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魍城,流寇魍魉之地。不受北原任何势力的约束,其中三教九流无数,亡命之徒不可计,不论你是背负血债之人,无颜能面世之人,还是想要抛弃过去之人,流魍城尽皆欢迎。这里是没有规则的混乱之地,谁也不知道它从何时就在那里,其中又有司徒、王、方、拓跋四大世家。

  柳墨白此前对流魍城不过略有耳闻,看煜溪的姿态,心知他该是深知其中之道,便也放心地交给他去发问,自己安抚地揉着猼訑的皮毛。这异兽脖子上受了伤,偏偏还是一副怒极的样儿,不安生地打着响鼻,四蹄在地上刨个不停。

  “是方家二公子。”青晏没想到这里还有对流魍城有了解的人,愣了愣,抬头望着包裹在一身黑衣里,狼首面具的男人。火把灭掉了,只有玄灵阵放着幽幽白光,这身形挺拔的男人几乎要融化进夜里,露着獠牙的狼首在黑暗中窥视。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T网{

  对这两人的身份她想出了些头绪,附身伞上的灵,这在整个南山都是独一份儿,她自然能猜到白衣那个就是名动北原的南山派柳墨白,果然是好风骨好本事,就是不知怎的让她有些畏惧之意。而这来历不明的黑衣面具男子看似冷漠,却好亲近许多,只是这扮相身手,她竟想不出是出自何门。

  “方家……”煜溪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低沉吐出的声音被风裹着打了个卷儿,破碎消散。

  青晏不知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看看近处的煜溪,又看看远处的柳墨白,沉默的气氛让她很是惴惴不安,拧了半天衣角才挤出句话来:“方家欺人太甚,我爹又不知道去了哪里,喜堂都摆好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但这个,这个……”

  她伸出只细嫩的纤细手指向猼訑:“这个异兽为什么跟着我们,小女实在不知。”

  “啧啧,真是不知者无畏啊。你该庆幸点了那么大个火把,没惹上来什么厉害的角儿。”羡无早听厌了,只想赶快到最近的城里去买糖葫芦吃,一边跳到猼訑背上,一边装模作样地打哈欠,他身为灵体,本就不需睡觉,“我怎么就不信你说的呢?从流魍城到这边路可不远,就凭你们几个,哼……”

  听出他话里的嘲讽和不屑之意,青晏沉默半晌,下定决心似的握着拳抬起头来:“其实我是从密道逃出来的,我可以告诉你们密道所在的方位,但你们要帮我找到我爹。”

  “没兴趣。”煜溪一口回绝,柳墨白把猼訑安抚得七七八八,心情也好了不少,露出个温和的笑:“我倒是对你说的密道有点兴趣,不过已经先行答应了这位要和他同去做一件事,无从脱身。”

  青晏没想到这两人拒绝得如此干脆利落,素来听说柳墨白好管闲事,当下着急地张口想要接着游说,却被羡无的声音打断:

  “哎,我好像知道猼訑为什么追着他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