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三年我从学校退学后,因为没有别的出路,就在当地打个零工,刷漆涂门,卖水果,收破烂偷鸡摸狗啥都干。不同的环境中,我听到过好多,也经历过一些让人生丰富多彩的历炼。

  九三年春节初二,是我们家招待亲戚的日子,席间小姑夫说过完年要收拾房子、也就是刷涂料,油漆门。这话是给表哥说的,因为他就是做这个行业的,再说自家人干活也放心,又能省点钱。

  表哥二话没说直接答应,并提意即然我不上学了,应该学个手艺,就和他一起来做吧,就这样我走出校门的第一份工作就定下来了。当时说老实话自己根本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喜欢什么,可以说唯一的想法就是多挣钱,然后摆脱当时已经有些恨之入骨的学习。

  年后三月表哥带我去姑夫家商量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去了后表哥和姑夫说话,我在厨房给姑姑帮忙做饭,就发现厨房陈设的东西有点特别,可以说是一个小型的陶罐展览会。

  有五个好像是一套,从直陉六十公分到二十公分不等,这五个比较完整,所以没装东西,排成一排放在那。另外有几个大点的,有的装的面粉,有的装着别的东西。我非常好奇就问:“姑,你家哪来那么多的陶罐呀?”

  姑姑随便看了一眼就说:“那都是你姑夫在砖窑上干活时挖的,感觉有用处就挑了几个好的拿回来了。”

  “那人家让往回拿吗?”我有些吃惊的问姑姑。

  却不知姑姑有些无所谓的笑笑说:“你不知道,你姑父干活的那个窑厂以前可能是个汉代的坟地,几乎天天都能挖出来这些东西,好的都被人留下了,稍微有点伤的直接就扔了。”

  那时候人们对古董没什么概念,只知道金银玉,对其他的东西根本不在乎,一个秦朝时期的刀币才卖七元钱,当时可能没人能想到这个东西会在几年后成为缺货,身价翻了何止百倍,把“物以稀为贵”为贵的这句话体现的淋漓尽致呀。

  当时就去找姑夫想让他也给我弄几个小点的陶罐玩,当时也没有把这个东西想成是古董,只是觉得好玩,即使它并不像陶瓷那么好看。姑夫笑着说:“那是小事,这种陶罐窑上满地都是又不值钱,前几天我们一块干活的人挖了个玉蝉,卖了两百多块钱哩。”

  九三年一个手艺人,就是一个瓦工和木工的工资一天才十元,你能想到当时我听到这事时给我造成的冲击有多么的大,当时就有了去砖窖干活的冲动,表哥也特别上心,说要不然我也去。姑夫看着我俩的神态笑笑说:“那些东西是命,是你的怎么也跑不了,不一定你去了就能挖到东西,不一定挖到东西就能卖个好价。”

  完了后就给我们说了一特别有意思的件事,年前有个人在窑上挖了一个玲珑塔,是镀金的、特别漂亮。拿回家第二天就有人给出五百元要买,他觉的少就没出手,心想等等吧,这么精致的东西好歹不卖个一千块钱。那些年管的比较松,像这样的情况很多,收古董的经常有、没事就在村子转悠,所以他也不担心没有买家。

  又过了几天有个贩子找他想看看,谁知道见了后摇摇头就准备走,这家伙就说你这是干啥,好歹也开口出个价嘛。贩子开口就给了他一个足以吐血的价格,五十块钱。那人生气的说你赶紧走吧,前几天别人都出八百呢!贩子摇摇头笑了笑说他这个东西没保管好给风化了,之前你要一千我也出。

  后来那人又或找或被找的问了一下价格,还有人出五块,他彻底崩溃了,如果从头再来一次,他宁愿在把东西刚挖出来就卖掉,八百块钱在那时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没办法这就是命,到手的钱就这样飞走了。

  姑父说完后我和表哥都为那个倒霉的家伙感到惋惜,这时姑姑走进房间见我们聊的热火朝天就说:“别谝了赶紧吃饭吧,没看都几点了。”

  大家就一起动手挪桌子端菜,刚坐下准备开始.姑夫的弟弟突然走进房门,看我们两人面生不敢说话,便给姑父做了个手势。姑夫一看愣了一下就说:“来坐到这喝几杯,这都是咱自己人没事,你说咋了?”

