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将军墓

  众人四散开来连挖带翻,不一会戏来了。一个红卫兵在后院的地方首先挖到了砖块,大家蜂拥而至便七手八脚的挖了起来,没多久一个好似圆形的顶渐露出来,一直挖到隔壁的院子整个陵墓的平面出来了。紧接着又往下挖,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四十多了,还不算围观的。当挖到六米的时候,整个墓的布局已经呈现在一百多人的面前。

  墓的底部是四方形,长宽均是六米六,四方形中间是一个圆形弧顶,直径有四米,上面刻有一个动物,听老人说那叫螭吻,是龙的一子。在方形南面开有一个浅浅的墓道,里面有两扇门,高两米左右,老人说门上刻的东西叫椒图,也是龙的一个孩子。

  这时候所有的人都睁着眼睛看着古墓,古墓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这么多人都进去根本不现实。泰斗当时从村子带了十二个人,陈家寨此时大半个村的人都来了,已经是人山人海,还有不认识的人,这些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如今大家都是虎视眈眈,没有人愿意在这时候离开,就算是抢不到东西,能见识一下有什么东西也行呀。

  此刻人们是里三层外三层,都站在古墓的入口处攀谈说笑,陈家寨另一个红卫兵头目满军挤到了前面对泰斗说:“老泰呀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不过今天多亏你们了,要不然这个资本主义的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割掉啊,呵呵,那谁,同志们忙活了大半天没看见累成啥咧,去领同志们先吃饭。”

  泰斗心想还给我挽花子哩,也不看看爷是谁,就哈哈一笑说:“不急不急,都是为了革命事业,说这话就见外了,人多力量大嘛!当前应该抓紧时间先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处理掉,不能再让它继续腐蚀我们的革命意志,是吧铲子。”说完看着叫他来的红卫兵。

  铲子虽然和泰斗认识,但是他更畏惧满军,忙说:“也是也是,革命事业高于一切,不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泰斗要不先休息一下。”

  泰斗走到红卫兵面前低声道:“铲子,今天这事就算老子呆在外面,也少不了我那份,别想着把爷踢到一边。”

  铲子心中一紧,泰斗也算是红卫兵的头,没必要得罪,遂笑着说:“那是那是,你带兄弟们先休息,我去给咱们开路,你看这人也多,你们进去也不合适。”又上前小声说:“哥你放心,我铲子也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再说在你面前我也没那个胆子呀,你的那份我悄悄留着。”

  泰斗笑了一下小声说:“铲子你要记得你说的话,我可不愿意把事情做的太绝。”

  他们就稍微往边靠了靠,因为铲子在他们这的号召力一般,所以还轮不到他开路,那满军跳下坑,领了两个人就走了上去。短短的墓道外剩下有一面半截墙,满军和两个红卫兵推到墙后,就走到里面的大门前。门是向里开的,两个红卫兵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时间太长门已经摇摇欲坠,并没有什么飞箭呀什么的,两人又慢慢走了进去。

  满军跟在后面打开手电筒往里给照着路,一眨眼工夫就见前面走的两人突然就倒下了。满军慌乱中掉头想跑,但已经迈不动脚了,幸亏还能说话,喊了两声救我,也幸亏离门口近,来了两个人一下就把他拉了出去,却已经昏迷了。

  这下所有人都陷入沉默,只留下了满军家里人围着他大哭。另外两位的家属扑着准备救人,但让大伙拉着,泰斗这时走了出来说我来吧!刚才出事时泰斗就突然想起以前听别人说起过,新开的墓里有尸气,类似于沼气,但没什么味道,必须要过一会让气跑一下才能进。泰斗也不知道这个说法正确不正确,但那时物资太缺了,这些东西虽然是集体的,但可以悄悄的拿上一件小点的东西,所以泰斗准备搏一下。

  ON看》H正版@章B…节ng上酷匠rd网"☆

  泰斗拿过手电筒准备进去,旁边一起来的兄弟急忙挡住。泰斗说:“没事我命硬。”便走了进去……。

  泰斗忐忑不安的走进墓室,之前的两人躺在入口处,他把两人一个一个送了出去又返身而入,泰斗这才仔细看着里面的一切。不大的墓室因为没放东西而显的空荡荡的,中间是两具柏木棺椁,墓室左侧有一个拴马桩,下面有堆马骨。西面墙上有几幅画,从左至右依次是,一位将军骑在马上,手握宝剑率领兵卒追杀匈奴。第二幅是一个文臣宣读圣旨,旁边有位将军,地上跪着匈奴族人。剩下的已经脱落的看不出来了。棺椁里面的墙上写有一首诗:

