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暗波云涌

  顺安七年,中兴之治,帝王归朝。

  时八月仲秋,月桂飘香之际,偏殿安宁宫忽然传来一声悲痛的哀嚎,皇帝宠妃爱妃玉妃薨,年止24。

  半晌,悲痛的皇帝走出冷宫,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小木然的孩童。

  皇帝看着身后的小七,眯眼,缓缓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眸子已经沉静。他摆手示意身旁的李公公读旨。

  一众冷宫众人见状纷纷跪下。

  “旨曰:朕爱妃玉妃,于今日薨。念其性情祥和生平知礼,特赐谥号“怀玉”。天下臣民,举国哀悼,停嫁娶三日,禁音乐祭祀三日,钦此——“................................................半日后,后宫中宫宁和殿内。

  大殿暖烟弥漫,果盘尽上。

  坐在高处吹着丫鬟扇来的风,吃着丫鬟递来到的果子的那位懒散的主,就是当今的皇后。是从一品兵部尚书秦廉的独女,年方27的秦家大小姐秦鱼雁。

  而那坐下的二位则是两个小小的美人,皆是20出头的模样。紫衣薄衫妖艳的那个叫卫美人,是正五品翰林院学士卫郑的女儿。

  另一个鹅黄衣衫加白色抹胸裙,长得极为柔美可怜的是,叫宇文美人,是从三品国子监祭酒宇文延的女儿。

  “皇上这是何意啊?一个小小通敌叛国的玉妃被追加谥号且举国哀悼?这哪里是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这分明是说皇后娘娘您在皇上的心里是比不得一位小小的贵妃的!”

  卫美人和宇文美人一般,地位低下,只是用来牵扯制衡而拉入后宫的,并没有机会没有为皇上怀过子嗣。宇文美人是个柔弱的性子,不会尖酸刻薄的说话,而这卫美人可就不是了,她可是惟恐天下不乱的。

  如今这番明摆着讥讽,一是发泄自己不得不为玉妃守孝而穿的简朴的不高兴,二是巴不得皇后听了她的话因此嫉妒,而去惹了那位七皇子而招来皇帝的开罪,最好是连带着二皇子凤月皓一块儿受罪。

  皇后自然不会沉不住气,她在心中冷笑。这个卫美人虽然说到了自己的不高兴之处,却也是个没头脑的主,这番说话,不是在质疑皇上的权威么?一旦被皇上听到了,自然是会被打入冷宫的,就像被真妃陷害的玉妃一样。

  真妃,便是那小五凤月辰的母妃。她其实也是皇帝表面的宠妃,也是一个障眼法。只是真妃却是个不好掌控的主,她轻而易举就把玉妃拉了下水,还偷偷怀上了皇帝的儿子。要知道皇帝不想要孩子只是一句话的事。可是这个真妃却把孩子保住了,且还是那临幸后几日所怀,让人无从怀疑。

  不过这皇后秦鱼雁可是不相信,小五凤月辰只怕不是皇上的种吧?可是她却也无法拿住真妃的把柄。正是有真妃厉害的存在,皇后才不敢轻易动卫美人,宇文美人,她巴不得二人去骚扰真妃,打乱那个贱人的计划!

  “呵呵,”皇后笑道,“卫美人还是不要在本宫面前念叨了,本宫只是个不得宠的皇后罢了,皇上已经两年有余没来过本宫的宫殿了,本宫只想日后指望指望这个唯一的皇儿了。如今这玉妃却突然死了,整个后宫就属那真妃才是皇帝的最爱了,卫妹妹何苦来本宫这里诉苦?......“皇后三言两语就把矛头抛到了真妃的地盘上去。卫美人虽然知道皇后这是在祸水东引,却还是担忧皇帝被那真妃迷住了心窍。

  “那妹妹们这就告辞了!“卫美人这般一想,立刻拉着懦弱的宇文美人就离开了。

  皇后秦鱼雁看着二人走远,凤眸冷列,和她柔和的脸极为不搭。

  这个卫美人如此目中无人!真是可气!若不是怕处理了卫美人,真妃会直接与自己对上,她便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卫美人!且如今有了月皓,自己步步更是应该小心无疑,自己的一切都会与7岁的皇儿牵扯在一起。母凭子贵,子凭母安。若是真妃陷害自己,陷害皇儿,她便是下了九泉也不会瞑目!

