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皇帝笑完抬手:“平身,朕不会开罪于你们。”

  大皇子二皇子都疑惑的抬头,却不敢仔细打量这位上位者的父皇作何想法。加上二人的岁数小,没有太多心思肠子,更是不会想到这是一个诈,这是父皇是故意试探他们而为之。只道是自己的求情让父皇认为兄弟真正和睦,于是饶了他们和小七。

  “父皇......“大胆的凤月曜上前,希望父皇没事儿之后放过小七。

  “何事?”皇帝看着凤月曜的眼神,知道他要说什么,却说故意为难。

  “您...能不能将小七...放下?“凤月曜明知自己父皇刚刚生完气,却还是愿意老虎屁股上拔毛。

  小七显然没有想到一向冷清的凤月曜居然这般为他一直说话,也不忍心这腹黑的老爹一直坑儿子,于是求情的眼神看着皇帝。皇帝被他可怜的表情弄得笑了,于是放下了小七。

  小七如释重负般的跑向翠儿,就像是真的受了惊吓似的。他表现的很明显,然后还故意回头,在大家看不见得地方冲皇帝得意的笑。那小小可爱的脸上得逞死的表情让皇帝难得的开怀,他可是看见月曜月皓毫不掩饰的对小七的心疼,和对自己偷偷的嗔怪。

  虽然皇帝很开心于小七的鬼精灵,却是碍于两个其他儿子在而没有笑。但他着实却是被小七这一闹而抒怀了心,一路的奔波疲累都消失殆尽。

  小七就是他心头的灵丹妙药。

  “陛下!陛下!”皇上身边的红人李公公突然冲远处不顾礼节的冲来,在皇帝耳边低呼,“玉妃娘娘出事了!“”什么?!“饶是皇帝再怎么想要在众人面前淡然,却还是吃了一惊,眸色大变!

  小七看着父皇明显的吃惊和一闪而过的心痛,心跳突然加快了不少。是玉妃出事儿了吗?而......他要去看看吗?

  皇帝显然知道这消息极为真实,李公公在他身边呆的最久,自然知道他心有所属。如今看来是暗卫不方便出来才叫李公公代而告之。

  “小七!随朕来一趟!”皇帝敛去方才失态,眉下全是深思。

  小七也懵懵懂懂般似的跟了上去。

  一时间剩下其余众人心思各异。二位皇子自然是猜到了小七要去的事是玉妃的事,只是——父皇那反应,实在是——是因为曾经情深吗?二位皇子自是岁数小,不懂得情为何物,还是不懂父皇对小七,玉妃究竟是什么态度,反正父皇不是常人,是天之骄子,真龙之子,心中所想,自然是猜透不了。二人更多的是担心小七。

  父皇会因为玉妃儿迁怒小七吗?

  却说小七跟着皇帝,看着一众路人跪拜行礼,这种狐假虎威的威风让他没由来的感觉一阵爽感。也难怪这古往今来那么多人挤破了头也要来这绝顶的位子坐坐。

  不觉就进了那破旧的宫殿,小七看着那外面的荒凉,里面的破败,心中越发跳的心慌。

  要见到玉妃了,他为何如此....激动?真的是血浓于水,母子连心么?

  “七皇子,陛下。”一个御医模样的中年男子看见小七和皇上行礼。

  “玉妃如何了?”皇帝没有说虚的,直接进入话题。

  “只怕是情形不容乐观。”太医皱眉叹道,他是老资格的御医了,皇帝自然是不会为难他,他自然是敢于说真话的。只是同时,他也是极为为皇帝担忧的,皇帝实际上是那么的在乎玉妃,可是他没有回天乏力之势了。

  “噗——”皇帝竟然生生吐出了口血,小七吓得上前脱口而出,“父皇!”

  他发音清晰,虽声音幼稚,但是无比熟练的叫喊出纳两个字,让看者更加心痛。一个小小的一岁半孩子,竟然这般明事理,通人意,那小小的身子迸发出的委屈担忧,让心心疼。

  “小七...“皇帝想起还有小七,只得擦擦嘴边血液,”小七,朕没事。“”父皇......看看!“小七憋出几个字,伸手去拉御医,示意他给父皇看病。

  他知道这是铤而走险,但是他放心不下此刻颓然无求生欲望的皇帝。而且这在场的御医既然稳重,又是被派来看玉妃的,自然是个可以信任,可以瞒住事情的主。他不怕御医说出自己太聪明的事情。

