹过呀!这灵蛇再多呆上几天,这片庄稼都收不成咧。”

  我问村人这是什么时候被谁发现的,村人说事情发生在一星期前。

  当时地的主家正在地里除草,主家发现前面有大概五六个平方的麦子地不知道怎么回事平平的,也没在意。结果锄到平地时主家就觉得锄头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他就被一个什么东西给打到了一边,疼的哎呦叫了一声。老婆没注意怎么回事就赶紧过来扶起他问怎么回事,但主家脸色苍白,已经说不了话。

  当时地里还有干活的人,老婆喊了声村人就来了,地边有好事的人见有热闹可看也走了过来。其中有一个妇女抱着两岁多的小孩也想上来凑热闹,但是小孩哭闹着不停,嘴里伊伊呀呀的喊着长虫,长虫(本地人对蛇的叫法)。这抱小孩的妇女就奇怪,孩子刚才还好好的,这会是怎么回事哄都哄不住,小手还不停的指着前面。这妇女就抬头看孩子所指的平地时,留意到平地旁边的麦子无风自动,隐约间还能看见淡淡的血迹,妇女吓得大叫。

  这一声喊的人群马上就炸锅了,四五人忙把主家拖到十几米外都是惊魂不定的看着那平地。哭声喊声不断招来村子的人,有几个带小孩的还没到跟前,小孩就哭闹着不敢上前,都说是有长虫。一个五岁多的男孩吓的嘴里直哆嗦,说是个黑色的大长虫,大人们郁闷,看不见呀,有人就说可能是灵蛇,以前别的地方也出现过。

  主家的老婆一听就傻眼了,有年长的人让老婆赶忙回去拿纸钱放在灵蛇旁边烧了试试,看能不能先把男人救醒。女人就忙回去拿来纸钱什么的烧了,说来也神奇,主家很快就醒了,还有更奇的。主家两口子回去后,发现得了脑血栓的老爷子走路连拐杖都不用了,老爷子听了后忙让儿子拿了张桌子去摆了贡品烧了纸钱,自己也颤颤悠悠的走到地里跪在那。

  消息传出后,一个下午,附近村子有消息灵通的人都带了贡品急忙赶过来。村子的媳妇凡是娘家谁有病的都去叫了过来,还有亲戚什么的一个传一个,总之本来平静的村子一时变得热闹非凡,十里八乡的人都如朝圣般蜂拥到了上丘庄。

  到了傍晚上邱庄已经是人满为患,那些做小生意的也赶了过来,还有那有头脑的人批发来香火纸钱,还有村人做点吃的喝的,也赚的盆满钵满的。一夜灯火通明,烟飘十里,晚上的一阵小雨也没能挡住人们高涨的热情。

  到第二天早上守夜之人带来的消息更是将神灵之事推到了最高峰,有人多年的风湿腿在守夜后便健步如飞,有人因为长年的头疼来之前是扶着的,到第二天早晨时就吵着要把谁谁也叫来……。

  早晨没一会雨水也来了,本来今年雨水也少,春雨贵如油这句话因为灵蛇而越发显得神奇,到最后越传越神直至今日雨停。虽然路难走,但始终挡不住人们对健康和神奇的向往。

  我和玩小挤到最前面,见人们围成一个直径有四十米的大圈,有的谦诚的叩拜,有的焚香摆贡。我们也被这庄严的气氛感染跪了下去,也管不了地上是泥是水,那一刻的心境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总之是特别特别的平和。我抬头看向空地时突然之间看见了灵蛇,但它不是黑色,是一条特别大的白蛇,头上还有两只犄角一样的东西,如果再加上四只脚,那绝对是一条彻头彻尾的白龙。尾巴那里有一处明显的伤痕,在它的后面有一个黑色的大圆圈,好像有很多看不清的东西不停的走进去,而它就像一尊门神守在那里。大蛇的头忽然转过来看着我,在我惊讶之余就听见它的声音传过来,它告诉我人必须要有信仰,必须要与人为善,要心静平和的面对一切。那黑蛇竟然对我笑了一下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吓得我坐在地上忙低下头,心想是不是眼花了,再抬头看却什么也没有。

  给同伴说了后他只当是开玩笑,心中不免感到一阵失落,对自己都产生了怀疑,确实连我都搞不清楚刚才那一刻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了,不过我确定刚才是真真切切的看见了它。

  连阴雨一直下了十二天才停,人们又开始了辛勤的劳作,爸爸让我给家里拉点土,我们那都是去土坡上拉沙土,用来给家禽垫窝子,多少年来家家户户都是这样。

  我拉着架子车走向土坡,这个土坡是一个圆圈,里面有两个村子,我们村叫岳庞村,还有一个村叫郭岢郎,岳庞村姓岳的屈指可数,反倒庞姓是个大户,郭岢朗更别提了,郭姓一个没有。

  到土坡也就是五六分钟,去了之后发现村子的一个老人也在,本着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就帮他先装好,我说:“爷爷你先走吧,不行我帮你送回去。”

  老人拿出旱烟袋在鞋底磕了磕说:“不急,爷跟你工换工也帮你装满。”

  这老爷子都一把年纪了哪敢劳驾我忙说:“不用不用,你歇会叫我自己来。”

  老人一边给烟袋装烟一边缓缓说:“这土坡再挖几年估计也就没有了,多好的地方啊!小子你知道这土坡里面的故事吗?”

  这坡还有故事,我茫然的摇摇头,老人抽了一口旱烟说:“时至今日又有几个人知道呢,我还是很小的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说起过,传说曾经有人在这埋了一批特别值钱的东西,因为有一个神兽保护着,所以从来没人能找见。”

  这事可是第一次听说,但我也有些纳闷,便问:“咱这能有个啥神兽,就算有宝贝这么大点地方还能找不见。”

  老人笑了笑自顾自的说:“对着呢,是这么点地方,但就是没人找见,假如有一天你要碰见神兽的话,估计就离宝藏不远了。”

  我也正好把车子装满了,就随便坐在老人旁边听他讲起了那个关于神兽的传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