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超点了点头就带着两人走了,小胡子忙蹲下来小声说:“二位爷不必担心,今天算我替老祖宗报答二位。”

  这真是峰回路转,洋哥也顾不上刚才谁踩他的,就看着小胡子说:“报答,就算你把我们放跑了,能起个球的作用,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难不成杀了这几个货。”

  小胡子脸色一整说:“小爷,那么我就给你递上投名状。”说完后他站起来就往那个盗洞的方向走去。

  洋哥看着他的背影说:“他能打得过那个狗日的,我看咱还是跑吧,底下就是摩托车,咱回去把家伙一拿,过来直接弄死他。”

  我扶着洋哥站起来说:“就是,这怂要是能打过渥货的话,刚才就不可能有咱嚣张的机会。”

  耳边再次想起了‘沙沙’的声音,我俩忙看脚下,这才明白小胡子说大话的资本,看来今天又躲过一劫,只是小胡子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s¤酷匠网s正|版T首发》*

  今天见识的两个场面都让我震撼,只是早晨李永竺那黑社会老大般的排场和小胡子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个档次。李永竺那样的排场有钱就可以做到,但是小胡子这样的,呵呵、见都未必啊。

  小胡子甩着双手走的气势如虹,周围密密麻麻的蛇群争先恐后的跟在身边,有的甚至已经游到了他的前面,即便是这样我们身旁还不停的有蛇群往那个方向游走。我用胳膊肘碰了碰洋哥说:“刚才也没见有这么多的蛇呀,这会不光是多,你看还有大个头的。哥,你往那边挪一下,看看蛇怕你不。”说完眨眨眼睛笑了笑。

  此时的气氛已经变得轻松,洋哥做了一个搞怪的动作,吐了一下舌头说:“省省吧,我可不想惹是生非,万一它们一会临阵反水,咱两个不吐血才怪。”

  “么事,咱兄弟们现在有护法哩,这些小家伙不用担心。”话是这一说,我俩还是边走边抬头往那边看去。

  刚好见那个功夫了得的阿超回过头冲着小胡子喊到:“范大师你怎么让他们自己走?小心那两个鬼仔跑掉。”

  小胡子哈哈一笑说:“他们能不能跑那是我说了算,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爷的手段。”

  阿超笑着点点头说:“那是那是,范大师是李少钦点的大将,能是一般人吗?哈哈。”

  就他们这说话的功夫,人和群蛇就已经到了盗洞附近,之前的三个孙子乍一见铺天盖地的蛇瞬间把他们围在中间就蒙了。阿超不自然的笑着说:“范大师,这些都是您招来的,太厉害了,高人、高人啊,怪不得李少找你呢。哎哎,范大师,这怎么回事?它们怎么了这是?”

  阿超边说话边往小胡子身边移动,可是脚下的蛇群生生的堵在前面,把他们逼退到了盗洞边。这家伙可能看出了什么,就大喊着说了一堆听不懂的话。另外的两人也是惊恐万分的尖叫到:“快把范大师叫灵醒,他肯定是被那个碎怂给迷住了,碎怂绝对是个怪物。”

  小胡子回头见我和洋哥走了过来,就对我俩行了一个抱拳礼,那样子真像是南宋时的老鼠在眼前一样。就听他朗声说:“非常感激李少这次把范某人带到这个地方,让我机缘巧合的认识了眼前的这位小爷,虽然只是初见,但是我已经决定予以追随。此事事关重大,几位只能委屈一下,放心,范某一定为几位兄弟好好超度。”

  话音一落小胡子没有再拖泥带水,只见他眼睛一闭嘴巴微动之下,周围的蛇群便如离弦的箭一般蜂拥着往那三人扑去,场面一时太过血腥。阿超面色凶狠想凭借过人的伸手扑过来,只可惜几条大蛇硬生生的将他绊倒在地上后就没再起来。

  本地的蛇虽然没毒,可是这么大的场面本身它就有非同凡响的威慑力。再加上群蛇又缠又绕又咬,就算内心再强大的人此时也是心灰意冷了。

  后来我和洋哥一人点了一支烟就转过身去,任凭后面鬼哭狼嚎,当时心里只是想这和自己动手杀人又有什么区别。

  不知道是烟着的太快,还是他们三人受折磨的时间比较长,总之烟都着完了身后还有动静。刚想转身看看就见先生提着一个蛇皮袋子从那个土坡走了上来,也就暂时把那些折磨人的声音抛到一边。

  先生边走边看,可是脚下并不慢,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跟前,看见眼前的场景似乎有些懵,有些拿不准的说:“咋回事这是?”

