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正版lP章r节x2上@、酷w匠h网

  细密的雨丝击在湖面上。

  一朵一朵又一朵的水花溅起,岸边持伞伫立的人影静静地望着水,这画似的景里一人,一湖,满纸的雨,铺出一页漫漫洒洒的寂静来。

  柳墨白打了个哈欠,他好静,但这也静得太不同寻常。南山派与流火教之约已经是三天之前,身为南山派墨字辈二师兄,柳墨白在此也足足等候了三天。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轻轻地转着伞柄,忽有所觉,柳墨白抬眼望向山口处朗声道:“你终于来了。”

  “嗯。”来人身着黑衣,并未执伞,雨却像长了眼睛似的避让着他。黑色的狼首面具遮住了大半面容,只露出一双冰冷的眼睛,无悲无喜。

  “教中有事,此次比试暂为取消。”

  冷风飘起吹斜雨丝,吹得那狼首之后束起的黑发肆意飞扬。和伞下的柳墨白相比,一静一动,倒像是突兀出现在同一副画里的水墨名山和简笔江湖人物志了。

  对方照面就是这样的话,柳墨白皱起眉来,修长的手指习惯性地在伞柄上轻敲:“煜溪,我在这等了三天。试炼之约五百年来从未取消过,不知贵教出了何事?”

  南山派与流火教素来交好,这试炼之约也是有一段由来和渊源。五年一度,柳墨白参加过两次,两次都是和煜溪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争得你死我活,此刻虽暗自松了口气,但到底被放了鸽子,若是再这样不清不楚地回派,他得被自家师父扒掉一层皮去,只得出口相问。

  “何事?”没有一点感情波动的话透过狼首面具的间隙传递出来,好像它的主人并不清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样。

  在一个长久的间隔过后,煜溪微不可察地动动手腕,是份要去抓背上弯刀又克制住了的姿态:“我师父死了。”

  柳墨白一愣神,伞就这样脱了手,落到地上,发出啪一声响。

  连绵的雨瞬间将他一身白衣浇湿,而他只是难以置信地重复:“你师父……崇云教主……死了?”

  他没办法不震惊,他不能不震惊。

  陆崇云,时任流火教教主。其年方二十便参透秘术第八层,天纵之姿,震动北原,三十二岁掌教,迄今已有十六余年。惊才绝艳,是北原最有希望在百年内踏入飞仙之境的奇才。

  他……死了?

  “你看起来倒是比我这个做徒弟的更加惊讶。”

  “是我失态了。”柳墨白捡起伞,冲煜溪抱歉颔首。说实话他真是有一连串的话想问,崇云教主身死必将引起北原动荡,他是怎么死的?又在什么时候?

  而隐藏在面具后的煜溪没有言语。雨势愈疾,两人透过重重叠叠的水幕目光相触。柳墨白看到了什么呢?冰冷,杀气,还有——没有还有了。

  “……”

  “……”

  “我要赶回教中,你和我一起回去罢。”

  打破静默的是煜溪,他抬起修长的手来,做了个往里招的手势。紧贴在柳墨白身上的衣服和发丝刹那间就变得干爽起来,雨水随着煜溪轻描淡写的一招腾空飞去,凝聚成一团水球,停在他掌上尺余颤动不散:“我对秘术的领悟已经超过了第八层,有资格角逐教主之位,你助我一臂之力。”

  “还没弄清楚崇云教主是怎么死的,就要选出新教主来?”望着看不出表情的煜溪,柳墨白终于忍不住问出口。流火教有些做派他是看不惯久了的,还有这家伙是不是疯了?流火教没了教主,上有左右护法,下有四堂堂主,无论怎么算也轮不到他一个年轻人的头上。

  “这是教中的规矩。”煜溪将右手前展,五指屈起,掌上颤抖的水珠刹那变作红色,升温、沸腾、燃烧,化成一团跳跃的火焰,张扬地在手指间跳动,“而且我的秘术修炼到了九层,当上教主,才能为师父报仇。”

  那燃烧着的火焰是微小的一朵,却散发出惊人的温度。柳墨白眯起眼盯着,还未开口,就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他手里的伞上传出:“咦?九层?”

  “厉害厉害,真是好厉害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