  金戈铁马战五原铮铮铁骨戌边关忠贞烈士葬异地几多儿郎把家还

  右侧有一个书架,上有书籍卷轴陶器之类的,墙上写了字,虽然已经不全,但也看了一个大概。将军姓陈叫什么看不清了,说将军原来是汉代名将卫青旗下的一员猛将,因作战有功,退役后见陈家寨地势开阔,南邻泾河,故带着十余老兵在此繁衍生息。将军只有一妻,育有四儿一女,其中三个跟随霍去病将军战死沙场,只留下一个小儿子为其养老送终。将军一生淡泊名利,好善乐施,便有流民在此扎根,自此陈家寨繁荣起来。

  东面墙壁下放有一排兵器,刀枪斧戟戈的十余种,整个墓室再无它物。泰斗就想原来是陈家寨的老祖宗,一个两袖清风的将士,此时的泰斗忽然觉自己不应该打搅将军,但是他不动不代表别人不动,外面的人现在已经是虎视眈眈。泰斗在心中说了声,将军得罪了,便走向那个大的棺椁。

  然而费了好大劲也没打开,正着急怎么办突然一声:“我帮你吧。”猛然间出现的声音把泰斗吓的坐在地上。又听传来一声:“你咋了泰斗。”

  妈的,泰斗暗骂一声,原来是铲子进来了,泰斗说:“这家伙咋打不开,把我累的想歇歇。”

  铲子憋住笑说:“我们一块打开看有没有啥好东西,外面的人已经等不及了。”

  泰斗一听也着了急,人多了事不好办呀!两人一齐用力,毕竟是两千年的东西了,只听嘎吱咣的一声,棺盖被揭开掉在了地上。两人往里一看,只见一幅盔甲裹着白骨,旁边只有一秉宝剑。铲子扭头就去开另外一口棺椁,泰斗则拿起宝剑看了起来。剑挺重,剑盒上缠了布子,不过已经风化了,他去掉布子后,一个精美的剑盒出现在眼前。剑盒上面刻有一条龙,尤其是眉心镶嵌着的那颗红色宝石,看着有种异样的感觉,再看剑盒上通体刻有纹饰,非常精美,上面有小小的“龍淵”二字。

  泰斗把手电筒放在棺椁上,用劲抽出剑,瞬间泰斗感觉到寒冷异常,耳边嗡嗡作响,而且头还有点晕的感觉,他以为是在墓室呆的时间长的缘故,就没在意,泰斗被那剑气逼的不由自主的说了声好剑,迷糊着挥剑砍向了棺椁。

  铲子听见哐的一声急忙回头,光线随之照了过来直接照在了泰斗的眼睛上。刺眼的光线照过之后泰斗打了一个冷颤,心说刚才怎么回事,再一看原来一剑下去把棺椁的一角劈在了地上,还有放在上面的手电筒都成两半了。这时就听铲子说:“哥呀,咱赶紧把这个打开吧。”

  泰斗又看了一下剑觉得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忙把剑入鞘,心想怎么有点邪,就把剑靠在棺椁边走过去和铲子打开了另一个棺椁。铲子拿起手电筒一看,这个应该是将军的妻子,就见头顶有个非常精致的盒子,特别特别漂亮,那个盒子有一种感觉,好像看见了就忘不掉,泰斗拿起来看了一会摇摇头,心想要再小点就能拿出去,就放了回去。再看那白骨头发上有金凤簪一个,脖子上有串翡翠项链,手骨上有一个玉扳指,铲子正准备动手,不大的墓室已经是乱起来了。

  十几人冲进来后,场面逐渐失去了控制,泰斗回头找剑,却已经不见了,泰斗将扳指顺手装到口袋,铲子也快速拿走了簪子,铲子想装那个漂亮的盒子但没法藏,只好做罢。泰斗转身找剑,但却没了踪影,这时也不能多呆了,外面的人不停的往进挤,里面已经乱了。

  泰斗挤到门口时一回头,发现铲子也在后面,两人对视一眼,快速爬上墓坑,一起来的兄弟问怎么样,他们俩一口同声说啥也没有。泰斗问上面的兄弟:“刚才都有谁出来了?”

  一起来的说:“出来了一个人拿了一个东西,但天有点黑看不清楚,反正不是我们的人。”泰斗正想让铲子打听,墓室内传来的惨叫声让所有外面的人都静下了。

  里面的人蜂拥般又往出挤,小小的墓室里此时最少有二十多人,加上墓口的四五十不知道有什么情况,只是往坑上爬,中间的人一慌也往外挤,这一乱有哭的有叫的,有骂娘的。乱了有两三分钟后都静下了,旁边有从墓里出来的说出了情况,几个人为了抢东西,从开始的互殴到用上了兵器,已经乱的不像样子了,泰斗他们也不敢再呆,便悄悄的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