  洋哥的表情有些拽,说话有些生硬:“咋回事,么见过这场面吧,得是害怕咧?”

  先生没理他就看着我,我指着小胡子说:“说来话长,他现在是自己人,正在递投名状哩。”

  说话这功夫瞄了一眼地上,差点没被恶心死,三个人倒在地上只是抽缩着动,根本看不出人形,因为看过去就像是一堆蚂蚁围着一条虫子在吃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场景过于瘆人,还是先生心里有点害怕,就听他语气严肃的说:“小树,地上那是三个人?”见我点头他面色一喜抬脚就往前走。

  小胡子觉察到了有陌生人过来,就回头看,刚好和先生的视线对上,他看了看地上大吃一惊说:“你也是驱蛇人?”

  先生这次的出场确实有些惊世骇俗,也再次证明他不是一般人。他走向小胡子时,那地上密密麻麻的蛇群也纷纷避让,这种混乱如同诺米骨牌般很快影响到了所有的蛇群,它们如退潮般再次四散游走。

  先生走到小胡子跟前呵呵一笑摇摇头说:“真是大开眼界,没想到今天碰见了这样的场面,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不知道阁下是何方高人?咋会一时兴起,做起了自相残杀的事,这演的是那出戏。三国时的吕布虽然是人中豪杰,但是他出尔反尔的行事风格最终导致不得善终,江湖中可是最忌讳这样的人咧。”

  先生说这些话应该是想探探口风,毕竟人老成精,谁也不可能相信就这一会的功夫,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就这么心甘情愿的为谁肝脑涂地。只是这风言冷语说的小胡子脸上一阵抽缩,特别尴尬,好一会才说:“兄台有所不知,鄙人和这位小爷的渊源真是说来话长,就算让你知道你也不会相信。索性今天有此机会来让我为小爷表此忠心,即便小爷让我现在去死也绝无怨言。”

  先生‘呦’了一声,看了看我说:“小树这娃还么看出来,吸引力大的很么,这么厉害的人物把这话都说出来咧。不过也就是,你这娃额也爱的很,所以额决定帮你一个大忙,来,搭把手。”

  我和洋哥见要把奄奄一息的阿超他们三人扔到盗洞里时简直快蒙了,这分明是要活埋。先生瞪了我俩一眼说:“那你俩赶紧把人往大医院送,么个怂像的,得是不想活了。抓紧时间,今天这个步骤必须你俩完成,麻利。”

  小胡子见我俩磨磨唧唧以为是担心他,就很是诚恳的微微躬身说:“小爷,今天这事一了,只希望你能带我去老祖宗那看看。以后一定谨遵祖训,此生绝不越秦岭半步。”

  知道是小胡子会错了意,我抱歉的笑了笑说:“小胡---、范大师,你多想了,这毕竟是杀人,要偿命的。”

  小胡子看着地上的三人说:“这三个人必须死,想想他们要活着会是什么后果你就能下去手了。”

  身后传来微弱的呼救声,转身一看洋哥已经把一个人给扔进了盗洞,我也没再犹豫就去帮忙。那个阿超死死的盯着小胡子嘴里嘟嘟囔囔说个不停,洋哥听得心烦直接把他倒栽葱给扔了下去。

  先生变戏法似得拿出一个鬼头铁锹递过来使了一个眼色,我擦了一把汗还没来得及接洋哥就抢先一步接过来,毫不犹豫的走到盗洞前就往盗洞扔起了土。先生也没闲着,又从蛇皮袋子里拿出四根五十公分左右长血红的木棍,分别插在盗洞的周围,一旁的小胡子惊呼到:“生葬。”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