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 荒野

  见柳墨白不搭理他,伞上映着的少年影子动了动,挣出伞身,幽魂似的轻飘飘浮到煜溪面前。

  柳墨白和煜溪之间说近不近,说近,毕竟只是两面的交情,说远,又一起在生死上走过那么两遭,虽说危险都是对方带来的。羨无早就想要看看这戴面具的家伙长了个啥模样,这会刚好有机会,便蹑手蹑脚想要去揭煜溪的面具,可他伸出去的手指还没碰到面具的边儿,就被一把弯刀硬生生给斩了回来。

  “小气。”他吹吹手指尖上的凉气,索性在煜溪对面的一根小树枝上坐下了,反正他是灵,想在哪坐着都可以,想挂着也可以,想在天上飘,那也是可以的。

  手指粗细的树枝只是轻轻颤了颤,羨无便坐在上面自己和自己戏耍起来,一会变作一团白气,一会是只小猴子,等到他照着煜溪的样子捏出了个歪歪扭扭的人形,那面具后面的人总算重新开了口:“滚开。”

  “小白,他骂我滚唉!”羨无委屈极了地低头冲柳墨白抱怨,后者散开结成的通灵天地印,无奈极了地在伞上划下个收灵符,将这不安生的家伙收回伞里。仰头看看树枝阴影里的煜溪,柳墨白只剩下这两个字了:“抱歉。”

  P{最X{新A章zH节ls上j酷_匠网q

  “不用道歉。”煜溪不带感情的声音从上面传下来,“他是他,你是你。”

  “那不一定。”柳墨白安抚地摸摸伞,另手掐起个引灵气的手诀,引导着此处稀薄的天地灵气往伞上汇聚而去,他的日常修炼就是这样点滴积累起来的,“伴身灵是灵师的第二条性命,伴身灵所做的不好的事情,都是灵师约束不当。”

  “好吧。他再强也不能脱离你的掌控?”

  灵师和伴身灵之间的关系一言两语并不能够形容,就算给外人详尽解释,也十分晦涩且难懂。突然被这样问,柳墨白想了想,还是给了煜溪一个肯定的答案:“不能。”

  这话在十年,五年之前他可能不敢讲,毕竟自己的小命还在羡无手上抓着呢。通灵术每过一层都是一个坎,近些年他小有所成,才有了说的底气。

  树上一时没了声音。半晌,煜溪用弯刀刀柄拨开一丛树枝,冰冷的眼神俯视下来,直对上柳墨白:“原来你也早就突破了,是造化之境的通灵术?”

  “没错。”柳墨白颇大方地一笑。

  “师父让我来找你果然没错。”话音未落,煜溪突然发力,整个人化作一团烟雾从树枝间消失。柳墨白亦是早有准备,身形闪动,紧跟着煜溪往传来异动的方向而去。

  刚在感应周遭的时候他就知道那个方向该有不少的人,都是普通人,不知道为何竟然会出现在如此荒郊野外,而且都犯了大忌,竟在这荒郊野外执火前行。

  所以现在从那里传来这样大的动静,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他只是没想到,原以为自己已经算是好凑闲事的人里数得上号的人了,煜溪竟然比他去得还要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