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束光线一闪一闪似乎往这边过来,看样子是他们没找到出去的路。想想也就释然,刘果所说的的那条出去的路必须要走到河流的尽头,然后要钻过一个水潭才能出去。然后再顺着河道进入另外一个山洞,然而最终出去的出口也实在是太过虚渺,就像是我们从虫雾中进到育龙潭那一样。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再考虑,这些人或许并不是找出口,那么他们的最终目的就值得推敲了,可能会因此而起冲突。心思一动越想越多,整个人就愣在那,直到李双运过来从手里拿走强光手电才惊醒过来。

  李双运拿着强光手电四处照,原来是一群有大有小的蟾蜍从四面八方往这边蹦跳着过来,感情刚才挨枪那家伙是去找帮手了。虽然这些笨拙的东西不会带来太大的麻烦,但还是看的人心里膈应,就相互拉扯着想绕开它们。

  谁知道这些玩意早已经把路堵死,包括刚才进来的缝隙。为了节约子弹我让李双运等离近点再开枪,那些蟾蜍似乎有了灵性般全都聚集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然后有意的把我们逼到了死去的巨大蟾蜍跟前。

  李双运举着枪有些不淡定的说:“咱刚才弄死的这个货应该是这些癞蛤蟆的老祖宗,看这架势是准备发起总攻呀,伙计,咱这子弹差的不是一点。”

  高博士也忧虑它们会不会是让我们三人留下来给大蟾蜍做陪葬,他这担忧让我也不知所措。把手电拿过来后忙四处照,看看能不能找到它们什么破绽准备逃跑,看过后就心灰意冷。一圈蟾蜍把我们围得水泄不通,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根本不用考虑逃跑的问题。

  这情况也只能以静制动、静观其变,看看它们到底想干啥。

  也就片刻的功夫,有蟾蜍嘴巴一张一张发出‘咕噜噜’的叫声,很快就有其它的跟着叫,到最后大大小小的全都开始,场面有点瘆人。声音在山洞中显得特别大,吓的那些往这边而来的人远远都停下脚步不敢过来。

  蟾蜍的叫声就像是一个交响乐队般此起彼伏,听的我都有点相信它们在表演什么曲子。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臭味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快就想到了在山西万家寨时碰见的怪物。赶紧看脖子上的新疆红玉,这一会就有了很大的变化,已经变的通红,赶紧拿手电四处照。

  上下左右包括头顶都看过后并没有找见担心中的怪物,倒是发现他们俩人有些不对,叫了两声都不应,面对着死去的巨大蟾蜍站着发愣。这怪异的举动马上让我想到了身后这群癞蛤蟆,肯定是它们在捣鬼。这臭味弄不好就是它们的口气,而且还能迷惑人,不过对于我没用。

  我的两只手都拿的东西没办法拉他们,一着急就每人赏了一脚,俩人非但没醒还面向巨大蟾蜍的尸体、慢慢趴在地上。后面蟾蜍的叫声也在逐渐变大,预感到要出什么事,就赶紧挡在俩人前面对着远处的蟾蜍胡乱开了几枪。

  枪声响过之后更加嘹亮,它们的队伍依旧保持着队形开始慢慢逼近,这些家伙肯定是要我们给它们祖宗陪葬,着急之下脚上使了劲踹向俩人。哪知道这蟾蜍魅惑的威力太强大,俩人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又趴在地上往前爬。

  实在是没办法阻止俩人,就转身想看看这个巨大蟾蜍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顺便看能不能找到破解的方法。一转身吃了一惊,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了一只巨型蟾蜍,嘴巴挨着地面在那安安静静的趴着。当看清大蟾蜍背上那个东西时我有一万个理由相信,就是它在捣鬼,几乎是条件反射似得举起枪。

  自我感觉速度已经非常快,但是那个家伙似乎早已经看出我的心思,在我举枪时就从那个方向喷过来一股什么东西。只是下意识的扭了一下头,左脸上感觉就像被针扎了一下钻心疼,眼睛都睁不开,坚持不住就躺在地上打起滚。

  后来疼的脖子上的肉都在抽搐,差点晕死过去,终于是抗过来了。躺在地上斜眼看,巨型蟾蜍背上的那团黄色的光还在,黄色的光晕间、那个不大的金色蟾蜍正看着我。眼神中有不解、有威严、有杀气,气势已经压倒一切,心想这么大点一个玩意,竟然是这些蟾蜍的领导。我挣扎着举起枪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它干掉,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还是懂的。

  只是太低估了小金蟾的能力,枪还没有举起,身旁的俩人就猛扑过来压在我身上,任我喊破嗓子也无济于事。周围的蟾蜍都已经爬到了眼前,那脚蹼已经碰着我的脸,虽然不知道它们会干啥,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我们三人肯定是凶多吉少。

  俩人迷迷糊糊站起来拿走了我手里的光源和枪,还准备抢我脖子上的新疆红玉,我使劲在李双运脸上抽了一巴掌,结果他跟没事人一样,变的更加疯狂。和他俩越是撕扯心里越紧张,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退后一步就是满地的蟾蜍,感觉周围全都是敌人。

  眼看着即将倒下,眼前一个影子掠过,刚才还优哉游哉的小金蟾猛的站起来后就突然不见了。但是能听见尖锐刺耳的叫声,好像很绝望,眼前的蟾蜍也乱了阵脚,开始四散逃窜。那个最大的蟾蜍一改刚才的恭敬,满脸惊慌的起身后抬头四处张望,左右看看之后就往暗处逃走。

  李双运和高博士也是如梦初醒,都靠过来问怎么会有这么大癞蛤蟆,看着他俩就想每人给上一拳。我从他俩手里拿过枪和手电四处照,想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结果能看见的只有潮水般退去的蟾蜍。偶然间有几只像是炸锅般蹦跳的家伙,看样子是受到了攻击。

  稍作思索就猜到是朱雀来了,心里马上就放松下来,就静静的等着它现身。抽空又看了看新疆红玉,卧槽,怎么还是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