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 蟊贼

  二男一女齐刷刷看向羡无,后者双目放光地盯着地上躺倒大汉中的一个,张牙舞爪就差没亲自上去把他拎起来了:“小白你快看看他的身上有什么!”

  柳墨白看了眼那其貌不扬的汉子,还未出手,煜溪刀已出鞘,就看到那男子的外衣在刀光闪动里瞬间变成了一团破烂,露出内里零零碎碎的不少物什来。

  最打眼的,就是他背上的一块黄毛短披风,和猼訑皮毛一般无二。而他手腕、腿脚等处缠着挂着还不少绳索飞爪之类的工具,腰间缠着个鼓鼓囊囊的小包裹,不知装了些甚。

  被煜溪这粗暴的刀法一激,男子一个鲤鱼打挺跳将起来,拿眼把几人一扫,也不管旁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把头在地上磕得呯呯直响,直哭得震天动地:“大爷,几位大爷饶命,我李三儿上有老下有小,实在养不起拖家带口的一帮人,我错了我没骨气,我再也不偷了!”

  “你你你你你?”青晏被这阵仗吓了好大一跳,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大男人边磕头边哭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令人动容,可偏偏有人不卖他的帐。羡无只当没听到,招招手收了玄灵阵,新奇又得意极了地飘到李三边上,伸手戳他的脸:“好个小贼,偷的东西还真不少。”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李三两眼一翻差点没昏过去,两腿直打哆嗦。灵这种东西,他只听旁人说起过,今日一见竟然和个鬼魂似的。

  他八岁那年从师父那里承了这门手艺,大大小小偷了十几年,鲜有失手,有五六次不慎被抓,被泼过屎尿,被咒骂过,也被吊起来打得血淋淋只剩口气儿过,还从来没有这么害怕。

  也真是邪了门,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李三深深知道有几种人惹不得,修者、剑客、灵师,还有雪山里头来的异人,动一根指头就能要他的小命,这还是轻的,就怕碰上性情怪异的角儿,一个不顺心能叫人生不生、死不死,捱着半口阳气在世上硬生生地遭罪。这次出门不利,想着这小姑娘身上好东西不少,跟着走一趟说不定能钓上大鱼,没想到出门就撞上个灵师,还被识破身份。

  此下他只恨不得把脑袋埋进地里去,做一个鸵什么鸟,好躲过这一遭。

  正在心思乱转惶恐之间,李三听得耳边上传来个淡漠的男子声音:“起来。”

  他伏在地上不敢起身,等到有人走到他边上了,方才诚惶诚恐地抬头偷看了这戴面具的男人一眼,煜溪懒得废话,伸手扯下他背后那块短披风,丢给柳墨白。

  &k酷匠、d网vw首发r

  柳墨白接住披风,在手里仔细看了。猼訑之皮,佩之使人无畏,不知道是哪个无知猎人,将好料做出此等拙劣品相来,只随随便便裁了个短披风的形状,又胡乱缝了两根粗布带子作固定之用。

  这应当是李三偷来的没错儿,不然以一个普通人的身手,要杀死猼訑难如登天。

  江湖有传异兽血亲之间能通灵,不想身体死去,魂儿灭了,只剩层空落落的薄皮儿,还能彼此相知相应。柳墨白叹了口气,拍拍猼訑厚实的皮毛,认认真真望着它背上那对黯然的眼睛,道:“走吧,再追也回不来了。”

  猼訑垂头用大脑袋蹭蹭柳墨白的袖子,一股兽类的腥糙气味儿顺着涌进鼻子里来。柳墨白不通兽语,却在此时有所感应,抬手将皮毛披风的绑带在猼訑的尖角上给系牢固了:“你倒是聪明。北原夜间事多,在这待到白天再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