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种种事情,柳墨白都可以不管不问。只有这一遭,是囹圄多年的心结。想着,他看向李三问道:“你看清楚了?”

  眼前的这个汉子,初看之下是个做苦力活的模样,一双有力粗糙的手,指甲缝里却没半点污渍。不动声色打量过他的周身,柳墨白直觉他不会,也不敢诓骗自己。

  “爷,我哪能骗你呢不是。”李三快要把头埋进地里,目光盯着地上的土,“就是这事实在太巧,二位爷不计较我这小偷小摸,我琢磨着得要回报二位爷,就给说了。”

  “要是真能帮上爷什么呢,也是我李三的福气。”

  柳墨白和羡无交换了眼色,到底是放不下这份师尊的心结,开口道:“那密道中人该与我有些渊源。你暂且跟着我,等此桩事情了结,你我去密道走一趟,到时候好处少不了你的。”

  李三知道自己这一把是赌对了,只觉得整颗心都狂跳起来,一边忍不住又去看柳墨白腰间的玉坠儿。身为一个混迹多年的小偷,他对自己的眼力劲又多了几分自豪,这下尾巴恨不能翘到天上去,又不便表示出来,只得哑着嗓子嘿嘿笑了两声:“多谢大爷,多谢大爷赏识。”

  “你们……你们这两人好生没有道理。”青晏在一旁惴惴了许久,想说话又害怕,眼见两人都定下要同去密道了,又气又急地开口,“明明密道是我爹发现的,也是我带他们进去的,你们不帮我找我弟弟就算了,还想独吞密道里的东西?”

  可惜越说声音越低,等她一句话说完,都快要哭出来了,眼泪直在眼眶里转,只需轻轻一推,就能晃出水儿来。

  柳墨白向来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人,只当没看见,更不要说是寡言少语的煜溪。李三的目的已经达成,但到底是心里没数,加上有几分同情这小妮子,规规矩矩地冲柳墨白漏了底:“虽然我去过密道,但当时是有青姑娘指路。那里面的情况我一个普通人说不清,只能说是诡异万分,若是真要再去,我觉得还是与青姑娘同去保险。”

  李三边说话边小心地瞄着柳墨白的神色,不论是不是去密道,这位灵师从气度风姿上一眼就能看出不是那些混饭吃的下三流烂货色,他得摸清楚这人的脾气,才好拉进关系,给自己谋前途。

  若是只多出一人,柳墨白尚能自己主张,但要是两个,就要问问同行者的意思了。皱眉扫了眼青晏,柳墨白转而看向煜溪:“你……”

  “嗯。”煜溪打断他的话,竟然是已经领会了他未出口的意思,“他说的有道理。路上我可以帮你带一人,算是还你陪我回教的人情。”

  话说到这份上,直白,有来有往,利益分明。柳墨白便是想客套也无从客套,更是从中察觉出一份煜溪品性的趣味来,不禁轻笑:“多谢。”

  他喜欢和直白的人来往,尤其是和自己相当的人,煜溪恰好、十分、非常地对他的口味,从这方面来讲,就算不考虑到南山派与流火教的渊源,他也是发自内心地想陪煜溪走这一趟了。

  “不谢。”煜溪没察觉到自己不经意间话语带来的影响,神色无异,倒是羡无飘过去,抬手扯扯他束发的黑色发带:“来来来,既然决定好要一同走了,我来给你们互相介绍介绍。”

  煜溪默然无语,一柄弯刀却瞬间化作黑雾,将羡无还抓着他发带的手给斩开。羡无做出个委屈表情,夸张极了地吹着自己被刀锋擦到到的手指尖,一边用空着的另外只手指着煜溪:“这个人啊,就是不给人看脸的这个人。流火教,流火教你们知道吗?”

  “他就是流火教里出来的,叫煜溪。火字旁煜,特别难写,溪流的溪。”

  “还有这位——”故意拉了个长调,羡无飘回柳墨白手里的伞上坐着,发丝调皮地滑落下来,凌乱地落到伞柄上,“我不信你们没听过他的名字。伞挑长孙世家长孙君,力压剑阁寒霜剑,自出山以来未尝一败的南山派柳墨白是也。”

  “当然,那都是因为他有全北原最厉害的灵,就是我,羡无。”回身搂着柳墨白的脖子,羡无摆出个自认为帅气无双的姿势来,可怜那李三本来就怕鬼,看他又蹦又跳极尽能事地好一通手舞足蹈,只差没当场翻起白眼来。

  }~更zQ新最~快gh上x酷匠#网T

  “你啊——”柳墨白无奈摇摇头揉了把羡无披散的长发,有时候他真不知道该把羡无当作一个小孩子,还是当作一个老家伙。灵在很多方面和鬼魂很是相像,他们有些存在于世间的年纪已经长到不可计,但却并不能长时间碰触阳间的事物,只有成为灵师的伴身灵,才有了更多接触世间的机会。

  换而言之,对于那些游荡的灵来说,吃糖葫芦也好,摸摸路边的小猫也好,都是奢望。有很大一部分的灵会成为灵师的战友,是因为实在无法忍受漫长的寂寞,又刚好出现了那一个让他觉得世间有趣的人,从此山高水远,各自相伴。

  像他这样从轮回里伴灵而生的人万中无一,不知该是和羡无有过怎样的纠葛和奇妙际遇,才修来了这万中无一。他从未问过羡无,羡无也从未提过。

  李三光是猜到柳墨白是个厉害的灵师就打定了攀高枝的心思,现在确定了他就是名动北原的柳墨白,就算再来十个鬼,啊不,十个灵吓唬他,他也打定主意要抱着柳墨白的大腿不撒手。所谓人生境遇向来奇妙无比,这是老天爷看他李三过得辛苦,给他送机遇来了!看青晏还在边上小小声地说什么要找她爹,李三赶到自己很有安抚她的必要,忙把她拉到边上:“青姑娘,你听我一言,要找令尊也急不在这时。”

  “这次咱们是从流魍城逃出来的,虽说走的是密道,但方家那个小恶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估摸着他们现在已经出城,正四下找我们呐。”

  伸出手放在脖颈上做了个切脑袋的动作,李三压低声音:“要是被他们找着了,我们这些男人呢,至多不过被切脑袋。你一个小姑娘,要是被捉了回去……啧啧,那可就糟糕了。”

  青晏打小就跟着爹,哪里是李三的对手,被他一通连唬带忽悠吓得脸色苍白:“那,那我们……?”

  “我看不如暂且跟着他们,你爹也是个名声不小的修真之士,我听说在不少地方有专打听消息的管子,我们跟着他们,多出入一些修真之人汇聚的场所,也好打听打听你爹的消息。”

  青晏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虽然还是有点畏惧柳墨白,但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条路看着比较靠谱了,只得咬牙应承下来:“好吧……不过若是要让我说出去密道的秘法,就必须先找到我爹。我爹可厉害了,那密道里有蹊跷,没有他在我不敢再去。”

  李三心道管你那爹在哪里呢,到时候反正不是我李三说了算。边冲她拍着胸脯一顿保证:“那是自然,我看他们像是要去做大事的,说不准我们路上就能碰到你爹,你就别担心了,我李三肯定是帮你说话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