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岁,九层秘术。

  酷{m匠网唯一e正/$版4,V^其GD他》都是,~盗》J版V

  这番事态真是有趣极了。柳墨白在心里估算了下自己和煜溪的实力,觉得此行实在会是极为有趣的一件事,干脆地冲煜溪点点头:“好,我和你一同回去。”

  于情于理他都非去不可,抛下南山派和流火教的交情,煜溪说的那句报仇他可还没忘,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杀掉崇云教主?

  柳墨白自然想起了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中原修士,东西南北四原的修士只有到飞仙之境才可进入中原,那里面听说是一个混乱不堪又无边无际的世界。

  从腰间摸出一张看似无奇的黄纸,柳墨白抬指在纸上轻划,就着雨水将崇云身死、自己随煜溪归流火教之事寥寥几笔写完,将黄纸卷起,在手里一折一点。

  这被折成团的黄纸猛地跳出他的掌心,蚯蚓似的往地里钻去,转瞬间一拱一拱没了踪影。

  煜溪盯着他并未阻止,谣传曰南山派在地下藏有往来通信所用的地灵,看来此言不虚。

  柳墨白传完了信儿,二人一灵同行出谷。说来也是奇特,雨水竟只落在这无名山的周围,淅淅沥沥,出了山界天色一片晴好。

  初时柳墨白还压着自己的速度,没成想煜溪弯刀出鞘,黑影闪动间身影已在数米之外。柳墨白被他激起了好胜心,催动灵力,刹那间只见一黑一白两道人影疾电般掠过,惊起一片异兽鸟雀。

  仔细追究起来这两人一个是南山派手心捧着的,一个打定主意要去做流火教教主,两个时辰后却在一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的荒郊野外齐齐地喘着气儿面面相觑。

  “咳……”柳墨白把周围的破树烂草看了个遍,不得不承认这地方他并不认识,遂向煜溪递出个问询的眼色,“往哪边走?”

  “不知道。”煜溪抱着弯刀摇头,柳墨白算是服气,这流火教的把路带错还一副完全不知道自己错了的神态。

  眼看天色已暗,就算这片林子萧条得紧,柳墨白仍然敏锐地感觉到远远近近的生灵在将要沉下来的夜色里躁动。

  夜间不可出行——这是北原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谁也不知这片暗色里游荡着怎样的远古奇兽、喋血厉鬼。

  想了一想,柳墨白认命地在断枝枯草里收拾了下,腾出一个能容得下两人的地方,给洒了圈驱赶蛇虫的粉末,这才盘腿坐下来,冲煜溪拍拍边上空着的半边:“既然找不着路,等天亮了再说,先行休息吧。”

  没成想那黑衣的家伙却不领他这份情,瞥了眼柳墨白粗制滥造出来的地铺,自顾自地攀上棵老树倚着。要不是那面具不时反射出的微弱光亮,简直不能看出那暗里有个活人。

  “咦,小白你看,别人根本不理你。”羨无很不识趣地开口,伞上隐隐约约浮现出个少年的影像,“小白小白,你知道我们是在哪吗?”

  柳墨白懒得计较,拍拍伞柄示意他安静,自己则闭目沉心,双手舞动,在胸前结下通灵天地之印。顷刻间这片林内的种种动静如风入耳,声声涌进他的灵台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