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小七笑着和皇帝说笑了几句家常,皇帝便问他何时来翰林院读书。

  “翰林院?!”小七本来心情放松,咋一听大名鼎鼎的翰林院,登时突然惊吓的叫了起来“怎么了?难道这翰林院有什么不对的吗?”见小七反应过头,皇帝心下纳闷,小七可不会无缘无故的惊讶。

  “并没什么,”小七尽量平静下来,但是眉眼还是有些隐隐激动。历史上的翰林书院,可是唐宋八大家的学习之地啊!

  无论是大唐的李杜、白乐天,还是宋朝的苏轼、欧阳修、王安石,明朝的宋濂、方孝孺、张居正,晚清的曾国藩、李鸿章等等,皆是翰林中人!

  这凤国的翰林院虽然非彼地球的翰林院,但是既然敢叫了这名字,又是皇家的读书之地,定然培养的人才不是一般,若是他如今可以去见识一番,自然是极为激动的。

  于是他忍住自己的激动泪花,继而开口说到,只不过声音有些难掩的沙哑,“父皇,只是小七曾听温小公子说过翰林院罢了,一时有些激动。翰林院,可是那鼎鼎有名的万卷藏书之地,莘莘学子的求学问道之处?“小七为了解释自己的激动,随口就把可怜的温子轩拿出来当了那挡箭牌,而他对翰林院感受颇深,对翰林院的高深评价也是信手拈来。

  “傻孩子,什么万卷藏书之地学子问道之处?不过是温子轩那小子夸大其词了!”皇帝被小七夸张的言语弄笑了,这翰林院是皇家的,这般夸奖自然是夸奖了自己功不可没,但是他可不会骄傲,也不能误导小七,”翰林院虽不至于你说的那般夸张,但毕竟是学习之地,氛围不错,还有几个不错的太傅先生可以送来教习启蒙与你。“说到太傅,皇帝便想起了四年前的温太傅。那翰林院是偶然建立于皇家的,本来并没有名气,却是在太傅的力挽狂澜,苦心经营下而立足于皇宫之中,让外人知晓。而温太傅也悉心教导出了两代有出息的皇室中人,也从而顺利坐稳了江山,灭了那夜国......皇帝这般一想,却是比方才的低沉还要伤怀。

  夜国被自己的父皇灭掉,这本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必然之道,乃是上辈子的恩怨情仇。却使自己和玉妃从此成为仇人,如今更是天人永隔!

  虽然知道不该伤感,可是那感情可不是说断就能断的!而且,玉妃死去的遗憾就是自己的如今苦苦的执念。

  不过——皇帝看了看那一旁可爱的小七,他如今定要振作,为了小七的未来,也为了玉妃的仇......虽然他约莫知道究竟是谁害了玉妃,可是那真妃是当初不得不娶进皇宫来牵制保住自己地位势力的,如今真妃又有了小五,不论是她母族地位还是小五对的感情辈分在那儿,都是暂时动不得的!

  若是他早知道真妃如此心狠且棘手,他就不会要这个女人进自己的后宫!皇帝气愤的想到。

  然而遇见玉妃始终是在真妃之后,皇帝是不会预料到那段令自己刻骨铭心,感受到人生的价值存在的感情缘分会在日后不经意间到来。

  若说知道再重来一次的话,他便会选择把玉妃好好的藏起来,而不是这般暴露于众人尤其是真妃的厉害面目之下。

  作为一个帝王,他本该纵横驰骋,霸绝天下,不应如此被人牵制,顾虑重重,百般不如愿。

  这个位置虽然光鲜,却是极为得之不易,且为了这个位置他当初失去了太多。而如今却仍被束缚,不得施展,甚至连自己心爱的人儿都保不住!

  害死玉儿的真妃,差点害死小七的小五,这娘俩是与他有仇么?

  但是哪怕是上辈子自己欠了她们人情这世来讨债,自己也不会再让小七被她们欺了去!

