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先生回头看着小胡子冷笑一声说:“知道的还不少,可惜看走眼咧。”

  “这位老哥似乎对我的成见很大,今天这事情自己都觉得有些唐突,不过请您不要怀疑我有其他用心。”小胡子被先生的冷言冷语呛得有些窝火,有些不快的说。

  这话要再说一会估计就起火了,不管咋说小胡子也算是为我们去掉了一个后顾之忧,凭感觉他应该是真心实意的。所以赶紧就止住他们的话题说:“师傅,范大师毕竟帮了一个大忙,你看这眼下,是不是?那啥,还需要干啥呢,叫我来。”

  先生瞟了我一个白眼后指了指那已经被洋哥填平的盗洞,示意我站在中间,然后点着一叠不知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纸钱在那转圈。就见他正转三圈后又倒着转了三圈,脚下一阵如波浪般的翻动后吓得我忙跳到一边。

  他捏了捏胡子说:“这样一看昨天晚上的那道冲天紫气确实就是你咧,不过------。”这半截话听的心里咯噔一下,先生颇有深意的看着小胡子说:“范大师,看你也应该是此道中人,是不是也表示表示。”

  小胡子明白这是先生给他出的题目,能不能接受他就要看问题回答的怎么样了。他也没有推辞,走到我面前先是问过生辰八字,掐指算过后接着就是看面相。一下子花了很长时间,到最后也只是摇了摇头,这摇头的意思还没来得及想明白他又拽着左手看了好一会。整个过程嘴不停动,但是声音很小,也听不懂说什么,就见头上的汗不停的流。

  好一会的沉默之后,他从随身携带的一个小包里拿出一幅圆砣的墨镜戴上,乍一看就像是一个算命瞎子。他摸索着挽起我的袖子在胳膊上一通乱捏,接着又摸脸,然后又从脖子往下一直到脚,连屁股都没落下,完全就像是一个瞎子。

  '酷X9匠h网}唯◎一正‘(版G~,其;他r"都是u{盗版

  小胡子刚收手就传来先生的声音:“范大师真是厉害,像你这样黑白双通的人还是第一次见,不知道结果是啥?能不能说出来听一下。”

  在叹了一口气之后小胡子说:“既然他是老哥你的徒弟,想必他的命相你也是心中有数,我就简单的说一下结果吧。老哥,能不能借一步说话,这事情------。”

  先生呵呵一笑说:“范大师想的有些多了,小树这娃你不了解,还是畅所欲言最好。”

  小胡子看了看我微微颔首一下说:“丁巳土蛇、有火,相属中乘,三停、四渎、五官、五岳、六府、六曜皆吉,身相、骨相、内相、动相、声相皆居中。故此相主衣食无忧,一生平平淡淡,很难有大起大落,寿元古稀,多有善终。”

  说完这些他看了一眼先生,见其点头不语就继续说:“只是小爷的相太过奇怪,方才见时巷路一股灰暗之气甚是骇人,只是被什么东西压着冲不上去。当时出于惊奇就多看了一会,心里就断定小爷并非凡人,没想到小爷的上停竟然令蚊虫蛇蚁避让。鄙人所学有限,着实参其不透,不过也幸亏如此,要不然小爷必将大难临头。呵呵,当然老哥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先生见小胡子停下后不再出声就说:“额就不要说了,范大师说说小树现在是个啥情况哩?”

  “现在-----。”刚说了两个字他就话锋一转:“老哥,鄙人行走江湖多年,所学着实有限,今日偶遇高人,正巧借小爷运势讨教一二,还请老哥不吝赐教。”

  盯着抱拳躬身的小胡子看了有好一会先生呵呵一笑说:“ 说话文绉绉的,听的咋跟到咧古代一样。范大师,是这,咱就不要说讨教不讨教的话了,咱在这就地给小树起个大卦看看,你觉得呢?”

  看小胡子有些犹豫先生又说:“你既然诚心相帮他就应该给他点拨一下,不然额会觉得你有些心口不一。说实话你给别人算卦可能觉得轻松,但是你给他试试就知道咧。”

  听了这话后小胡子看着先生的眼神满是不解,就说:“老哥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既然你已经知道结果,又何必以此来考鄙人。”

  先生哼了一声摇摇头说:“结果,这个结果谁知道呢。废话少说,看你刚才说的这些,也不是那招摇撞骗、混吃混喝的人。额的意思是咱两个同时给他起个卦,看看结果是不是能合到一起。”

  说完他抬起头看了看天,时间确实不早了。小胡子把手伸进口袋看着那埋了四个人的盗洞说:“老哥的意思是在这?”

  可能是看出来他担心什么,先生就哈哈一笑说:“范大师不要担心,这个叫生祭,在这起卦可能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或许是现在的气氛已经慢慢变的轻松,小胡子也笑了笑,只不过特别难看,还不如不笑。就听他说:“老哥,鄙人有个疑问,在大陆死个人应该是很紧张严肃的事情,怎么到了你们这就------。”

  先生大笑了一声看了一眼我和洋哥说:“这个问题一会再讨论,咱先开始。”说完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三柱香点着插在一个随手堆起的小土堆上。

  小胡子点了点头慢慢走到我面前看着我说:“小爷,请你告诉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不要想,直接说。”

  稍作迟疑后我说:“范大师,我想做的事情只想尽快的完成,你就随便看看吧,今天时间太紧张咧,你们能不能快一点。”

  一直盯着我眼睛的小胡子听了后说:“既然小爷不想开口,我也就不勉为其难了。刚才已经从你的眼睛里窥探出了一些天机,只是看不清楚,所以会影响结果,一会还望小爷包涵。”

  看着俩人很快的进入角色,只是他们的行为让我和洋哥不解。

  先生面向南在那点着的三柱香前跪着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一会后,又拿出一大把竹签在手里捣鼓起来。那边的小胡子则是在地上铺了一张很是破旧的什么东西,然后盘腿坐在跟前掏出一条手帕擦了擦手,之后又从小包中拿出三个磨的锃亮的麻钱在那捣腾。

  借着这个空档洋哥把我拉到一边点了支烟说:“兄弟,你就认准这个家伙咧?”

  吸了一口烟之后我点点头说:“应该是没有啥问题,都折腾了这么大的动静,再说他真的很像那个古代的老鼠。”

  “有些事不能光凭感觉,要知道这家伙的嘴上栓咧咱多少人的命着呢。”

  看来洋哥是一直没有对小胡子放下戒心。想想也是,凭什么这一会就把我们的性命交给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万一他要使了一招丢车保帅呢?回头看了看小胡子,哪知道他正回过头看过来,眼神中满是诧异。

  那边的先生同时也看过来无奈的摇头笑笑说:“果然不出所料,范大师,你的六爻大卦进行的咋样?”

  小胡子站起来和先生走到一起说:“老哥,怎么会这样?”见先生只是摇头苦笑他又接着说:“为何卦象推不下去?到底怎么回事?你的六十四占筮结果如何?”

  面对小胡子一连串的提问,先生却不回答,反而说了一句让我和洋哥瞠目结舌的话。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