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开天,天地初分。盘古死而化作山川星云。其后八百七十万年,刑天与天帝争夺帝位,在天地间大战,刑天终不敌天帝,被天帝砍掉头颅,葬在常羊之山,而刑天乃用双乳为眼睛,肚脐化口,又与天帝大战,两人大战三百七十余日,不分胜负,又各身被重伤。另一天神女娲乃于二人之间讲和,让刑天统领妖魔二界,条件是不到天界作乱。天帝和刑天无可奈何,只好同意,但是二人约定三十万年后,在常羊之山,进行最后的决斗。在二人走后又三千年,女娲下界见天地间野兽横行,一片荒芜,美好山川缺少些什么,于是模仿天神的模样,创造了人类,由于天空意外塌陷一块下来,威胁女娲所创的人类,女娲炼制五彩石,把天补了起来。此事震怒天帝,认为女娲在自己疗伤其间在地界创造人类会引起祸端,所以就将女娲召回,命令不得私自下界。而人类只得靠他们自己生活。

       人类在地界迅速繁衍,而且分成无数国家,有黄帝在中原,规模最大,四方皆畏惧于黄帝。在人界最南端,费山之下,有个炎龙国,据说当年为炎龙盘踞的地方,四面环山,炎龙国之祖项敖带领族人,定居于此,此地易守难攻,地处偏僻,所以很少有外人知道这个地方。炎龙国世代安定,信奉炎龙,国中有个高八十丈的大炎龙石像,为项敖所铸,日夜派八百武力高强的武士守卫,国人只能于八月三十三这天集体膜拜,其它日子不得靠近。石像附近,即为皇宫,最新首领为项蒙,由于反贼势利日益扩大,所以皇宫用无数军士包围守护了起来。

      皇宫里,一个最为高大的宫殿内,首领项蒙一脸恭敬着坐着,对面殿下坐着一位老者,头戴尖顶帽,白胡须一直到胸前,双目流露着精光,一只枯瘦如柴的手紧紧握着自己的法杖。这就是大法师木叶,当面项敖未建立炎龙国之前,就跟在项敖之后,略微算来,他已有八百多年寿命,首领项蒙把他尊为国相,有什么大事,必与他商量,今天把他请来,想必不会是小事。

          “木叶大人。”首领项蒙道,“大反贼洪义起兵谋反,今又联合大泽国五十万精兵兵临城下,而大人你却说不必出战,难道是要等他们把我们团团围困,陷我们于死地吗?”

         木叶摇了摇头,站了起来,道:“首领想知道我为什么不让炎龙国出战,跟我去看一次就知道了。”说着一挥法杖,一片绿叶飘在了地上,上面足够站四五个人。项蒙快步站了上去,随木叶飞到了城门前,项蒙看到城外黑压压的反叛军,气的大哼一声道:“大人为什么带我来这里看这些反贼,到底想说什么?”

        木叶朝远处一指,项蒙看去,就在反叛军背后,天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里面闪电滚滚。项蒙一脸疑惑,木叶道:“我翻阅远古书籍,当年远古妖界之王臧天穹有将军队瞬间传送万里之外的神术,书中所载传送时的模样,于今天所见相同。”

       “这么说。。。。。”

      “如果书中所说没错的话,妖界将来人间作乱。”

      项蒙大吃一惊,脸色瞬间苍白,道:“那么按照大人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办?”

      木叶捋着自己的胡子,道:“我决定把国中的那东西取出找个秘密地方藏起来。”

      “这个。。。”项蒙一幅为难的样子,又不知怎么说。

      “首领放心吧,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那么做的。”

      项蒙沉思着,点了点头。

      忽然,一只施加了法力的箭呼啸着飞了过来,带着流星一样的尾巴。木叶迅速移至项蒙身前,用法杖一画,一个用法力凝聚的紫色屏障出现在身前,把法箭抵挡了下来。

     城外一个骑在马上的刀疤汉子放下弓大笑起来,道:“项蒙,就算你有这老东西相助,我今天一样取你性命。”

    项蒙向前几步,大骂道:“洪义,我项蒙与你何怨何仇,你今竟联合大泽国谋反?”