  皇帝眼中逐渐幽深......有闪烁,有不甘,有痛苦,有坚定.......似乎只待一个契机,就可以冲破那薄薄的阻碍,直达到另一番有成就的境界。

  小七一旁看着父皇的幽暗变化,苦苦挣扎和一个人野心被束缚的不甘,一时有些忧心和震惊。

  父皇的反应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似乎不仅是太傅的事,还有......玉妃?或者是?.......那种对某种东西的执念追求和对现下状况的强烈不甘,是极为有魄力的且让人心惊胆寒。那不再是被现实所困的苦恼忧愁,而是想被现实激怒,要去狠命突破这种束缚的决绝不甘,那才是一个帝王男人的本来野心面目.....小七下意识咽了咽口气,若是对上这般强势的父皇,他饶是有些小聪明,又能有几成胜算呢?

  还好,他是小七,是玉妃的儿子。也是所谓的霸星。

  虽然小七并不相信什么霸星之说,他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还是清楚地,只是一旦入了局,肩上有了担子,就不能再退缩了,不然只会进退两难,届时遍体鳞伤。

  从他重生而来是皇子身份,有他国血液,有霸星命格,有温太傅期望,父皇的爱护,翠儿的呵护,温子轩的....额,为毛会想起温子轩?鬼才想那个可恶的蠢家伙!

  小七天马行空的乱想了一阵,不过就算入了局,自己要迎敌,却不想过早暴露自己。自己既然是不受父皇待见的,母妃又是通过叛敌的,为何就不顺应了那些人的心意,变得如此甚至更加颓废?

  扮猪吃老虎,不费吹灰之力;龊男逆袭,让你知道轻敌的后果!

  小七这般打定了主意,就抬头复而看向稍稍平静的父皇,眼神坚定明亮,漆黑的凤眸中却闪过浓浓的得逞狡黠:“父皇,既然有人希望小七无能,为何不顺了他们的心?”

  V酷*匠5o网正#g版-首!#发H

  ”小七......“皇帝才刚平静的心又瞬间被震惊,他掩饰不住,却又不需要在小七面前做什么掩饰,于是他的惊讶欣喜瞬间汹涌而出,染上整个面容。

  小七果真非池中之物,他竟生出一种自己已然苍老的意味,但既然小七这样有想法,那便顺了他,这天下局势,始终是年轻人一辈的!

  “小七,你想做什么只管去做!有父皇在,天塌下来也不必怕!”皇帝做了决定,高兴的一把抱起小七,”你就算把我这皇宫闹塌了,朕也为你顶着!““父皇,您的决定真是太英明了!小七太佩服您了!”

  小七显然知道皇帝的反应,一双眼眯成了缝。

  “调皮的崽子!你这是在夸自己,别以为父皇听不出来!”皇帝显然极为高兴,也不计较小七的嘴皮子灵活。小七说皇帝英明,不就是说皇帝聪明的听取了他高大上的意见么?这不是变相的夸他自己聪明吗?

  却说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父子二人刚刚连了心通了气,那无声息的暗卫就现身跪地,”禀告皇上,襄王自尽于王府,王妃也随之而去,只留二岁小郡主,现在宫门外。“皇帝听完,双眉一棱,却是低低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早有所料:”具体如何?“暗卫继续低头恭敬答道:“襄王自知私自敛财制造军饷被告发,证据确凿。陛下您派去的大臣去过襄王府后,襄王自知大势已去,就自尽而亡,王妃也以死谢罪......“”罢了,襄王遇刺,王府遭大火毁灭,王妃随之而去,而小郡主被暗卫所救,幸免,朕念其孤苦,特将其接近宫来。“皇帝三言两语就定了一件事情的真相。

  那暗卫低头答”是“就隐了形。

  ”父皇,郡主......“小七看着阴沉不定的父皇,默然,不知是否该问。

  ”那襄王是父皇剩下的唯一哥哥,那年夺嫡失败却还是不甘心这皇位拱手于我.....他倒是狠,最后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我,换来唯一女儿的命。也罢,月柔那孩子没有错,就饶过她罢了......“皇帝并不打算瞒着小七,他虽然冷笑,却还是伤怀,兄弟反目,却如今落得这般下场,心里焉能好受?且那襄王还是他这世上最后一个兄弟,他本不想取襄王性命,襄王却能如此的心狠,对自己的生死也这般下的去手.....襄王想要留下这个女孩儿,他就顺了他的意。一个两岁的女孩,掀不起风浪。

  小七默然,月柔,凤月柔郡主.....是我这身体的表妹么?

  而父皇不怕....斩草不除根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宇文诗蓝说:

  支持请留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