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宝考虑了好长时间还是决定一个人去,但这一个人去挖东西胆小办不了事呀,天黑了碰到不干净的东西怎么办?所以中午的时候麦宝扛着铁揪出门了。

  玉米长起来的时候特别热,人们中午一般都午睡,路上人也少,不用担心被别人看到,也正合他的心意,想到即将得到的东西,麦宝走的更快了,要是挖个上等货,家里就可以盖个大房子了。

  到了之后麦宝直奔主题,直接就从坑的中心开始,下手非常快,但是有些东西必须要专业的技术。麦宝是大挖,没技术含量,光是把土往上扔,心里想着:农民有的是力气,出力咱不怕,只要能挖出来东西,卖个好价钱就行。

  挖到一米五左右的时候,麦宝就觉得土的颜色不一样了,就开始放慢速度轻轻的挖。麦宝也听别人说过有人因为下手重,把快到手的东西给碰坏了,结果是本来卖五百的东西成了五十,自己可不能犯这低级的错误,传出去就成了笑话。

  没一会他就把人骨挖出来了,没有棺木和青砖,应该是穷人,麦宝没经验不知道。这时候他又想起曾经听别人说过有的墓是用活人当陪葬品的,心想着难道是个大家伙。麦宝的脸上现出一丝笑容,大家伙的里面少不了好东西呀,麦宝在心里感叹着咱也快成有钱人了。

  有了动力就是不一样,麦宝觉得有使不完的劲,低着头只是一个劲的挖。底下的白骨头一根一根的往上扔,还发现了一条长长的辫子,他心想这不会是个女的吧,怎么连个首饰都没有,嘴里念叨着自己也是迫不得已,一家人要吃饭,你就不要找我的事了----。

  在扔手骨时麦宝发现了一个铜钱,随手就装进口袋,挖了半天除了几个破碎的陶罐外,再无所获。麦宝心想这主墓室到底在那边呀,到现在才挖了个铜钱,要是有个高手来也就不用费这么大力气了。又一想我一人挖到了那是我一人的,不用分呀,大不了就多费点事,多出点力气罢了,麦宝又来劲了。

  他开始平行着往北挖,刚挖几下,铁揪碰到的土突然坚硬起来,此时的麦宝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来了,还幻想着主菜终于来了。麦宝压住内心的喜悦轻轻的说:“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保佑我挖个好东西,以后我在屋里把你供起来。”

  然后掏出一支烟美美的抽了起来,他心想:等有钱以后把房子先收拾的漂漂亮亮的,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也来巴结咱。还有那几个势利眼的亲戚,之前问他们借点钱给孩子交学费,那态度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再有就是那该死的臭婆娘整天骂老子没本事,一吵架就说自己当初瞎了眼,狗日的以后看你还敢给我吊脸不,惹老子不高兴老子休了你。

  麦宝为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的老婆在村里口碑很好,自己真要做了这事和陈世美又有什么区别。算了不想了,把烟抽完了赶紧开始,时候也不早了,先把东西挖到手再说,毕竟隔手的金子它不如到手的铜呀。

  突然听到上面传来沙沙的声音,麦宝忙停下手中的活抬头仔细的听着,脸上的表情和刚才完全是两种概念。虽然是白天,但想到那铮铮白骨,麦宝浑身突然感到一丝凉气,心想大白天的不会有鬼吧。

  麦宝颤抖着问:“谁?”

  回答他的却是一个女子尖利的叫声:“啊。”

  凄惨的声音把麦宝吓得坐在了地上,这一瞬间他只想到两个字:女鬼……。

  正当麦宝快窒息时,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绷紧的神经立刻放松,那声音略带着哭腔说:“麦宝你在吗?”

  麦宝心中来气,厉声骂道:“死婆娘,吓死老子了,你来干啥。”

  他老婆委屈的说;“你没看几点了,还吃饭不。”

  来人是的麦宝老婆,沙沙声是玉米叶子发出的,那声尖叫是看见了骷髅头吓的,只是麦宝在不同的环境中自身感受不同。麦宝说:“知道了,你去拿点水先送过来,饭我等会回去吃,再来了小声点,怕别人听不见得是。”

  老婆在上面看了看嘟囔说:“这会哪来的人,到底有没有东西,没有就别废神了。”

  麦宝一听就火了:“你知道个球,这都快四点了,去送点水,把爷都渴死咧,记着顺便捎个袋子装东西。”

  老婆悻悻的回去了,到家后拿了杯水又找了个袋子,突然就觉得头有点晕,耳后好像有人吹了一口凉气,她马上又清醒了,突然心中没来由的揪了一下,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拿了东西就向地里走去……。