    洪义冷笑道:“你项家世代为炎龙国之主,但太过懦弱,几百年总是龟缩在这一个地方,没有雄心,所以今天我要让它易易主。”

     “你。。。。”项蒙话音未起,远处忽然想起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所有人共同看去,只见天空大黑漩涡那里,落下一只几十米高的巨兽,身上燃烧着火焰,落地时震动大地,把近处的反叛军统统撂倒,死伤无数,巨兽一生大吼,热浪从嘴里喷出,就算项蒙这里也感受到了一阵炙热。反叛军在火海里挣扎逃跑倒下,那长着牛头的巨兽挥动着大锤,一步步朝城门走来。

     项蒙连忙命令城内的军队开始攻击,木叶急挥手停止,不料城外的叛军已经开始朝巨兽射箭,巨兽大怒,开始以右脚撞击着大地,最后大锤奋力一砸,冲击波带着从地面涌出的岩浆迅速扩大,反叛军就这么淹没在了火海里。      巨兽一声大吼,紧接着天上的漩涡不绝地开始涌出小妖,朝城门飞快地飞奔。

  5更新最'1快m“上酷`z匠'网@'

      木叶大叫不好,开始向城中飞去,身后的远处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小团乌气,速度极快,它迅速超过了木叶,停在木叶前方,缓缓化作人的样态,漂浮在半空中。木叶大惊,在它面前停了下来。

    阳光在二人中间,缓缓洒落下来。

    乌气一言不发,紧接着就迅速分散,慢慢吞噬木叶二人,项蒙战栗不已,然后失足从云层里跌落下来。木叶扔出法杖,法杖如同有灵性般停到了项蒙身前,项蒙就紧紧抱住法杖,极快地被法杖带着飞远了。

    乌气把木叶团团包围,木叶迅速默念出一个神秘咒语,脚下踩着的法叶忽然消失,然后让自己从空中坠落下来,才逃脱被乌气包围然后夺取性命的困境。

    木叶在空中持续往下坠,下方是一片城中间的树林,突然远处传来嗡嗡的细鸣声,原来是法杖化过空气时带来的声音,它停在木叶身前,木叶抓住法杖,才慢慢停止了跌落,然后脚踩在树顶之上,又连忙祭出法叶,跳到上面,然后才向城正中间的炎龙石像飞去。项蒙已被法杖带到了不远处的山上。

      炎龙石像祭坛之下,有个不为人知的密道,直通石像内。木叶打开机关,祭坛缓缓分开,露出宽宽的台阶,木叶快步走了进去,祭坛又缓缓闭上。

    这时候他丝毫没注意他已经中计,那乌气正在不远处看着他,他进入祭坛之后,那团乌气才从空气中慢慢出现,聚成一团,然后它发出一阵的冷笑声。

      不一会儿,祭坛又再次打开,木叶走出祭坛,看了看手中两块玉一样的东西发着晶光。当年项敖初建炎龙国,在炎龙盘踞之处发现了这两块龙精,龙精可孵化为幼龙,所以项敖把此而物藏在石像之内,期待炎龙取走。如此过了几百年,炎龙也没再次出现,眼看龙精将要孵化,而妖界又来侵犯炎龙国,势必为此物而来,所以木叶认为先将其转移要紧。

      “哈哈哈。。。”那团乌气终于再次出现在木叶身前,然后变成了一个人,黑乎乎的人。

     “你是谁?”木叶道,“你为何帮助妖界?”

     “木叶长老。。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其人道,“你只要交给我你手里的东西,我保证炎龙国会平安无恙。”

     木叶知道,如果将龙精交给妖界,势必将引起大患。整个人界,也将不保。

     “老夫在一日,你们就休想得到它”木叶猛挥法杖,一道白光向乌气人划去,然后转身迅速逃离而去。

     乌气人如若无形,白芒从身体划过,丝毫无伤,即而又化为一团乌气,紧追而去。

     木叶没有乌气人速度快,不一会儿,木叶已力不从心,眼看就要追上,木叶迅速地在身后结为一道屏障,乌气再次视若无物,从中穿过,然后伸出一只触角,将木叶束缚了起来。木叶不停的挣扎,已然无济于事。绝望中心生一计,看了看脚下的鸣水河,口念咒语,将法力凝聚在手里,然后让手里的龙精向不同的方向像箭一般的落下,乌气大怒,将木叶撕成粉碎,向下连忙追去。

     两只龙精被木叶施加法力,于是就分开朝相反的两个方向飞去,乌气人措手不及,一直在了河水里,而另一只则才被乌气抓到了手里。

      不远处的高山上,项蒙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木叶以为自己能带着龙精安全离开,但还是有一个已经落到了乌气人手里,他知道这将非常的危险,他该怎么办呢,就他这样根本不可能是这些妖魔的对手,他该找谁来呢?忽然,他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一个办法,心道:“看来,只有去找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