猼訑弯下腿,静静地伏到地上不动了。李三瞅着它庞大的身躯咽了口唾沫,暗道还好碰上这两人,不然不知道那蹄子踹上一脚是什么滋味。

  只是此刻前路未卜,穿黑衣服的爷不说话,看着就是灵师的那位,更是眼里只望着猼訑,没有他李三的容身之地。相较于以前一被抓住就又打又骂,这待遇倒是好了不止一星半点,就是地太硬,有点儿膈人。

  瞅瞅煜溪,他壮着胆子开口:“那……那我起来啦?”

  “这张皮是我从一位异人的身上偷来的,要是几位爷有兴趣,那异人该还在流魍城待着呐。”看煜溪冲他点了点头,李三彻底放下了心,拍拍裤腿站起来,一边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和盘托出,碰见这些在常人之上的修炼者,是过躲不过去,广撒网,说不定还能混上点好处。

  青晏先前提到的那个密道,李三虽然只是跟着她迷迷糊糊地走了一遭,但作为窃贼的敏锐直觉让他意识到其中有着不小的玄机。若是能说动这两个修炼者去一探究竟……想到这,李三眼神一转,往青晏身上拐过去:“青姑娘,方才你说到那个,那个密道。我怎么都觉得里面有个东西很是眼熟呢。”

  “眼熟?”青晏正在因自己说不动柳墨白相助暗自气愤,愣了愣看向李三。

  “就是那个岔路口,有个死人的那里。”李三抓抓头发,语气又得意,又带着几分不好意思,“我的身份你们也都知道,这些年走南闯北,别的本事没有,看货的眼力见儿还有几分。”

  “路过那里的时候我匆匆瞥了一眼,尸体的腰上,好像佩着个玉坠子。”看到众人被吸引过来目光,李三伸开双手比划,“就这么大的,我没看出来是个什么料,也是巧了,让我碰到这位爷。”

  柳墨白没想到李三突然抬手指向自己,下意识低头看了眼自己腰上的素白色玉坠。羡无飘到柳墨白边上来,虚坐在半空里,托着下巴和听戏似的望着李三:“讲,接着讲。”

  李三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他是真怕羡无,觉着他像是个要吃人的孤魂野鬼:“那个玉坠子,就和爷身上的这个一样一样的,大小呢,差不多,模样也是差不多。我猜爷这块坠子上得刻了名字,那块上头也有字刻着呐,我没看真切,大概模样是个山字。”

  “哟,你这叫没看真切,真是侮辱了你这双贼眼啊。”羡无笑笑侧脸看向柳墨白,“小白你说呢。”

  酷TT匠@网;永&)久yA免…费看1小a说

  柳墨白感到自己有点头疼,这玉坠旁人或许不知道其中渊源,他却是最为清楚不过的。身为南山派弟子,只要是被几位上师收作内门弟子的,都有一块儿。不巧的是,刻有“山”字恰好是他的师尊囹圄真人这一脉,更不巧的是,他知道在此前囹圄师尊曾有过一位名唤“羽”的徒弟,却因种种原因不知所踪。

  囹圄真人受此打击,从此闭关不出,再不收徒。直至柳墨白横空出世,与他结下一面之缘,囹圄才重动了收徒的念头。门派里的那几个老东西深知囹圄的心结,也不便与他抢,如此机缘之下柳墨白才拜入师尊囹圄门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