  麦宝的劲头特别大,很快就挖了一个洞,怎么还没东西呢?正纳闷的时候,麦宝感觉到不对劲了,还没反应过来,一堆土就压了下来。土虽然不多,但他动不了,麦宝感觉胸口憋的难受,他使劲的挣扎却无济于事。恍恍惚惚中,他好像看见了一个古代美丽的女子向她微笑着走过来,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感到非常亲切。

  女子拉起他的手用忧郁但动听的声音说:“我在这里等你这么长时间,你终于来了,相公我们走吧。”

  麦宝被女子美丽的声音感染,瞬间两人仿佛置身于一处鸟语花香的世界,他任由女子拉着,向远处走去……。

  老婆几乎是跑过来的,当看到塌陷的土堆时,发疯似的跳下去用手挖。村子的人被惨叫声引了过来,一看原来出了这事。后来村子的人帮忙把麦宝挖了出来,麦宝脸色安详,略带笑容,手里还紧紧的抓着一缕黑发……。

  麦宝三十岁多点就匆匆的走了,留下了两个七八岁的孩子和一个支离破碎的家。村里就有人说:“那是被女鬼带走了,上辈子欠人家的,没办法。只怪他不该挖那土硬的地方,那是墓墩子,和墙壁差不多,年轻啊!”

  ,r酷,匠网%z唯一?正/版{P,j其他6C都&%是盗v版

  姑夫把这事讲完后已经是九点多了,表哥和强叔已经是迫不及待了,但是姑父说还是有些早再等等,大家就在那又开始聊起来。我却对姑父刚才说的那两个有些迷信色彩的故事持怀疑态度,姑父在听到这样的质疑声后又说了一件更像是天方夜谭的事。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听人说过在当地流传着一个关于长生不老的传说,历朝历代的王侯将相,达官贵人倾尽全力去寻找线索大都无功而返,直到现在听说还有人在找那方面的线索,只是因为那个传说太过久远,能留下来的都成了一些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和神话故事差不多的传说了。姑父也是道听途说,所以我在心里对这个荒谬的传说只当是姑父讲了一个神话故事而已。

  就在我们还想着再等上一会去把那个墓挖了时,却听姑姑说是下起了小雨。姑父表示今天是挖不成了,我们无奈只好回去,刚走了几步就听姑夫喊:“天晴了就赶紧过来收拾房子。”

  我和表哥没有多停赶紧回家,到家后雨又停了,心里暗叹这雨下的真不是时候。谁知道第二天早晨又开始下了,雨一直下了十来天,我也在兴奋中等了十几天。

  农村一下雨就干不了啥事,那天吃完饭我就跑到村子一户人家看下棋。对弈的是两位相棋泰斗,说是泰斗,其实都是快五十岁,因为好下棋,村子人就叫了这个雅号。

  只见两位下的难分难解,旁边有七八个人观战,其中有爱闲聊之人就说起闲话:“你们听说没,前一阵陈家寨有人在地里取土挖咧七袋子铜钱。”

  另一位说:“那都锈到一起了,去卖铜都没人要。”

  下棋的老泰斗开口说:“陈家寨,哼,渥以前可是出过好东西的。”

  几人都问是什么,泰斗说别急让我把棋先下完。过了十来分钟,两位泰斗对弈完毕,泰斗掏出只烟点着,想了想就讲起了二十年前的往事。

  一九七五年时,文化大革命进行的如火如荼,泰斗那时三十岁,整天和一帮红卫兵抄老地主家,砸个小庙,除个牛鬼蛇神什么的。

  有天早晨陈家寨的一个红卫兵跑到我们村说他们那有个没发现的地主,泰斗一听直接就说走,又纠集了一些人,浩浩荡荡的赶往陈家寨。

  要说这个所谓的地主,只不过是和这个红卫兵有点过节,今天又发生了一点小矛盾,红卫兵想报复假地主,在他们村找不到人,所以才跑来找泰斗。泰斗他们去了后二话没说,直接就把人给绑了,翻箱倒柜啥也没找到。这红卫兵本来就是想整人,此刻那肯罢休。就说:“这家伙肯定是提前得到了风声把证据埋到地下了,咱挖一下吧。”

  谁也没想到这个红卫兵随口的一句话就扯出了两件千百年来无数人苦苦寻觅的东西,也就是姑父所讲的那个关于长生的事情所必须要的两件道具,只是他们当时没有一个人认识,然而在围观的人群中却有一个穷尽一生之力在苦苦寻找它的人。

  这一挖,挖出的不仅是一座古汉墓,同时也挖走了十一条人命。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