  只是皇上对玉妃的感情似乎如同自己所料那般深厚,那么那凤月栖只怕也......皇后叹口气,也罢,如今自己占据凤位,还是不要无端惹事生非。

  那个凤月栖不过一岁,母妃死去,母族地位低下,皇上就是再百般宠爱,又能成什么气候?

  皇上年轻气壮,过个几年便会忘记一个小小的玉妃,那凤月栖在这皇宫也难活下去。若是过个几年那孩子真的对月皓产生了威胁,就等风声过去了再动手也不迟!此刻应该考虑真妃,其余的都不必管了。月皓那孩子已经入了学堂,就该找个好的先生教教,他的习武吟文也该督促督促了!

  ..............................却说小七看见孤独的父皇进了御书房,不愿与任何人见面。他也希望父皇静一静,且自己还有要事要做,母妃的信.....他便随着李公公的护送,独自回到了房间。

  那厢父皇已经一天没有见他了,他不知道父皇究竟如何了,那个独自舔着伤口的男人。他既希望父皇快点恢复,重整霸气,又同时不希望皇上忘得太快,太过干净。若是皇上忘了,他就不会被爱屋及乌,他还没有长大,自保能力,太弱。

  小七坐在床边,一边凝眉思索,一边掏出衣襟里被汗水(濡)湿浸透的信。

  他不知道就在方才后宫的皇后打算放他一马,也不知道害死那玉妃的就是后宫的小五母妃,那被皇后喻为难以捉摸的真妃。

  孩子坐在床头,借着昏暗的烛火,慢慢展开那封古老陈旧的信,小小的脸上满是沉重,在旁人看来煞是滑稽。

  一一顺着往下读,小七的手越发抖得厉害,眼神闪过难以压抑的惊诧。

  “吾皇女亲启:本宫是不祥之人,虽生得倾世容颜,却得九阴之毒,且生而克死父母双亲。后被番王府收养,13便入宫嫁与你父皇。为后五载,却历经灾乱。是年18,吾怀汝,恰逢皇室(动)(乱),凤国入侵。皇无奈,御马出征,不敌,败,退还途中身死。外戚干政逼宫,吾从小间遁走,遇马惊,堕马,幸被侍卫所救,立时小产。生汝,是女,非男。便愿汝永世安平,不再混迹复兴皇室,故命名曰“安平。“.......母后司徒玉溪留。“九阴之毒?司徒玉溪?凤国入侵?

  这封信分明是一个凤国邻国皇后在国破家亡时写给自己的女儿的信,这信却在母妃玉妃手里......难不成....这信里的皇后是他凤月栖的外婆?....而且玉妃临终前称呼自己为玉溪只是....思念未曾见面的母后?..........小七立刻肯定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他一头黑线无语这狗血的剧情竟然发生在自己母妃的身上,却又突然感到一阵心惊。

  若是父皇知道自己是有他国血液的,又会作何看法?知道母妃是他国公主又会如何.......?

  小七这般一想,顿觉的手里的秘密哪怕再古老陈旧,却也是个烫手的山药,马虎不得。他赶紧把信收了起来,压在了床沿下。

  兜兜转转间玉妃还是回到了皇宫,没有一生安平。她爱上了自己的灭国敌人,却又为敌人怀了孩子,这是何其的....痛苦?小七叹口气,躺在床上幽幽的模样,整个人顿时没了睡意。

  不过,那九阴之毒却是什么?那就是玉妃的执念吗?

  若是自己是玉妃,爱上了敌人,那便爱吧,何必要....伤害自己,粉身碎骨?

  最“新章。o节e上JA酷匠☆#网T‘

  小七是现代人的思维,自然不太懂得几辈人的仇恨要后人来报,自然不会纠结这个什么仇不仇的。一切随心就好,想报仇就报,不想报就放下。毕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退一步海阔天空,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是若是深仇大恨想要报仇的话,老子就是追你到地狱,灭你祖宗十八代,刨你祖坟,鞭你干尸,也不会放过,定要解我心头之恨!

  小七却是真性情,但他不知道,自己的父皇早就知道自己的母妃是邻国夜国的公主。

  早在爆出玉妃通敌叛国时,皇帝为了换她清白,便着手去查。查回来,便有这一番隐情。所以小七的血液他并不在意。毕竟古代一个皇帝心爱的孩子不仅是个聪慧无比的,还是个可以继位传宗接代的男孩子,自然是只考虑他体内流淌着自己的血液,而不管她母方的血液如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宇文诗蓝 说:

  求支持~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