  姑夫的弟弟叫刘强,坐下后看了看我俩说了一件让人操心半月的事。强叔家的老母猪今天趁人不注意挣脱链子跑了出去,刚在隔了有两家后面的空地里才找到,猪把人家地拱的乱七八糟。强叔去赶猪的时候发现了一些老砖块,就心想着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因为本地人对这种事情很敏感,强叔就自己去家里拿了洛阳铲又探了一下,果然是另有乾坤。

  强叔一说完我们谁也坐不住了,便都想过去看看,姑夫说白天人多眼杂不方便,先吃饭,等晚上去看。这些事以前老听人说,但没有经历过,所以我也是特别期待。

  吃完饭大家座着闲聊,表哥用火柴棒剔了剔牙说:“我咋每次过来看那家都关着门没见人,是不是那家平常家里就没人。”

  姑夫深吸一口烟,想了想说:“不是没人,我给你说件事,你们应该听过,那家的房子下面过去是座庙,文革时叫红卫兵烧了,村里后来划庄基地,正好这片地就给了这家让盖房子。

  本来家里有六口人,两老人加兄妹四人,孩子慢慢长大了地方不够住,就在八八年准备盖房子。当时院子里有颗大树,还有一尊石狮子,伐树时村里就有人说把狮子先请出去。但是狮子太重了,没有相应的工具就先伐树,结果事情就出来了。

  伐树时树倒的方向有点偏,把狮子的一只耳朵给碰掉了一小块,帮忙的有位老人就说赶紧给烧点纸,这家男人就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信那个,遂就没管。

  后来盖房子先是把村里一个帮忙的腿给压断了,光是看病就花了不少钱,还和乡亲关系弄的不好,房子也是随便收拾了一下。

  在后来的几年里,几个儿女相继或死或疯或伤,村里的人见了面也躲,家里人也觉得抬不起头,就整天关着门。

  姑夫说到这我想起来了,原来有一阵传的最最离奇的事就是出在这里,再后来大家说的什么我都没听进去,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别人给我讲的那个离奇的故事。

  说这村子以前有座古庙,平常的香火还挺旺的,具体什么时候的也已经无从考证,反正很久很久了。可惜的是在文革时轰轰烈烈的破四旧运动中,让那些狂热的红卫兵把庙烧了。

  几年后村里把这里划成了庄基地分了下去,后来有户人家就把房子盖在了上面。当时有颗大树,有尊石狮子,主家心里打了个小算盘就都圈在自家院内,别的不说,光是那颗树做几套家具门窗都没问题。为这事还和村长吵了一架,差点让组织给扣了一个侵占集体公物的大帽子,女人就哭闹着说不动那些东西总可以吧,要不然你就给从新划一院庄基地。

  村长也觉得一村一院的,不想把事情做的太过,就不了了之。后来家人多了住不下,就准备收拾房子,老婆想让窑上村的风水先生给看看,男人一听就火了,坚决不同意,冲着老婆就喊:“看啥哩看,几年前你要说这话,不用别人动手我就把你这个牛鬼蛇神收拾了。”

  老婆看着男人,气的脸色发紫的说:“你一天就能的很,谁家盖房子不让人看,看你一天跟个二球一样,再不要说了,叫我去叫去。”男人见老婆坚持就默许了!

  请了风水先生看过,先生屋前屋后转了一圈,沉默了好长时间说:“狮子九请八抬不能碰着,一定要找个好地方放着,至于树嘛最好就不要动了。”

  这家男人一听就着急了,长着大嘴就说:“这树不动房子咋盖呀?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更#“新i最快f上BP酷l$匠网B

  先生看着男人,把男人看的心里发慌,就在一边抽烟去了,先生沉思一阵对老婆说:“树要动必须要整颗挪,和狮子一样不能碰着,而且要先在找好的地方做法,必须要做三天三夜,贡品要按大祭祀的程序走,一样都不能落下,而且还要埋下接福玄武为树神撑腰,以便树神适应新的环境,整个过程不能出现任何差错,这样才能顺顺利利。”

  一席话说的两口子倒吸一口凉气,这盖个房子至于吗,男人在一边嘟囔说:“这明显是难为人,照你这样说这房子还咋盖呀。”

  男人就准备把先生推到门外,女人忙挡住男人就骂:“你的渥臭脾气就大的很,悄悄的,叫我先问问先生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