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头明晃晃地洒在黄土路上,李三只觉得口舌间都是燥热,大气都不敢出。

  瞅瞅身前的柳墨白,背影看来还是一副淡然模样,这让他多多少少放了些心,但还是觉得自己几近要昏厥过去。前方城门下,在仿佛静止成了一副画的布景里,煜溪没有调动用一丝一毫的内力,甚至连周身环绕的黑色雾气也尽数散去,露出男子挺拔的瘦削身形来。

  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到通缉令面前,抬头看着纸上画着的自己,煜溪的发带被风卷着,同通缉令往一个方向飘扬。

  安静地看了片刻,抬手抓住通缉令的一角,煜溪慢慢地把这张纸撕了下来,纸张分体的声响像是什么乐器在弹出一声声细碎而压迫人心的颤音,细微地又清晰地砸在寂静里。

  更新%最w快:o上s酷…e匠`网Jv

  “谁敢杀我?”通缉令在他指间骤然成了粉碎,黑色的弯刀像是两只展开翅膀的黑鸦,悍然出鞘,在城门边上原本张贴通缉令的地方狠狠地划下一记十字。

  墙面翻卷起恐怖的伤口,砖头的碎屑混着黄色碎纸四下飘散,黑雾如风临身,煜溪在这片翻涌的黑色之中轻轻、轻轻地冷笑起来:“谁要杀我?”

  城墙上的一个守卫修士该是紧张过了极点,往后退了一步。就是这伴随着盔甲撞击声响的一步,将整个静止的画面打碎。

  这个倒霉的守卫下一刻就看到一柄弯刀出现在自己近前,穿透了纸糊一样的盔甲,穿透了他的左胸,没有血流下来,因为这黑色弯刀上燃烧着熊熊的红色火焰,在瞬间就将他的血液焚烧殆尽。

  他最后看到的是一副滴血的狼首面具,藏在黑暗里,狼眼狼牙之中具是嘲讽。

  当煜溪手一招,弯刀飞回他手里的时候,那守卫已经干瘪的身体就像是一面腐朽的棺材板一样轰然倒地。刀上跳动的火焰妖冶,周围的其他人仿佛是突然间清醒过来,哭爹喊娘地四散奔逃,有往城里去的,有慌不择乱往外跑的。顷刻间,城门处乱糟糟如菜场,又惊惶惶如炼狱,哭喊声、求饶声、呵斥声混杂成一片。

  青晏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李三虽有所心理准备,也没想到煜溪是这样一个出手就杀人的狂魔,嘴张得老大,大概是想征求一下柳墨白的意见是跑是留,喉咙里发出嗬嗬数声,竟说不全话来。

  “关城门!”城上的守军虽乱,好在还是勉强保留有编制,就听得一声暴喝在种种乱七八糟的声音里格外响亮。城门在推动之下缓缓关闭,连带着还没跑到城门处的人发疯一样地哭喊起来,城门处的人更是不顾一切地往窄小的门缝里面挤,又被守军用武器一个一个地推开。

  “这样……师父死了,自己被原来的教派通缉。”一片兵荒马乱中,柳墨白只是紧盯着那手执弯刀的身影,灼热的日光照着每一个角落,却像是唯恐沾染上什么东西一样,在黑雾缭绕黑衣男人的周围纷纷退避,“羡无。”

  “明白。”静候在侧的羡无轻笑了一声,下一刻,这个少年模样的灵出现在城门口的人群之上,开玩笑一样伸出手指,点着厚重的城门,嗓音清亮,“啧啧,上面的是哪个将领啊。杀人狂魔就在城外,还有这么无辜的多人在外面,竟然要关上城门,真是太不厚道了。”

  微弱的白光从他的手指间一闪而逝,没入门中不见踪影。这扇年岁已久的城门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瞬息间裂开无数缝隙,往下崩塌。在城门崩裂纷纷落下,人人惊惶的当口,柳墨白抬手,之前画好的防护阵法瞬发即至,将碎开的城门尽数挡下:“羡无,你还是太暴力了。”

  “哎呀,反正有你善后的嘛。”羡无和没事人一样拍拍手上的灰尘,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