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先生看我的眼神很是奇怪,他只轻轻点了点头就自顾顺着泾惠渠往回走,叫了他好几声都没回头。洋哥也很无奈,没办法只能跟在他后面,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说明了找他的原因。

  他问东问西几句话后停下来捏着胡须闭着眼睛说:“昨天晚上也没见你说有这个打算,咋过了一个晚上变得魂不守舍的?难道只是因为公安局要查你们?这理由是不是有些过于牵强。小树,到了现在你还要是不能坦诚相告,那么就算额有十分帮你的心,也只能使上一分的劲啊。”

  看着先生泰然自若的神情,在和洋哥交流了一个眼神后我试探着说:“先---、师傅,大家都知道您是一个高人,别的先不提,你先给我说说,下一步咋走。”

  先生睁开眼睛直视着我说:“跟额谈条件吗?”

  低沉的声音拉的特别长,言语间的不满之情充斥在整个空气里。我看着先生忙使劲摇头说:“没有没有,就是想让你帮忙算一卦,都说您上知五百年------。”

  先生抬手挡住我的话有些烦躁的摇摇头说:“行了行了,不要再说咧,碎怂心眼还不少,么看都到了什么时候咧。额给你说,你内心隐藏的事情额确实看不出所以然,但是你目前的处境却随处都能显现出来。”

  说完他走到我面前伸手在肩膀上捏了几下又接着说:“卦象随从可取,以这头发来说,这几根掉落的就可解为你目前的忧虑。你昨天晚上没休息好是一方面,但是不可能对你的面相影响这么大。”先生用一种接近于悲伤的口气说:“看来你目前木乱的事还不少啊,而且随便一件都足以让你灰飞烟灭。假如你能彻底的和额坦诚相告,请相信,脚下的路还很长。”

  "S看'正DZ版`…章W节f上B¤酷x匠?网

  说完后他拉起我的手,把那几根掉落的头发放在我的手背上。因为有了衬托,所以很明显就看出来一共有八九根头发,摆放的很是整齐,只是在先生一字一顿的话语下它们出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变化。“你所畏惧的东西不管你躲到那都不可能摆脱束缚,只有防患于未然才能解开这个结,你要赶紧做个决断,额很担心你啊。”

  只见手背上最边的头发在一阵微风的吹拂下立起来了一根,然后慢慢的飘落在脚下。本来以为是个偶然,可是当第二根以同样的方式飘落后我意识到这不是偶然,就忙看向先生。还是刚才那样的神态,只是盯着我手背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还有就是他头上的汗竟然和下雨一样,看的我都有些不明所以、呆到那了。

  一旁的洋哥拍了拍我然后指了指我的手背,接着又使了一个眼神。刚想开口问先生这些头发另外的涵义时见他‘咦’了一声,随着他的眼神忙看向那些手背上的头发。这时候头发只剩下了两根,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它们正同时立起来逆风飘落在手背的另一边,先生抬头左右看了看说:“有人,不是一般的。”

  空空的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想起昨天晚上在这看到的一切,还不是一般的,心想这鬼不会白天都敢出来吧,不过很快事实就验证了先生的话。

  宝丰寺的方向有辆摩托车正顺着泾惠渠往这个这边而来,眨眼间就到了跟前,竟然还停了下来和先生打起了招呼。眼前的两人让我差点晕倒,幸亏洋哥拉了一把,顺势就在洋哥的耳边小声说:“萧哥和彬仔”。

  洋哥当时就是一愣,神情也有些不自然,不过毕竟年长几岁,他捏了捏我的肩膀示意冷静。

  也是,大路上碰见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事,紧张什么,不如先听听他们要干啥。看样子萧哥和先生似乎很熟,说话也很随意,就见他下了车掏出烟啐了一口说:“半仙,准备去寻你哩,没想到你在这,早知道走过来。”

  先生也是呵呵一笑,哼了一声说:“萧老大寻额肯定么啥好事,给你过说乱七八糟的事不要找额,咱不是一路人.”

  萧哥有些巴结的笑了笑说:“知道知道,半仙,这次找你是个小事,也不违法,你给看看最近额得是叫啥给缠着呢?”

  先生‘呦’了一声回头看了看我然后自嘲的说道:“今天真是怪了,都堵到半路上咧,一个东、一个西,但是得一个一个来啊。萧老大,真不凑巧,这两个小伙子先一步到这,你看是去额屋里等一会呢?还是明天来。”

  萧哥吸了一口烟用眼睛瞥了瞥我和洋哥,有些嚣张的说:“这是哪来的兄弟,给哥个面子,让一步得成。”

  正想着怎么接萧哥的话时就见先生挪布走到了中间,直接挡住了我和萧哥的视线,然后他转身看着萧哥说:“萧老大,额的规矩你不会是忘了吧?”

  “那额就去你屋里等一会,今天反正也没啥事。”萧哥呵呵笑了笑,末了又伸头看了看我说:“这兄弟咋看着面熟熟的,应该是在哪见过。”

  这话让洋哥马上变的紧张异常,抓着我肩膀的手不由自主的就使上了劲,看着萧哥的眼神我忙做做的一笑说:“萧哥好,咱门之前确实是见过,就在上------。”

  萧哥‘噢’了声,没等我说完就和彬仔跨上摩托车对先生说:“快点啊半仙,在你屋等着呢,时间不敢太长,小心把你的好茶和完咧。”

  看着两人扬长而去的背影先生有些自言自语的说:“今年还真是长见识了,连这货都去过那个地方。”

  待他转身后脸上的表情又换成了另外一番模样,戏谀的语气到最后也变的坚定而深沉:“哎呀小树,真是没看出来,额还是太低估你咧,你隐藏的可是够深的啊,连萧老大这么精的人精都么发现你们,呵呵。”

  这话说的也不知道咋接,和洋哥对视了一眼就沉默不语,先生见我两的样子就接着说:“不要说你们不知道额说的啥,实话给你说,萧老大他们两人的身上不光是有登云之象,而且有杀气。很明显刚才给你解的卦象就印证在这,就凭额知道的萧老大底细,就知道你们面对的另外几波人是什么角色咧。小树,不是额危言耸听吓唬你,流年属木,你是土,不利啊。至于你所问的卦,总之都不太平,还是出去的话能好点,至于------。”

  先生突然停下来看着刚才萧哥来的方向说到:“看来刚才是大意咧,这才是一个全卦啊。又是一拨人,远路上来的,还有杀气,你俩折腾的动静看来真是不小。”

  当先生的视线停留在我脸上时直接睁大眼睛呆住了,只听他有些木讷的说:“神精虚浮、枯槁、气短、天庭有晦纹,七天内必有死劫。”这话就算是傻子也听出来是啥意思,当时就蒙了,“小树,你的面相跟气运就这一会变了几回,简直比翻书都快,神呀,额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见。”

  “师傅,你是说我哩?你确定没有看错?”这会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冷静下来,因为经历了也不止一次生与死,所以对于先生刚才所说的还是非常怀疑,问完之后还满不在乎的笑了笑。

  见我这样的表情先生轻轻摇摇头说:“额也只是就事说事,你不相信了也么办法,只是现在卦象已成,你还是要慎重啊。现在叫额说的话最好还是回去呆在屋里,哪都不要去,因为这个卦象的解释是,‘主大难,卒于途中’。”

  见先生说的有模有样还真有些怕了,刚想再细问一下,见有两个人走到跟前,扭头一看心里就咯噔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