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谢。”煜溪完全没去看身旁女子的美貌,一瞬不瞬地盯着柳墨白没移开视线。柳墨白把猼訑在玄灵阵里按住了,俯身在它脖颈上查看了一番,确认伤势无碍,这才直起身来。

  手指习惯性地轻敲两下,沾了血的手指抓在伞柄上竟然没落下一丝污迹。他看了看那一脸惊惶女子,感应出她该是个普通人无误,后者害怕似的紧了紧斗篷,就差没躲到煜溪身子后面去了。从女子身上收回目光,他看向煜溪挑眉:“既然你问我了,煜溪,那你护着她做什么?”

  “异兽伤人之事常有发生,举手之劳而已。”煜溪察觉到他对女子的查探也并未阻止,继续把两人的对话进行下去。

  “猼訑性情温和,轻易根本不会暴怒伤人。这四人尚未有性命之忧你就贸然出手,他们是何来历你都清楚了?”柳墨白笑了笑。

  “这位公子,我……我们是流魍城逃出来的,我……”女子见状张口想要解释,抬头间正撞上柳墨白的眼神,竟被看得看得说不出话来,畏惧地往后缩了缩。那眼神中带着丝刻意压制着的笑意,偏偏是这样的笑,让她觉得一股寒气直从脊背上冲进脑海。

  煜溪似乎是到了此刻才思考出自己要如何回应柳墨白的上句话,弯刀脱手,带着飞沙在地上划出道清晰深刻的界限来:“什么事都要问得清清楚楚,等他们有性命之忧早就晚了。你就守着你的小心好了,柳墨白。”

  “哎,话可不能这么讲,你们俩就不能先听听这位小姑娘怎么说?”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羡无适时地从伞里跳出来,先是一挥手灭了火把,跟着就飘过去绕着女子转了圈,直快要贴到那张苍白的清秀小脸上去,“小白你可真不会怜香惜玉,看看人多秀气啊,小细嗓说得我心肝儿都颤,你忍心让人被这么大个怪兽追着跑?”

  “虽然我好像没有心肝……”

  那三个看着是女子护卫的大汉哪里能由着他这样轻薄,怒骂着取下背上的宽刃砍刀来,可惜他们在羡无面前都不够看的,就见半虚无的少年轻轻挥了挥衣袖,三人眨眼间就直挺挺往后躺倒,在地上摔成三根硬邦邦的人棍。

  月光正好,羡无收手轻蔑地嘁了声,整整自己的衣袍:“我不对女人出手,别吵架了啊。小白快搞定她,还要不要休息了。”

  “这位……这位小少爷,你们你们真的是误会了。”女子看着倒在地上的大汉们,眼泪直在眼睛里打转,着急地咬着下唇,“我爹是清涧剑派的青云生,小女名为青晏。此前在流魍城不慎和爹爹失散,又被宵小无赖之徒逼婚,迫不得已,这才半夜出逃。”

  &酷z匠z◇网D正/版首a发T

  “他们几人是我花钱雇来的,公子如果有什么误会冲着我来就是,莫要迁怒旁人。”

  煜溪动了动手腕收刀回鞘,面具后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眼神一如既往的冰冷,口吻亦如是:“哦?逼婚你的,是流魍城哪一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