  皇帝显然一惊,虽然知道小七是霸星,一直是个聪慧灵根很强的孩子,却没有想到他果然聪慧如此,如此担心自己!这样的小孩子即使再聪明也不会想要将其摧毁在摇篮中,只想要好好搂入怀中呵护。

  还好,他还有和她的孩子小七。

  “不用了,把朕这次南巡带回的草药再给玉妃使用,朕和小七进去看看。”皇帝瞬间振作起来,拉着小七就进了里屋。

  ”吱呀”木门打开了来,灰尘的空气气息夹杂着一丝亮光透了进来,照亮了暗黑屋里床榻上的那人的脸。

  那女子虽然穿着华丽却掩盖不了她的苍白,她五官精致绝美,带着岁月洗尽的熟女气质,却只一双本应含笑的杏眼被病痛折磨的无神。额上的汗水,散发暴露了她的痛楚,然而她却没有任何叫喊,就那般安安静静的,似乎之前的性格本是如此,让人无端生出无限怜惜之意。

  “母妃!——”小七看着那榻上女子对过来的目光空洞,心中一紧,下意识低呼。那女子和他如今身子七成似的的眉眼让他不能不承认她的身份。

  ”小....七。“女子的目光有些聚拢,”我的儿?......“”是小七......“小七跑上前去,看见女子印堂发黑,嘴唇泛紫,皮肤苍白,呼吸急促低沉,想必是没有几日活日了,心下竟生出感慨来。第一次见面是分别,第二次见面,便是永诀。

  ”小七,真的是你!“女子却突然来了精神,一把坐起,伸手抚上窗前小七和她相似的眉眼嘴鼻,”小七会喊母妃了....真好,母妃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玉妃此刻满心看着小七,将那一国帝王抛在脑后。她一开始不打算要孩子,他和她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番看着和自己几乎一样的小七,想着自己的血液有一半流淌在他的身体里,瞬间感觉自己痛苦的身子变得轻飘飘的。小七活着,带着自己的血液活着,是自己的永生,这种有盼头的感觉,真的很好!

  “小七,你叫什么?”玉妃也不知道为何,竟然觉得小七异于常人,听得懂自己的话。

  “小七.........凤月栖(qi)。“小七看着她逐渐明亮的眼睛,尽量,一字一字说道。

  “凤月栖,好名字......“玉妃说多了话,喘不上气,便闭了眼。

  “玉儿.....“皇帝一直在一旁看着,玉妃对小七的在乎,对他的视而不见,让他既开心又心痛。见玉妃闭了眼,他小心却着急的上前查看。

  “不要这样喊我!”玉妃提高声音吼道,声音不大,却让小七,皇帝二人一震。

  一时安静下来,只有玉妃急急的喘息。

  玉妃这般有精力,又这般勉强的说话,只怕是....回光返照!

  小七这般一想,吓得瞳孔一缩,不要,他不想她死。虽只有一面,但血液使然,性格使然,让他觉得她熟悉,不愿她死!

  “父皇,叫人,给,母妃,看,看....!“小七的身体不允许说那么多的话,他费力的发着绕口的字,声音含糊却又极为清新,穿透人心。

  “御医!”皇帝朝外大喊着。

  6酷匠C网$C首}发#

  “不要!”玉妃狠命甩手,踉跄着坐了起来,“凤月炎,我玉溪是被你那些女人害死的!你若让那些女人害死了小七,我在地府也不会放过你!......““玉儿!”皇帝看着玉妃决裂的眸子,惨痛的呼吸着,“玉儿,你不会死!我也不会让她们伤害小七的,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

  然而回答他的是玉妃缓缓闭上的眼,僵硬的身子。

  “玉儿!玉儿!”皇帝悲愤的一把搂过玉妃。他目眦尽裂,声音是难得的沙哑哽咽:“来人!御医!御医!““玉儿!你睁睁眼啊!你看啊!我们的小七多么听话,多么可爱,多么懂事!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我承认是我用了皇帝的身份强娶你,可是你怎么能够离开我呢?你不要生我的气了......“皇帝以为只要一眨眼那怀里的人儿就会醒来,或生气,或嗔笑,或......然而看着逐渐没有生机的玉妃,小七也是满目伤痛。他木然的低头,玉妃死前放在自己手上的信.......而父皇过于伤痛而没有看到......这里面.....一定有父皇母妃不能在一起的原因,这里面一定有他母妃在世短短一生的执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宇文诗蓝说:

  球支持哦~好看就收藏吧~